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步撞鬼(向蕭生及人網致敬!)

鬼魂本身是個夢,或者他們最清醒。(笑)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三十九)海濤法師的鬼故:鬼父親

[今天我們在田裏幹活的時候,爹忽然跑來莫名其妙的打我們一頓!]兩個兒子一邊向母親告狀,一邊撩起袖子出示身上的傷.

母親見丈夫回家後,便去質問他:[兒子們好好地在田裏幹活,你無緣無故地打罵他們,你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聽後大吃一驚:[我並沒有去打罵過他們啊!]

對於這樣的怪事,父親想是妖魔鬼怪裝成自己的模樣,前去挑撥他們父子的感情.於是便對兩個兒子說:[那不是我,可能是鬼怪變成我的樣子去打罵你們的,下次如果他再來,你們就拿鋤頭打死他.]

第二天,兄弟倆又下田幹活,[啍!如果鬼再來,我們就合力把它打死.]可是鬼卻沒有來.

父親擔心自己的兒子會不會被鬼纏住了,在家裏坐立不安,便動身前去田裏看看兒子們是否安好.兒子見了,以為又是最優昨天的鬼變成他們的父親來了,二話沒說就撲上去痛打.

父親極力分辯,說自己是他們的真父親,但是兒子正為昨日被痛毆的事氣憤不已,完全不相信父親的辯解.最後兩個兒子竟把真父親給打死了!

[快把他埋了起來,以免再去害人.]

[嗯!]

[這兩個傻瓜!]這一切都被躲在暗中的鬼看到了,他立刻變做他們父親的樣子早一步來到家裏,對妻子說:[我們兒子已經將那惡鬼打死了.]

[真的啊?]

晚上,兩個兒子收工回來,全家人為此慶賀了一番.

從此,這鬼便大模大樣做起他們的[父親]來.

過了許多年,有一個道士路過此地,在他家投宿時見到[父親],便對兩個兒子說:[你們的[父親]身上有妖氣,恐怕不是人.]

[我不是人?我看他才是沒有禮貌的人!快把他趕出去,我不想讓他住在這兒.]兒子聽後便告訴了父親.父親一聽,大發雷霆,要他們立即把道士趕走.

[趕我走?我看你果然是妖孽!看我收拾你!]道士斷定是鬼怪無疑,於是闖進房去,念動咒語.沒想到,[父親]竟當著兩個兒子的面立刻變成一隻老狐狸鑽到床底,道士把他捉出來殺了.

這時候,兩個兒子才明白,以前殺死的那[鬼]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我們當初應該問清楚一點的!]

[生氣真是會誤了大事啊!]兩兄弟悔恨交加,到當初埋葬父親的地方,將父親的屍骨挖出來,重新辦了一場隆重的葬禮,只是真的父親已不能死而復生了.


(三十九)海濤法師的鬼故:鬼父親(完)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父親是鬼還是人?(笑)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四十)怪事提供:紅衣女鬼

一位朋友有一個小時候的遇鬼經歷,這次事件幾乎取了她的命.我一向好奇心重,當然要問個明白,她見我這麼有興趣,便決定把經歷告訴給我聽.

她說:[記得小學的時候,就讀的學校在九龍塘附近,爸爸趁著上早班的方便,很早便把我放在街上等待學校開門.有一天,由於時候太早,天還未亮,四處一片漆黑,我心裏十分害怕.可是,曾當兵的爸爸要我學著大膽,竟不理會我的投訴便上班去了.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一個人在街上孤單的等,時間總是覺得很漫長似的.這時候,忽然背後來了一把女聲,我回頭去看,見到一位身穿紅衣的女人正站在不遠處.她垂著頭,不斷向我招手,沒多久我便失去了知覺,醒來時已躺在家中的床上,時間已過了一星期.]

我問:[即是說,妳昏迷了一星期才醒,對不對?]

她說:[差不多,事後聽家人說,校方發現我暈倒在街上,立即通知父親.父親帶我到醫院檢查,卻沒有發現任何不妥,回到家中,我卻不斷說些父親聽不懂的話,街坊知道了,便建議父親找神婆幫忙.那個神婆說我給女鬼看上了,上了我的身,趁我時運低時便取走我的命.]

我說:[這麼可怕?]

她說:[是的,不過我對這些事完全沒有記憶,一切都是父親跟我說的.最後,那位神婆為我開了法壇,把那隻紅衣女鬼驅走了.我才回復清醒.此後,爸爸再不敢丟下我單獨等待學校開門了.]

(四十)怪事提供:紅衣女鬼(完)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17-4-2013 22:57 編輯

(四十一)怪事提供:遺憾

老四駕駛中港線貨車多年,早幾年娶了一位四川姑娘.為了起居方便,他索性在東莞買了自己的房子,享受美滿的二人世界.可能是相處日久,雙方都感到少許厭倦.為了調劑生活,老四就相約香港的朋友到東莞來玩樂.但是,從來沒有一個人願意在他的家留宿.起初,老四以為男性朋友生性風流,一定有自己的消遣方法,實在不好把他們留住.後來,他發現不論男女,或者一家大小都急著離開.老四就開始產生疑惑.

有一次,他的好友志民來探望他,他就趁機捉著志民追問到底.志民無奈,只好和盤托出.

志民:[大家第一次探你的時候,已感到你的家特別冷,令人產生一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後來,阿美見到一位年約三歲的小女孩在屋內四處走.當小女孩發現阿美,便一直向牆身走去,可怕是她竟然在牆身消失了.]

