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文化] 共軍絕對不敢打日本仔,因知道輸梗!

[中國歷史文化] 共軍絕對不敢打日本仔,因知道輸梗!

本帖最後由 前香港人 於 10-2-2013 14:13 編輯

共軍絕對不敢打日本仔,因知道輸梗!習近平不是怕中共國會輸給日本仔而是...習近平怕中共國會輸給對手及中國人民

共軍敢不敢和日本打仗?        
作者:         陳破空
中共軍事外交總動員,對釣魚島威脅步步緊逼,迫使日本向右轉,助自民黨高票上台,強化軍力,聯合東亞各國以防中自保——北京未必敢於輕舉妄動。
        
●習近平1 月27 日出人意料的在北京會見日本公明黨山口那津男
先生,並接受他帶來的安倍首相的親筆信。顯示務實靈活姿態。二○○六年,安倍晉三首度出任日本首相,出訪的第一個國家是中國;二○一二年,安倍再度出任日本首相,出訪的第一個國家是越南。這一變遷,充分反映了這六年多間,亞洲地緣政治的演變以及中日關係的巨變。

安倍上台,外交包圍中共安倍晉三履新,首先派出外相岸田文雄出訪亞洲鄰國,首站訪問與中國有直接領海爭端的菲律賓,繼而訪問新加坡、文萊和澳大利亞,以強化地區安全合作的目標,直指北京。副首相麻生太郎出訪緬甸,宣布免除緬甸所欠日本五千億日元債務,日本企業同期跟進,大舉投資緬甸,被視為日本挖中共牆角。此時,緬甸政府軍與克欽族戰爭升級,中共是否背後搗鬼、意圖牽制緬甸?尚有待觀察。

緊接著,安倍本人親自出馬,先後造訪越南、泰國和印度尼西亞。其中,訪問越南是重頭戲。因越南也與中共陷入領海爭端,日越攜手對抗北京,順理成章。日本是越南最大援助國,也是越南最大投資國。安倍訪越,承諾再追加援助五億美元,越南感激不盡。

去年八月,中共策動反日暴力示威、令日本企業蒙受超過百億美元的經濟損失,日方痛定思痛,加速了轉資東南亞的進程。中國原本是日本最大投資國,但自二○一○年始,日本對東盟直接投資,已經連續兩年超過對中國投資。中共政權的非理性面目,首先嚇倒了日本商界。

除東盟之外,日本還積極聯絡其他亞洲國家:向韓國派出特使,改善日韓關係;計劃向俄國派遣特使,為安倍訪俄鋪路;而早在去年十月,野田當政時期,日本外相造訪蒙古,闡述日本尖閣諸島的主權立場,蒙古表示「理解」;今年一月,蒙古突然停止向中國出口焦煤,表面原因是價格,實際原因,也可能是斷絕中共戰略資源。蒙古為中國焦煤最大來源國,占中國焦煤進口總量三分之一以上。

也是在這個緊要關頭,被中共視為唯一盟國的北朝鮮,竟主動向日本示好,希望今年二月重開朝日政府間談判,連中共御用學者都驚恐預測,朝日關係可能在年內出現「突破性進展」、可能「突然實現首腦峰會」,由此承認「中國大受打擊」。

至於美國,表示對釣魚島主權爭端不持立場,也不充當調解人,但認可釣魚島在日本的行政管轄之下,並一再重申:釣魚島屬於「美日安保條約」範圍。國務卿希拉莉在日本外相到訪時,明確聲明:反對中共「單方面侵害日本的管轄權」。言下之意,面對釣魚島之爭,美國不僅會協防日本,而且不允許中共在該島附近活動。中共受此重擊,大罵美國「火上澆油」。

