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質情結

                                       

*這裡有人話﹕大家都係”中國人“。
[今日精品]

陳雲:大陸遊客用屎尿霸佔香港地盤?


為何大陸人來港在商場公然大小便,甚至在港鐵車廂及餐廳公然大便,令香港人走避?(參閱「內地女童東鐵大便」, 《太陽報》2012-1-31)。有些左翼人士為他們辯護,說是文化差異,很多大陸人在農村長大,要香港人諒解和接納。

我也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在元朗農村長大。農村有茅廁,即使在野外,也有嚴格的風俗,管制大小便:不得在當眼處、不準靠近水源及墳墓神位,在叢林大便之後要泥土或樹葉掩蓋。鄉下人入到城市,一定不敢在大街大巷拉屎撒尿,這是不敬的、失禮的行為。即使是小童要小便而找不到廁所,也會帶到污水渠口。。。。

陸客這樣大小便,加上其他粗野行為(打尖插隊、叫囂、噴煙),客觀的效果是令香港的公共秩序和市容大陸化,令香港人隨之降低行為水平,更陰險的是,大批陸客來港,令香港旅遊業依賴陸客收入,可以向香港人呼呼喝喝,威脅餓死香港,可以在精神上踏扁香港人。

香港旅遊業依賴陸客之後,滿街金鋪珠寶店藥房,LED的俗艷簡體字晃晃蕩蕩,令香港失去特色,部分陸客的粗野和污穢行為,嚇怕歐美、日韓、台灣、南洋遊客,香港的遊客來源呈現單一化,依賴陸客,令香港原本多元化的產業,變成依賴大陸。什麼是殖民地統制?就是造成依賴(dependency)。中共在香港執行的,就是帝國殖民主義統治。

大陸孕婦、單程證來港者、大陸投資移民(買樓洗黑錢團)、大陸遊客、水貨逃稅客,這些都可以是無辜的、自願來香港的人,但集體上、客觀上,這是一群充當中共殖民統治香港的工具。我們香港人一定要注意,並用法例和嚴厲執法來保護香港城邦。

制止陸婦來港產子,是保衛香港,不是排外。香港人反對大陸孕婦來港產子,反對陸客湧入香港擾亂民生秩序,是排外嗎?陸婦和陸客,是本來屬於香港的嗎?他們是香港的居民嗎?不是屬於香港的,是「排」(expel)嗎?

都不是,他們不是屬於香港的,他們不是香港居民。我們不喜歡他們不請自來,我們不喜歡香港喪失移民審批權,中共放什麼人來香港,香港也無權拒絕。我們要修改《基本法》第二十四條,在成功修法之前採取果斷的行政措施堵截大陸孕婦入境,這是保衛香港城邦,不是排外。假若香港有人聲稱要將已經入籍香港的大陸新移民和南亞裔人趕走,這才是排外。

東南亞以前講的「排華」,是排斥本來已經世代住在該處的華人。如果新加坡、馬來西亞不准許大陸孕婦入境產子博取居留、不准陸客大批湧入搶購貨品,我們會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排外」嗎?那些動輒用「排外」罵人的,有點常識好不好? 」

陸客用屎尿污穢和粗野行為,劃定香港地盤,趕走歐美遊客?左翼可以指責我無證據,但正如我在去年說很多新移民充當大陸特務一樣,也是無證據,區議會種票揭發之後,大家便知我沒講錯。。。。
八省聯軍溶香港。
1975年5月 報紙上歡迎女皇訪港的廣告, 行文用x式漢字:

[精品文摘]

人民站起來,國家才真正站起來

久經考驗的神舟九號3名太空人,聯同13位「神九」載人航天代表團的成員強勢登陸香江,與香港各界成功實現「交會對接」,一口氣完成了「捕獲、緩衝、拉近」香港民情的各項艱巨任務,令港人暫且放下對特區政府和內地當局的怨氣和不滿,與航天英雄們共同專注愛國愛港大業,攜手實現「神舟、天宮」合一後的另一壯舉,與香港各界齊奏「香江萬人心連心」的凱歌。

太空英雄這時不僅為中國的航天事業作出重要的貢獻,更為祖國的民心工程再次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此間,航天英雄們以廣東話「大家好呀」順推愛國教育,首位中國女太空人劉洋說﹕「香港同胞一貫的支持是我們不懈前進的動力」;「手控交會對接第一人」劉旺說﹕「東方之珠在太空中異常的美麗」,又與眾人合唱《東方之珠》;航天專家說香港太空人有望2020年升空云云。一時間,沒拿到倫敦奧運金牌的香港,港人赫然發現滿臉是金,香港彷彿已升格成為全國航天中心,港人的民族自豪感不其然搭載火箭上了太空,應驗了左報頭版的紅色大標題「今迎天驕,香江熱爆」的難得盛境。

正當眾人沉醉於飛天夢之際,港人亦回味著過去兩周晚晚發著的金牌夢,自有「國歌奏起午夜夢迴,國旗飄飄伴你入睡」的醉人情懷。只待半夜太睏小睡片刻之際,醒來時中國已突然多了幾面獎牌,選手們又被送錢、送車、送樓,電視機前的老百姓只能滴著口水羨慕,口袋依然吃緊。