老四:[你們為什麼不跟我說,你們真沒義氣!]說時老四雖有點生氣,卻難掩心底的恐懼.

志民:[我們不敢向你說,只因不能確定阿美是否眼花.後來,聽到你們表示很喜歡這裏,而且住得不錯.大家便決定不講給你們聽了.]

這時,廚房傳來一陣飲泣,原來老四的太太聽到志民的說話,忍不著哭了起來.老四見到老婆哭成這個樣子才恍然大悟,他低著頭,抱著太太不住搖頭嘆息.

原來,幾年前老四的太太有了身孕,兩人不想太早受束縛,狠心把胎兒打了.回想起來,他們都認為大家所見的小女孩,一定就是自己死去的女兒.

(四十一)怪事提供:遺憾(完)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25-4-2013 11:37 編輯

(四十二)原創鬼故:邂逅

馬路由山腳到山頂大約有十里長,其中高低起伏不定,對熱愛長跑的偉雄來說,可謂正中下懷.因此,偉雄每晚都風兩不改,獨自在這裏跑步練氣.有一晚,天下著濛濛細雨,沿路人車稀少,他跑了好一陣子,都沒有碰上一個途人.周圍就是這麼的靜,靜得有點可怕,可是,偉雄卻十分享受,他覺得這個時候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腳步聲,整個世界彷彿是屬於他自己.正當偉雄沉醉在自己的天地中,一把清脆甜美的聲音把他從夢中叫回來.他停下腳步,卻沒有見到任何人,剛想起步,那把悅耳的聲音又響起.

[先生,可否幫我一個忙嗎?]

這一次,偉雄見到一位身穿白恤衫的妙齡少女,全身濕透地看著他,而她長長的秀髮剛好把臉蛋兒遮掩了大半.在街燈的微弱映照下,顯得特別楚楚可憐,渾身都散發著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偉雄被她吸引,大步向她走近.

偉雄說:[小姐,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呢?]說話時,偉雄把少女全身上下都打量了,發現她沒有穿著內衣,玲瓏浮凸的身軀完全浮現在濕轆轆的白恤衫下,他即時心跳加促,滿臉通紅.

少女仍然垂下頭,哀求著說:[我的旅行皮箱掉下了山坡,你可以替我拿回來嗎?]偉雄聽見了,竟然毫不考慮便滑下山坡,在草叢中拼命地搜索.過了一會,他找到了一個紅色的皮箱,便用力把它拉到少女跟前.

[是不是這個?]偉雄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對了!先生,你這麼好人,可不可以幫我送回家?我的家就在上邊,一間黃色小屋便是.]少女還是低著頭,向上指去.

偉雄沿著她所指方向望去,覺得路途不算太遠.便答應了.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女的一直在前帶路,男的拉著沉重的旅行箱尾隨.偉雄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加快步速,都沒法追上少女,她的步履如此輕盈,感覺就像在山路上飄一樣,姿態既漂亮又詭異.

終於來到了少女口中的黃色小屋,她把大門一拉,逕自走了進去,在裏面喚著偉雄把皮箱放在大廳,就無聲無息的不知去向.偉雄以為她進了房間更衣,自己任務既完,便不應該繼續打擾對方.況且,自己多留一會,也恐怕把持不住,做出一些有傷風化的事.

於是,偉雄高聲說了句:[小姐,我走了,下次有機會再見!]

屋內空蕩蕩的,一點反應也沒有.


過了幾天,偉雄在報上見到一段令他毛骨悚然的報道:

[......警方發現一名中年男子在屋內上吊自殺,並在屋內一個紅色皮箱內發現一具女性屍體,相信是該名男子的同居女友.初步調查所得,有人不甘女友提出分手,用利刀斬死女友後放在皮箱內,然後畏罪自殺......]


(四十二)原創鬼故:邂逅完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四十三)真人真事:黑影


有一件事朋友埋藏在心裏多年,從來不敢向外宣揚,害怕一旦說了出去,別人會視他為精神病.因此,這麼多年他一直守口如瓶.大抵是隱藏[秘密]做成很大的心理壓力.某一次,朋友終於情緒崩潰,他對著我們狂哭不止,忍無可忍下把心事告訴了我們.

話說有一天,他如常上班,過著平日一般的忙碌生活,突然,電話鈴聲響起,傳來的是他爸爸的聲音.原來,幾個小時前,他的媽媽因急病入了醫院,爸爸非常焦急,著他快點來醫院探望.我這位朋友出名孝順,媽媽出了事,他想也不想便丟下工作,飛奔到街上,跳上的士便到醫院來.到達醫院時,媽媽已離開了急症室,醫生還說她一點事也沒有,若是他們仍然擔心的話,可以住一晚醫院接受觀察.當他爸爸和媽媽交談之際,朋友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站在母親的旁邊,他心裏非常不安,便要求母親住院.可是,他的媽媽向來持家有道,平日的生活非常節儉,不論兒子怎樣勸說,始終不肯答允.朋友為了盡孝,便姑且聽從母親的意思,一起回家去了.

想不到慈愛的母親在半夜斷氣了.對這件事他一直耿耿於懷,內心極之悲傷.他甚至把母親的死怪罪自己,令自己在這廿多年來,無時無刻不活在陰影底下.


大家聽了這件事,都十分同情朋友的遭遇.慨嘆生死無常,若是一念不放,可能會造成終生惡果.


(四十三)真人真事:黑影完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破惘人生,謎網再會!(笑)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