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別歧視

與其互相指罵, 不如一同對付始作俑者--中共政權, 中共為了要維護貪污階層之利益, 一直堅持進口關稅, 造就特殊階級從中取利, 這才造就全國人民到處搶購, 亦令國民到處出醜, 若果習總真的要打擊貪腐, 第一步就必須要全面取消進口關稅
另一方面, 我們必須承認雙非學童是合法香港居民, 來港行駛居民權益亦合情合理, 祗怪港府辦事不力, 未有增加學額, 才做成今日亂局
係仇視, 唔係歧視. 歧視, 係主體本身觀點有問題, 誤會咗客體. 但係, 仇視係客體侵犯主體在先. 而家對大陸人嘅仇視, 已經係屬於普世價值嘅一種, 或非大陸人嘅共識. 今朝係澳洲國慶, 我去街睇嘢, 同成班鬼佬企埋一邊, 結果, 突然嚟幾個講大陸普通話嘅女人大大聲咁逼埋嚟, 穿穿插插, 冇SORRY冇EXCUSE, 如入無人之境, 係因為佢哋想影相, 雖然影咗幾張就走人, 但係啲鬼佬眼光真係充滿仇恨. 條街分劃出了觀眾區同表演區, 但係去到壓軸環節, 突然又標出個90%貌似大陸佬(由打扮衣著髮型鞋襪款式各參數得出嘅判斷)嘅人, 闖入咗表演區影相, 摭住晒後面啲人睇嘢, 結果引來許多本地鬼佬呼喝, 可惜都係冇用, 雖然亦係影咗幾張, 但係果種惡習真係到處令人反感.

香港都仲未到最衰嘅時候. 只要大陸一日唔分裂, 香港就會一直十直百直千直咁衰落去. 衰撚到自己分唔清自己係大陸人或香港人為止. 中國, 中國人, 中華民族, 呢啲虛詞, 冇實質內涵嘅攻心術, 本身就係問題. 如果唔去明白呢啲危險嘅攻心術, 香港人無法醒過來. 既然都咁撚衰, 點解仲要相信乜撚中華? 中華係乜撚? 孔子同墨子立場千差萬別, 孔子同墨子嘅時代根本就冇乜撚中華, 當時大家都係唔同國籍, 華夏, 諸夏, 只係一個泛稱統指, 好似而家講歐洲, 歐洲係好雜亂嘅一個地區, 祖先都唔撚係一族人. 若非如此, 秦始皇駛撚攪乜撚統一? 秦始皇統一文字, 即係話秦始皇之前, 真係大家好唔同. 華南係㓝楚蠻越之地, 有自己嘅文化, 以前可以做自己, 點解秦始皇統一咗至今二千幾年, 唔可以做翻自己? 蠻越㓝楚, 係古代中原人對華南嘅指稱, 而家, 我哋經係香港人, 如果我哋唔自己認同自己, 等大陸佬嚟管我哋, 人哋點解要對我哋好? 打撚死我都唔會講自己係中國人, 我同澳洲鬼佬講, 叫撚你EUROPEAN你點睇? 叫撚你SLAVIC? 叫撚你TEUTON? 叫撚你LATINO? 叫撚你CELTIC? 佢自己都啞撚晒. 我同鬼佬講, 我嘅價值觀係先秦嘅華人所留傳, 係墨子老子, 我嘅生活亦係佢哋嘅FASHION, 同佢哋嘅SALVATION ARMY紅十字救濟軍好相似. 紅色五星旗係邪惡嘅支那旗, 係我心目中, 我嘅旗應該係八卦太極陰陽黑白旗. 我寫嘅係港文, 講嘅港語. 我問鬼佬, 點解你一定要寫COLOUR, LABOUR 而唔用方便啲嘅COLOR, LABOR?佢答, FUCK AMERICAN...我答, ME TOO, FUCK 支那.
終殃 淫民 共禍 正苦 仲慘
合久必分 快馬解體
我想,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用廣府白話表達一次。
如果我小孩要入小一沒學位、如果我買不到奶粉,
我會說:你個家鏟政府,你老母做D乜撚野政策規劃,我交稅比你地Li班政府高官廢物個個食撚左屎。。。
同樣,我亦  ...
Wasser 發表於 25-1-2013 10:54
嗱!你成編文我邏輯上同你玩角色掉換,
香港改為深圳,大陸改為香港。你覺得深圳人會怪香港人多啲定係深圳政府多啲?
罵政府香港人無罵嗎?使唔使啲大陸喱嚟教香港人罵政府呀?
你有本事搞串人哋Party人哋就有權屌鳩你!呢一個就係一個回應!歧乜撚嘢視呀?
朝廷有人好做官、殺人放火運亨通。
大嘅就周游列國、細嘅就周街勒索。

以推論代替觀察、以猜想代替認識。
共産匪種人去到邊衰到邊

當地人惡夢開始,苦難接踵而來

仲恐怖過拉登D馬
其實我真係唔係好明點解啲人會將仇恨視為合理。就學問題就係就學問題,水貨問題就係水貨問題,何必要去到仇恨對方。歷史話比我哋聽仇恨從來只要帶來災難。人哋冇教養,低水平唔代表你要自我降格去同佢哋一般見識。
點解啲人會將仇恨視為合理?

唔明最好自己去體驗下
你老母再咁搞落去香港人真係唔夠膽生仔。
一生落嚟就煩奶粉,再過幾年又要煩小一學位。
你生埋我嗰份得喇,生仔問題變咗捉蟲入屎弗。
朝廷有人好做官、殺人放火運亨通。
大嘅就周游列國、細嘅就周街勒索。

以推論代替觀察、以猜想代替認識。
本帖最後由 freeman 於 28-1-2013 23:11 編輯

搶人家資源搞到人家的孩子無啖好食無學位讀書
仲好意思話人歧視
有無咁無恥呀??
使唔使開埋屋企門畀你地入屋任搶先算平等呀??
你老母~~~
真係唔講粗口都唔卵得
本帖最後由 Wasser 於 4-2-2013 15:45 編輯

一篇篇文章,一個個故事,說一友好的鄰居,一夜變成心中的魔鬼,過去的友誼,突然附上了歹毒的目的,只因為他是猶太人。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從大家視它為神經病的想法,到相信,只不過是幾年罷了。

我明白,這是一鼓力量;我知道,這是一個機會;我瞭解,它真的很吸引人,只要使得上勁,我們可離民主的目標將不遠矣,但,我怕。。。民族主義是一頭叫人駕御不了的怪物,牠做成的災難無法想象,寧可多繞道,亦不願作孽。

記得那天,我在大學站等的士,指著一個大陸人,大罵他插隊,我想心情就如那天,你看到某個大陸人教小孩子隨地大小便一樣。然而,所有大陸人都如此嗎?我深信,若香港人做同樣的事,你我亦會用同一把尺子去量度。當然,今天香港人不會如此不文明,但文明是一個過程,我等祖輩就曾經笑過日本男人在路邊拉尿。該罵的,去罵,香港人不要做鵪鶉,失言的D&G該罵,有組織的走私客該罵,無能、守護不了香港人利益和尊嚴的政府更該罵,但我們要清楚,我們罵的是行為、是政策、是權力,絕不是人種。
1

評分次數

誰是香港的朱高正
樓主不如你番大陸住啦!!!大陸係一好地方!!!
自由,民主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