挾舉國體制的優勢,中國奧運英雄們連日衝擊金牌榜,雖不敵美國,但已大幅拋離了主辦國英國。

港人不會忘記,強悍的林丹殺球如雨下的奮力一戰,擊敗馬來西亞的李宗偉,羽毛球稱王,成為史上第一位兩奪羽毛球男單冠軍的勇將。他的勝出幾乎令香港全城彈起,不知多少港人專門為此買了羽毛球拍;16歲游泳小將葉詩文,在外國人的質疑下,打破了200米女子混合泳的奧運紀錄奪金,連同另一項目400米混合泳的金牌,這名女飛魚榮登中國游泳史上連摘水上兩金的第一人。至於孫楊、鄒凱、吳敏霞、易思玲等金牌英雄的風彩,更是難以一一細述。

當然,飛人劉翔傷患折翼,中國等多國羽毛球女雙打假波被逐無不令港人揪心、熱議。

這些日子,鋪天蓋地的奧運英雄加航天英雄的報道,我們的祖國除了英雄還是英雄,港人哪會不為國家而感到自豪?港人哪會不愛國?

但筆者相信,真正感動人的,不是英雄,而是平民百姓。

明年將卸任的總理溫家寶,在2007年的兩會中外記者會上,有過一段發人深省的說話。

家裏辦盛事 垃圾當然要清掉

他說﹕「一個艦隊決定它速度快慢的,不是那艘航行最快的船隻,而是那艘最慢的船隻。」

在十三億人口的國度,英雄只是萬中無一之數,佔絕大多數的是窮苦的平民百姓、被發展拋離的一群、被政府所打壓的一撮。

他們就是最慢的破船,代表中國的速度,縱然官方百般不願意承認。

至於政府如何對待自己的破船蟻民,則代表著一國之品,即使坐在外匯儲備金山上的官方從不在乎。畢竟有錢又有品,如何可以以極速富起來?

這些破船,總是在國家辦盛事時被趕出城外,清理門戶時被掃走。奧運如是,世博如是,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如是,全國兩會如是,歷次的黨代表大會更是如是。

掃走破船、慢船的理據,當局大都說自己家裏辦喜事、盛事、大事,垃圾當然要清理掉,而破落的一角亦不應亮於人前,以免失禮人家。

這種態度下,台前的英雄只會愈來愈多,上天的、下海的、衝金的、你猜到的和猜不到的。

八月初,筆者隨官方考察團到湖南採訪,在當局安排參觀的百年古村,地方官員自吹自擂述說政績,說這兒出了多少個秀才進士,人民生活多麼的美好,環境保護如何的到位。筆者於是離隊到幾戶人家問問日子過得怎麼樣?回答的都說日子過得差,每年只剩不到兩千元,幹部貪污又致河道失修等等。在「示範單位」背後的,盡是不滿和嗟怨之聲。人民在英雄的背後不是抬起頭生活。

奧運開幕前,因為不肯放棄繼續關注李旺陽死因的維權人士朱承志,被邵陽市公安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再一次印證製造最多英雄的國家,是如此對待小船、破船的。

只會敬仰英雄 不會善待弱者

在聖經中,瑪竇福音記載耶穌說過一段話﹕「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的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誰人都會敬仰英雄,善待強者,不管出於真心還是迫於形勢。但誰會善待弱者,給予他們應有的尊嚴,把他們平等的當成英雄一樣,作為一個「人」去尊重?

在國強民弱、國進民退的中國,英雄跟平民的身價顯然不同,一個在天堂,一個在地獄,否則就不會出現落敗奧運金牌得主的父母,因為再無利用價值而被丟在賓館裏,無人送回家的情況。

富國這樣的對待落敗者,這樣的對待小兄弟,這樣的對待破船、小船,足以反映一個國家的身段。畢竟,人民站起來,國家才真正站起來,英雄的金牌才會生光。

黃石公的《三略》說﹕「英雄者,國之幹;庶民者,國之本。」無本無品,如何叫國人站起來。面對英雄、國富而自己窮、被賤待,國家究竟想庶民自豪還是自悲?

今天看到神舟九號太空人訪港,不得不說出當年太空人訪港的由來。

2003年7.1,香港50萬人大遊行,高呼董建華下台。三個月後,董建華在曼谷出席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期間,當面向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出希望盡快邀請「神五」太空人楊利偉訪港「救急」。結果,中央在一個月內,即安排了中國首次載人航天飛行代表團訪港,作為挺董的重要措施之一。

自此,「神五」至「神九」,航天代表團休整後,都率先訪港已成慣例。

今次「神九」太空英雄訪港,官方的報道都寫上是應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的邀請,終究還是要挺梁。

不久將來,奧運金牌英雄將訪港,香港又成英雄之都。這種內地英雄每每率先訪港的現象,已引起內地網民愈來愈多的討論。

希望有天,內地當局能帶些平民百姓訪港,讓平民百姓說些人話來感動我們,讓港人知道,他們活得有尊嚴,讓港人看到這些破船、小船沒被遺棄。

如不知道在哪裏找平民感動港人,索性把那些不該關在牢裏的放出來自由行好了。

他們家人給的購物清單,應該不會太長。

到時他們合唱《東方之珠》時,香港真的會閃閃生光。

文/ 呂秉權/ 編輯/ 陳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