安倍將於二月正式訪美,到那時,安倍「外交包圍中共」的戰略,將基本完成。對照從容自如的安倍外交,失道寡助而四面楚歌的中共,外交上處處被動,幾乎無從下手。

建立「自由與繁榮之弧」,被稱為「安倍主義」的外交路線。這條弧線,是在美國重返亞洲、俄羅斯—印度—越南強化鐵三角之外,由日本對中共撒下的又一層包圍圈。

北京妄動逼日本右轉重新武裝回放二○一二年釣魚島爭端全面升級劇情:四月,東京市長動議從日本私人手中收購由日本實際管轄超過百年的釣魚島;八月,一批香港保釣人士登上釣魚島,宣示主權;同月,中國爆發大規模暴力反日示威;九月,日本政府從日本民間購下釣魚島,實現該島國有化;同月,中國派出海監船,前往釣魚島附近活動,之後頻率加劇;十二月十三日,中國海監機首次飛臨釣魚島,日本派出戰機攔截,之後頻率加劇;二○一三年一月十日,中國首次出動戰機飛臨釣魚島,日本戰機升空對峙。

如果說,二○○六年,安倍首訪中國、重視中日關係的姿態,沒有得到北京的即時回應,反映中共領導層的慣性遲鈍;那麼,二○○九年,親中的日本民主黨上臺,公開宣稱脫離美國、要與美中保持等距離,仍然沒有得到北京的應有回應,則反映了中共領導層的十足愚痴。

就在日本大選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十二月十三日,中共海監機首次飛臨釣魚島;十二月十五日,日本大選投票前夕,中共海監機再度飛臨釣魚島。中共耀武揚威的舉動,仿佛是為日本右翼充當超級助選團,結果,偏右的日本自民黨取得壓倒性勝利,再次奪得政權。中共在釣魚島日益高調的活動,不僅把日本逼向右轉,而且創造了充足條件,讓日本修改和平憲法、重新武裝。

安倍上台,立即增加軍費。二○一三年的防務預算,達四萬七千七百億日元,比二○一二年增加一千億日元。這是日本十一年來首次增加軍費。安倍增加軍費、擴充自衛隊、修改防務大綱,得到了百分之五十四日本民眾的支持。日本右轉,重新武裝,實拜中共步步緊逼所賜。
中共對外用武,出自內部危機施出渾身解數,非要在釣魚島搗騰出事情來,中共真的那麼在乎釣魚島?抑或,另有所圖?回顧中共建政以來,對外用兵,無不和中共內部形勢有關,借機轉移公眾視線。

一九五○年,中共出兵朝鮮,時值政權初立不穩,欲反美而媚蘇。一九六二年,中共入侵印度,毛劉因大饑荒權力鬥爭正酣,毛的權威受到挑戰。一九六九年,中蘇珍寶島之戰,正值林彪軍中勢力坐大,毛極度不安。一九七九年,中共入侵越南,乃是鄧小平借調兵打仗,從華國鋒手中奪取軍權。其餘時候,中共未曾輕易對外用武,即便釣魚台爭議,鄧小平在日本也公開宣稱「擱置爭端,留給後人去解決」。

眼下,中共作勢對外開戰,動作頻頻,對應的,是國內多事之秋。去年,釣魚島爭端被突然熱炒,是在薄熙來事件帶來中共黨內、軍內空前分裂之際。大規模暴力反日示威,轉移了公眾注意力,並為權爭激烈的中共十八大打了掩護。

但隨後,外國媒體連續曝光中共高官貪腐內幕,引起中國民眾憤怒,中南海更需利用有廉價效果的釣魚島爭端持續熱炒,予以對沖。十八大之後,中國民眾盛行網絡反腐,風聲鶴唳,中共官員緊急拋售豪華房產,緊急轉移資金,僅去年十一月的一個月間,外逃資金就高達四百一十億美元!如何掩護這類醜行?中南海苦思對策,強化對日鬥爭——無疑是一個選擇。

