王志浩﹕二元對立的示威論述

王志浩﹕二元對立的示威論述

http://news.mingpao.com/20110708/fab1.htm

【明報專訊】近日,社會一直對示威人士在七一晚上阻塞鬧市馬路討論不休,主流論述兩極地執著於孰對孰錯的問題。可是,世事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筆者希望透過此文,在支持和反對此等示威行為之間的廣闊思考空間中,提供其他角度。
兩大論述


在政府宣布押後二讀替補機制前(即7月4日前),主流媒體對示威人士阻塞馬路的論述大致有二:

論述一:對示威行為予以理解,因為政府施政不善,強推替補,漠視民意,人們只好上街抗爭。

論述二:對示威行為予以譴責,示威人士自私自利,罔顧安全,阻塞馬路,影響交通,教壞細路。

兩者皆僅以單一角度去演繹行為的意義,前者只考慮行為者的動機(intention),後者只考慮行為的顯著後續效果(significant effectiveness)。結果,不同的利益團體就從自己的既定立場出發,「堅定不移」地重複自己的論述,同時視對方的論述如無物,如特首在公開場合譴責此等暴力行為,卻不回應示威者反對替補機制的看法;又如黃毓民一句「阻礙交通是抗爭的代價」,便輕輕帶過受阻乘客或搵食車司機的辛酸。

須知道,一個集體行為是多麼的複雜,以單一角度去演繹行為是多麼的片面。我們總不能說:「示威者有權表達意見,對道路使用者的影響算不了什麼!」我們亦不能說:「示威者影響了其他道路使用者,其訴求就可以不理!」如果警方能夠明確指出示威者違反了任何一條香港法例,基於法治精神實應進行檢控,示威者亦應安然接受法庭裁判,以體現公民抗命的精神,換取當權者以及市民對示威者主張的注視。

可是,在今時今日的社會,不少人總盲目抱持單一角度,非黑即白。對於帶頭公民抗命的政治領袖,如果他們在示威翌日步出警署時,率先向受影響的道路使用者鄭重道歉,再申明反對政府施政的理據,而不只是自負地強調表達訴求的權利,就更能顯出政客應有的承擔和對人民的尊重,或許更能得到支持者的掌聲,以及社會廣泛的關注。

或許政客和高官目前都未有這樣的胸襟去聽取對方意見,但筆者至少希望一眾家長或教育工作者,向子女或學生再三強調遊行示威要顧及他人感受時,要一併解釋示威人士的主張(如大律師公會3次反對替補機制的理據,以及政府拒絕諮詢的不合理),不要一句「街唔」即便「the end of the story」,不要把是非黑白簡單二分,讓年輕人離開主流媒體營造的二元對立。

事情發展至今,政府宣布重新諮詢,押後二讀,主流媒體再出現第三種論述。


出現第三種論述


論述三:對示威行為予以肯定,因為示威行為有效迫使政府讓步。

這論述其實是「目的理性」,即從個人(反對替補者)的利益出發,指出行為(阻路示威)能有效達到其目的(撤回方案/押後二讀)。充其量,「目的理性」只能處理示威行為有效與否的問題,不能以此說明行為對錯與否(舉一例,考試出貓能夠得到高分,但出貓不一定是對的)。很可惜,在功利主義盛行的香港,「有效」和「對」之間差不多要畫等號了。

這是一個邏輯混亂的年代,反對公投
等於支持替補,新界鄉紳違法僭建要求理順,中聯辦
官員直認國民教育就是洗腦。今天,對和錯的界定,不在於客觀事實,只在於主觀利益。

或許,示威人士阻塞馬路是對是錯的討論已不是最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假如大多數市民在未來的諮詢都明確反對任何形式的替補機制,懇請政府尊重民意撤回方案。進而,政府應認真思考如何做好每次政策出爐前的諮詢工作,讓贊成或反對的市民有機會在面討論,而不是每次都要身水身汗勞師動眾地上街抗爭。


作者是香港理工大學
社會政策及行政學三年級學生、香港青年行動網絡成員
進而,政府應認真思考如何做好每次政策出爐前的諮詢工作,讓贊成或反對的市民有機會在面討論,而不是每次都要身水身汗勞師動眾地上街抗爭。
benben 發表於 8-7-2011 05:13
政府當然明白. 諮詢是慣例, 政府官員一向是按照慣例工作的動物, 為什麼要打破慣例不作諮詢, 另市民身水身汗勞師動眾地上街抗爭呢?

請問政府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做出同樣不合情理的事? 連我這一個小市民都看得出有問題, 主流媒體的寫手難道真的不明白, 沒有思考嗎?

再說以 林瑞麟為例, 他真的是一個完全不學無術的人嗎? 他畢業於華人, 倫敦法學學士. 當然, 不是讀書多便一定有腦, 但為什麼差不多所有做了問責局長的人(他們原本都是社會認同的英才標準), 特然變了呆子, 經常作出反智反常的事情呢?
各位五毛特工, 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