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廣州聽眾的見解

一个廣州聽眾的見解

1.嚴肅批評noel同鱷魚,就事件來說,沒擔當,沒道歉,意識唔到自己做錯,這讓我很憤怒。
2.批評noel、鱷魚、阿東,作為男人,沒做到保護女生的責任。平心而論,換左是你老婆,你會點?據聞你地事後系FACEBOOK上還洋洋得意,這就製造了“居心可測,立心不良,欺凌弱小”的口實!!!唔好怪其他人,起碼我作為一個普通聽眾,拋開對人網感情,客觀D,以上三點絕對成立。
3.FOR 阿東:我信你為人,一次錯左,面對嚴肅批評,唔緊要,男人噶,邊度跌低邊度起身。我相信人網是對人不對事,平靜下檢討下是需要噶,而你同宇陽、力蘇噶友情不變我是相信噶。至於裹三點,我相信你人格,但,不幸噶是,事情發生左,對於人網以外噶角度,你完全符合裹三點。老蕭講野是不近人情,但又是好現實噶,你可以怪老蕭唔瞭解你唔懂你,但老蕭是以蘋果東方的角度,甚至是文匯大公的角度去批評你。就是甘現實,我希望你能明白。
4.關於老蕭:大家可以話老蕭沒人性,沒人情味,但,老蕭是沒對4位主持作任何懲罰,只是公開批評。鬧得兇狠,嚴師出高徒,望大家明白。裹三點,老蕭是以外面噶角度去作最嚴厲噶批評,但心底裡,咪一樣信你地,唔是噶話,能有甘高自由度咩?話你地沒交帶是上幾集突然話唔做!!!但最後,咪比個場你地百幾人一齊HAPPY,試問,甘噶老闆,仲可以要求點呢?!老蕭之前噶節目都講過,距睇好哩個節目,但同時都FEEL到距怕你地會出事。好啦,而家出事啦,要面對壓力噶要承擔噶,始終是老蕭,你地幾個主持,真是拍拍羅由就走得噶,將心比心啦~最後老蕭公開鬧幾句,是兇狠,但對外能有一個交代,對內都是希望幾位好好吸取教訓姐。


作為廣州聽眾,翻個墻不容易,望各位轉告當事人。謝謝
講得很好, 我支持樓主的言論, 亦有同感~!
五區公投, 全民起義
爭取真民主!
對老蕭的指責,我有些地方同意,有些則不然。

1.說他們的居心叵測、立心不良云云,我是不能同意的。

老蕭這樣說,是基於「佢哋明知龍心有問題,特登搵條女引佢」。
須知道歷蘇在前事不只一次說過,日後每集都會有個女仔上來幫大家斟酒。
故此,性感女郎,原意應該是日後都會長期存在之新增元素,非特別為龍心而設。

所以,主持並非有預謀「佢哋明知龍心有問題,特登搵條女引佢」。

2.Nicso在節目中阻止龍心,明顯地nicso已察覺龍心的行為,已到不可接受地步。
阻止其得寸進尺,是一個負責任做法。

3.有時事情最大的影響,未必是事情本身,往往是事後的處理是否妥善。

事發後翌日,在facebook「星期五無女」的fan page。
阿東及䲔魚留言「尋晚節目都ok」、「咁都有3000人」、「道德撚唔鍾意就咪撚聽」。
明顯地並未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並且頗為得意洋洋。

後來在facebook被網友圍插,阿東的態度就開始軟化了。

4.到龍心的自拍片段在youtube曝光,片中鱷魚和Noel指Nicso喝止龍心的行為,
「為咗chop樣之嘛」,及對龍心行為頗為贊同,無論是真心還是假意,
助紂為虐,是不能否認的。

至於阿東,則說「個show完咗就完咗」,可能也是不滿龍心(尤其在第一節龍心「作法」期間間,阿東欲向聽眾交代事情,卻被龍心喝止),不欲發作,只是想打圓場。

5.欺凌與否,有時未必是有預謀的。很多校園欺凌個案(有些甚至致死),
行事者都不是有預謀,起初都是「玩下之嘛」。
當集體情緒高漲到某一地步,人們就自然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到最後,闖禍了,參與者有些會說「我都無份打佢,我睇嘢之嘛」。

但吶喊助威的,敢說自己無責任嗎?

6.四位主持中,事前固然未能預料事情發生至此,但我覺得這點可以原諒。
事實上,誰可以預料事情?
但老蕭則覺得「你們應該預計得到」,我是不能同意的,因為有馬後炮成份。

Nicso,作出行動去阻止龍心,阻止節目進一步失控,是負責任做法。
阿東,勇於承擔並道歉,這是可喜的。
至於另外兩位,事情發生了,就從未正正式式的交代過一句。
就像小孩子闖了禍,就躲起來不見人一樣。你們標榜的「真男人」,去了哪裡?

7.阿東劈炮,連職場起義也不做,最大原因可能是覺得被老蕭誤解了,傷了心。

阿東有heart做節目,和對世事的仗義執言,大家是看到的。

須知法庭做裁決,有時也有品格證人。阿東是一個怎樣的人,難道你從來不知道嗎?
為什麼忽然變了陪審團 vs 犯人的角色?

停「無女」,我覺得恰當,因為今次實在太大鑊了。

但何須將阿東的人格也同時摧毀掉?

拿家豪來相比,也是不恰當的,大家的特色也不同。家豪或許有些地方勝過阿東,但阿東擅長的,家豪也未必做得到。這樣子比較,跟家長經常對小孩說「點解唔學下大表哥」何異?

希望阿東經一事,長一智之餘,儘快平復心情,重拾信心。

8.有些討論說龍心是真癲或假傻、仙樂都是否搏出位等,我覺得根本不是重點。
假如你看到一個人在街上非禮婦女,當然第一時間是阻止。
如果對方是精神病人,你會否「既然佢有精神病,咁由佢繼續啦」?

無論仙樂都是否搏出位,都不能將非禮行為合理化。
至於有人說,去中環club如何玩揸胸摸臀實屬平常云云。
相信這些人被喜愛夜蒲洗腦太甚了,不然即管去蘭桂坊試試,三唔識七、
失驚無神去揸人個波,相信好快被人打橫抬返出來。

9.最後,有人說因此而不投人力,這很明顯是抽水行為。五毛的借題發揮,也太牽強了吧?
難道人網廁所塞了,也關人力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