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煎熬美國看病難 久病無法成良醫

華裔煎熬美國看病難 久病無法成良醫

[2012-04-29]


本報記者施秋羽三藩市報道


許多在美華人生病時常四處碰壁,不管是從病情的輕重、還是購買保險計劃、如何找合適醫師、適應健保政策,常會莫所適從。從今日起一連四日星島日報推出「美國看病難」專題,詳實報導華人面臨的困境。首先來看的是病患看病難在那裡。
居住三藩市灣區多年的白太太就有這樣一段經歷。她的堂姐在2007年健康突然亮起紅燈,自此讓家人走上一段漫長與沉重的道路。白太太的堂姐單身與一位室友同住,一天白太太接到家人來電,平常健康沒有出過大狀況的堂姐突然中風住院,被救護車緊急送入鄰近租屋處的醫院。
「她單身而且獨來獨往,父母住在南加州,我們平常也沒甚麼太密切的往來,突然住院手邊甚麼文件都沒有,就連她的社會安全號碼我們都不曉得。當時她不醒人事,按法律規定配偶在醫療上具有決定權,我們份屬遠親,根本甚麼權利也沒有,家人都沒辦法幫她簽文件,還得循程序找出一位法定代理人來才能順利為她辦理一些手續。」她說。
白太太的堂姐雖有僱主所提供的醫療保險,但她投保的保險項目剛剛更新,連家庭醫生都是新換的,家屬在查找她過往身體檢查的狀況時,聯絡家庭醫生都很困難,家人心裏著急但也愛莫能助。
第一家醫院初步診斷後轉送三藩市加大(UCSF)醫療中心深切治療病房,白太太說,「當時醫師經過診斷,判定她重度昏迷,某種程度上已算是植物人,要回到過往如同正常人般的生活幾乎是沒有機會了。因此接下來需要著手的,就是為她尋找長期醫療照顧機構,希望能維持她臥病在床的生活品質。」此時問題來了,保險由僱主提供,但昏迷後無法工作,等於保險公司方面再提供數月就會中止,「其實僱主單位很好心,還多給了我堂姐兩個月的保險,也是給我們多一點時間,讓我們尋找其他可負擔的健保選項。」白太說。
由於傷殘人士符合加州州政府與聯邦當局合作提供的加州醫療補助Medi-Cal(俗稱白卡健保)申請資格,白太替堂姐向三藩市主白卡健保的地區辦公室進行申請,「負責堂姐個案的社工也是華人,十分地負責任也十分地幫忙,現在回想起來還好我們遇到一位懂中文的社工,因為在申請以及後續許多過程中,我們都需要跟當局有很多的書面往來,各種表格沒完沒了,這些步驟如果沒有人從旁協助,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該從何做起。」
回想起頭一個半月,白太表示,三藩市加大醫療中心方面所提供的照顧算是無微不至,稍稍讓家屬方面定了定心,開始為堂姐找尋能提供長期照顧的療養院,一家又一家地找、一家又一家地談,最終在臨近的聖馬刁縣覓得一處合適的療養院。沒想到由於當初白卡健保在三藩市申辦,要讓堂姐到聖馬刁縣接受照顧,又得重新開始與當地的白卡社工進行面試與填寫遞交相關文件,一弄又是一兩個月的光景。「堂姐的父母住在南加州,平常來回奔波探視她已經很辛苦,所以很多相關的文件都是我在北加州這邊幫忙經手。堂姐的狀況一直沒有好起來。」白太表示,姑姑一家始終沒放棄女兒醒過來的希望,除一般醫療外,還不斷尋找中藥、針灸等方式,找到後又得跟療養院與醫師方面一番交涉,釐清如果家屬選擇額外讓病患進行這些療法、未來若出了甚麼萬一的責任歸屬問題,「中藥院方只許家屬中一個人餵,甚麼時候餵、怎麼餵都有規定。」
