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 中國農民太貧困 製黑心食品誘因大

[食品安全] 中國農民太貧困 製黑心食品誘因大

新論
農民太貧困 製黑心食品誘因大



劣質食品並非中國的獨有發明,例如說,在19世紀的歐洲,劣質食品的氾濫是報紙常常報道的故事,其「創意」之高,也不在今日的中國之下。而在今天,世界的大部份地區都有劣質食品的發售,就以最不喜歡內地的台灣為例子,遠的不算了,近年的就有多奶精牛奶、淡水河毒魚、塑化劑代替起雲劑、瘦肉精午餐肉、安非他命檳榔、苯甲酸油豆腐、戴奧辛鴨蛋等等。不過,歐洲的大量劣質食品流行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而中國內地的劣質食品數量之多,流傳之廣、品種之闊、創作力之強,相信是空前絕後,沒有任何時間、任何一國可堪比擬。

黑心海膽臭水浸泡
隨便舉上一些例子,就有用染色澱粉來當臘腸肉、水銀灌魚肚、用牛肉膏把豬肉變成牛肉、羅丹明B麻辣湯底、果葡糖漿充蜂蜜、硫黃竹筍、化肥漂白粉絲、工業鹽加農業殺蟲劑泡菜、皮革製糖果、毛髮豉油(毛髮能造豉油,真是匪夷所思)、雙氧水鼠肉充鴿肉、糞水臭豆腐(這個可是最惡心?)、漂白水芽菜和魚翅,還有用工業加工用三氯乙烯舊廢鐵造出來的有毒廚具,真是洋洋大觀,上了好幾課實用化學班,而日前發現深圳商人低價進口來歷不明的海膽,再使用工業化學品「明礬」加工,甚至浸泡海膽的水已發黑發臭,孳生了大量的大腸桿菌,而這些海膽則先從韓國、朝鮮、俄羅斯出口,再出口轉內銷,轉運往深圳、東莞,甚至是香港出售,也只是在眾多的新聞當中再添一宗而已。
內地的劣質食品如此之多,而它偏偏又是香港人最主要的食品供應來源,我們要逃也逃不了,實在是一件很無奈的事。當然了,富豪們可以完全不吃這些劣質食品,而只吃來自歐美日本的高級貨,但是普羅大眾卻只能冒風險,去試吃不敢肯定質素的食物。其實,這些劣質食品,不但困擾香港人,也令到內地的百姓十分苦惱,而中央電視台每逢星期六或日,都會播出由國家質檢局提供資訊的報道,其中也會提及到有黑心食物。質檢局的性質和香港的消費者委員會差不多,可是以中國內地的劣質食品之多,區區一個節目,怎能完全覆蓋報道?
內地的黑心食品的氾濫,很多人歸咎於中國商人的無道德,有的批評甚至上綱上線,把中國沒有民主、共產黨一黨專政也列成為理由了。但是我們相信,任何一件事都會有內在原因、也會有普世的人性,不會有一個民族的人民特別黑心,只是因為制度令到黑心的商人特別多罷了。在中國的情況,很可能是因為在今日的各行各業當中,農民的生活特別窮,農產品也特別廉價,當農民太窮,相對來說,其他工種則太富有,農民鋌而走險,製造黑心食品的誘因便大為增加了。

高級農場出產搶手
我們看看日本,農產品有價,它和法國的農產品價格差不多是全世界最高的,農民製造黑心食品的誘因便減弱了。在美國,用科學方法和機械化的方法去耕種,以人力和收穫比是全世界最高的,農民的收入高,自然不會去製造利潤甚低的頭髮豉油和假蛋。
當劣質食品充斥時,反而更為流行高檔食品。在內地,一些高級農場出產的健康食品,幾乎搶至天價。一隻小小的海南雞蛋,可以賣至8元至10元,至於由專供國家領導人食用的農場生產出來的雞蛋,則可賣100元,比法國蛋和日本蛋還要貴。富人炒菜用芥花籽油,比西方的橄欖油還要貴。而香港人也逐漸流行吃回本地的名牌菜肉,認為質素比較有保證。這可能也算是對於劣質食品的一個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