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尿支那文化專題探討與反省 (KO童米田共篇)

陶傑:「[中國] 官方的反應,卻不忘對中國人洗腦。

當局「證實」了機上有衝突,努力講了真話,而沒有「外國勢力欺壓我同胞,傷害中國人民感情」這類「話語權」,當然,也是一點點進步。
但是接下來的詞句,取態立場,卻「中立」得很有問題:「原因是言語不通造成障礙,事件中並無發生打鬥」。

當局不但淡化此一醜事,還在偏幫六刁客。語言不通的事,在地球村,日日發生,語言無法溝通,就可講粗口罵人?那麼中國國家主席,不會講英文,去倫敦的白金漢宮見英女皇,雙方語言也不通,為何胡主席沒有向英女皇講粗口?

中國人的歷史教科書,記述了十九世紀,一個英兵,在九龍尖沙咀村打死了一個叫林維喜的農民。現在,我們明白了,這件事並非「暴行」,只是語言無法溝通之下的誤會。

「事件中並無發生打鬥」,意思是:這六個中國人,在荷蘭人的執法下,沒有武力反抗,還很「理性」。確實,不但沒有打鬥,而且在機上還沒有開鎗砍殺,還沒有把空姐碎屍,當做飛機餐烹食了呢,算是「文明」的了,大家不要有偏見,客觀中立呀,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