二老最後決定將女兒接回南加就近照顧,療養院方面代為安排醫療專機,機上一位駕駛、兩位護士、加上白女士一同護送堂姐南下,「回到父母身邊也許對她的狀況有幫助,在北加州住療養院的這半年期間,幾乎每個月堂姐都因為感染病危需要急救,這種心理上的壓力對家屬來說真的相當沉重。」
送回父母身邊兩年左右,白太得知堂姐過世。經過這段陪伴家人最後一程的經歷,她不勝唏噓,「美國的昂貴醫療成本對小老百姓來說根本無力負擔,雖然在最困難的時候有一些服務可以申請,但過程中遭遇的困難讓家人身心承受煎熬。」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總是免不了,誰也會有個頭疼發燒的時候,有病就該看醫生,治好了一身輕鬆。但對於一些華裔移民來說,在美國看病是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看病難,第一難在花費大。一些重大疾病,原則上是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但很多的華裔移民,因為經濟困難,身體不舒服,想著硬撐過去,結果病沒有熬好,反而越來越嚴重。
40歲的陳先生是4年前來的新移民,過來後在餐館打工,收入一般。有天他發現自己大便時伴有出血,但以為只是一般的痔瘡,並沒有引起重視。加上沒有醫療保險,他並不想因為一點小問題跑一趟醫院,花大錢不說還要耽誤工作——何況初來乍到,連洛杉磯何處有醫院都不清楚。
又過了一段時間後,陳先生的病情惡化,但擔心負擔不起醫療費的他依然沒有去檢查,直到有一天,在朋友的介紹下到一家為低收入者服務的非營利機構附屬診所檢查,確診為腸癌第三期,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例淋巴結外,波及到了周圍的器官。
醫生解釋道,癌症一般分四個階段,第一期腫瘤,只在身體的某一處;第二期癌細胞開始擴散,到達鄰近的淋巴結;第三期則波及到了周圍的器官,第四期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
第一、二期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的話,痊癒機會高,而三、四期屬於晚期,病人即使接受治療存活的可能性相對較小。例如如果患有乳癌的病人在第一期就檢查出來並接受治療,5年後存活的幾率高達92%;如果是到了第四期才發現,5年後的存活率就只有幾個百分率。
因此市民需要提高警惕,身體上有異常的話應該及時就診。其實政府為了照顧低收入人群,提供了不少的項目予以補助。一些非營利機構往往會提供低價的檢查和醫療項目,此外還有免費的年度檢查,以及幫助患者申請合適的醫療保險。
本報實習記者黃裔彪洛杉磯報道
本帖最後由 King_Dedede 於 29-4-2012 21:29 編輯

Why did people come here with no money and no medical insurance?
華裔煎熬美國看病難 久病無法成良醫

[2012-04-29]


本報記者施秋羽三藩市報道


許多在美華人生病時常四處碰壁,不管是從病情的輕重、還是購買保險計劃、如何找合適醫師、適應健保政策,常會莫所適從。從今日起一連四日星島日報推出「美國看病難」專題,詳實報導華人面臨的困境。首先來看的是病患看病難在那裡。
居住三藩市灣區多年的白太太就有這樣一段經歷。她的堂姐在2007年健康突然亮起紅燈,自此讓家人走上一段漫長與沉重的道路。白太太的堂姐單身與一位室友同住,一天白太太接到家人來電,平常健康沒有出過大狀況的堂姐突然中風住院,被救護車緊急送入鄰近租屋處的醫院。
「她單身而且獨來獨往,父母住在南加州,我們平常也沒甚麼太密切的往來,突然住院手邊甚麼文件都沒有,就連她的社會安全號碼我們都不曉得。當時她不醒人事,按法律規定配偶在醫療上具有決定權,我們份屬遠親,根本甚麼權利也沒有,家人都沒辦法幫她簽文件,還得循程序找出一位法定代理人來才能順利為她辦理一些手續。」她說。
白太太的堂姐雖有僱主所提供的醫療保險,但她投保的保險項目剛剛更新,連家庭醫生都是新換的,家屬在查找她過往身體檢查的狀況時,聯絡家庭醫生都很困難,家人心裏著急但也愛莫能助。
第一家醫院初步診斷後轉送三藩市加大(UCSF)醫療中心深切治療病房,白太太說,「當時醫師經過診斷,判定她重度昏迷,某種程度上已算是植物人,要回到過往如同正常人般的生活幾乎是沒有機會了。因此接下來需要著手的,就是為她尋找長期醫療照顧機構,希望能維持她臥病在床的生活品質。」此時問題來了,保險由僱主提供,但昏迷後無法工作,等於保險公司方面再提供數月就會中止,「其實僱主單位很好心,還多給了我堂姐兩個月的保險,也是給我們多一點時間,讓我們尋找其他可負擔的健保選項。」白太說。
由於傷殘人士符合加州州政府與聯邦當局合作提供的加州醫療補助Medi-Cal(俗稱白卡健保)申請資格,白太替堂姐向三藩市主白卡健保的地區辦公室進行申請,「負責堂姐個案的社工也是華人,十分地負責任也十分地幫忙,現在回想起來還好我們遇到一位懂中文的社工,因為在申請以及後續許多過程中,我們都需要跟當局有很多的書面往來,各種表格沒完沒了,這些步驟如果沒有人從旁協助,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該從何做起。」
回想起頭一個半月,白太表示,三藩市加大醫療中心方面所提供的照顧算是無微不至,稍稍讓家屬方面定了定心,開始為堂姐找尋能提供長期照顧的療養院,一家又一家地找、一家又一家地談,最終在臨近的聖馬刁縣覓得一處合適的療養院。沒想到由於當初白卡健保在三藩市申辦,要讓堂姐到聖馬刁縣接受照顧,又得重新開始與當地的白卡社工進行面試與填寫遞交相關文件,一弄又是一兩個月的光景。「堂姐的父母住在南加州,平常來回奔波探視她已經很辛苦,所以很多相關的文件都是我在北加州這邊幫忙經手。堂姐的狀況一直沒有好起來。」白太表示,姑姑一家始終沒放棄女兒醒過來的希望,除一般醫療外,還不斷尋找中藥、針灸等方式,找到後又得跟療養院與醫師方面一番交涉,釐清如果家屬選擇額外讓病患進行這些療法、未來若出了甚麼萬一的責任歸屬問題,「中藥院方只許家屬中一個人餵,甚麼時候餵、怎麼餵都有規定。」
二老最後決定將女兒接回南加就近照顧,療養院方面代為安排醫療專機,機上一位駕駛、兩位護士、加上白女士一同護送堂姐南下,「回到父母身邊也許對她的狀況有幫助,在北加州住療養院的這半年期間,幾乎每個月堂姐都因為感染病危需要急救,這種心理上的壓力對家屬來說真的相當沉重。」
送回父母身邊兩年左右,白太得知堂姐過世。經過這段陪伴家人最後一程的經歷,她不勝唏噓,「美國的昂貴醫療成本對小老百姓來說根本無力負擔,雖然在最困難的時候有一些服務可以申請,但過程中遭遇的困難讓家人身心承受煎熬。」


King_Dedede 發表於 29-4-2012 21:23
樓主你好?

唔明呢位曾經用數拾個不同新份嘅資深網友為何唔將呢篇美國新聞擺喺美西版,

偏偏擺喺加西版,唔知係唔係喺美西版不受歡迎。
Why did people come here with no money and no medical insurance?
King_Dedede 發表於 29-4-2012 21:26
理由好簡單.

冇錢住 喺溫哥華.

住得喺溫哥華嘅華人一定係大把錢,

引用某臭名昭著資深網友   無我大師 名言, 冇錢嘅只能住渥太華。

溫哥華嘅華人大多高大威猛,

生活無憂,就算係患精神病,

每日廿四小時都可上人網發吓爛渣,

娛樂網民 .

樓主你話係唔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