共軍自認積習深重,未必敢打仗中日調兵遣將、劍拔弩張,海上空中齊對峙,軍事外交總動員,外界關注:中日即將開戰?依當下情勢判斷,還未必。日本方面,安倍采取的是「先包圍後改善」的策略,即,先聯合亞洲國家,構築抗衡北京的統一戰線,讓中共有所忌諱、有所收斂,之後,徐圖緩解日中關係於崩潰。畢竟,早已是和平民主國家的日本,能夠體認,作為兩個亞洲大國,日中關係具有無可迴避的重要性。先展示硬實力,再展示軟實力,這是自民黨政府有別於民主黨政府之處。
賣定樓移民吧!共狗己利用(特務)醫療網絡加害異見人仕。中共一與鄰國開戰樓價即插水香港玩完!共狗利用先進超級電腦配合電訊公司竊聽電話、追蹤手機訊號準確定位再派共狗閃出扮講電話演譯監察到你的私隱,去到那區車內倒後鏡及電單車緊急死火燈都被搞過以作心理恐嚇玩白色恐怖。只要唔怕反其道而行共狗會怕過你!
二○一三年一月,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公明黨黨魁山口那津訪中,安倍托他帶給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一封親筆信,信中建議日中舉行首腦會談,改善雙邊關係。這就是日本政府為緩和事態做出的努力。習慣於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中共領導人,很少會考慮以高層接觸化解危機。

中國方面,開戰與否,已無關愛國因素。中南海最終取捨,是考量其政權安危。若開戰有利於強化中共政權,比如,籍機以民族主義統合人心,中南海可能鋌 而走險;若開戰不利於、甚至危及中共政權,中南海則絕對不會貿然行事。中共在釣魚島動作步步升級,但並不搶占島嶼本身,企圖在釣魚島複製「黃岩島模式」。 二○一二年,中共以軍事恐嚇和經濟壓迫等手段,和 菲律賓對峙。中途偽裝離開,待菲方鬆懈後,突然折返,脅迫菲律賓後退——然而,日本不是菲律賓,有備無患,北京圖謀,難以得逞。

一月二十日,中共《解放軍報》再度發表「準備打仗」的頭條報道,似乎磨刀霍霍。但細讀之下,卻耐人尋味。該文標題「準備打仗,先向『和平積習』開 刀」,把人類公推的和平,綴以「積習」二字,泄露中南海對共軍的擔憂,如該文所指:長期不打仗,讓一些官兵慢慢滋生了許多「和平積習」,這些積習「藏在部 隊訓練的各個角落,打起仗來要吃大虧!」

眾所周知,共軍之腐敗,比當年的滿清軍隊尤甚。因為腐敗,軍力遠占優勢的清軍大敗於日軍(一八九四年);因為驕橫,軍力數倍於敵的中共軍慘敗於越共 軍(一九七九年)。歷史噩夢,歷歷在目。該文要求共軍在二○一三年要「強化打仗思想」、「提高打仗能力」;最後又稱:「自衛還擊要堅決,措施要做到短、 平、快,不拖泥帶水,不留後遺症。」——這些話語的背後,便是:共軍缺乏打仗思想,未具備打仗能力,最多只能短平快地出擊一下。否則,戰事稍一拖久,就有 滅頂之災,留下的後遺症之一:恐怕連政權都不保。領導人猶疑膽怯而畏敵,共軍缺乏自信而畏戰。而假想中的釣魚島之戰,不是陸軍拼刺刀,是海空對決,絕對是 一場高度現代化的精彩較量。是中共破天荒的表演機會。
賣定樓移民吧!共狗己利用(特務)醫療網絡加害異見人仕。中共一與鄰國開戰樓價即插水香港玩完!共狗利用先進超級電腦配合電訊公司竊聽電話、追蹤手機訊號準確定位再派共狗閃出扮講電話演譯監察到你的私隱,去到那區車內倒後鏡及電單車緊急死火燈都被搞過以作心理恐嚇玩白色恐怖。只要唔怕反其道而行共狗會怕過你!
黨狗壹早就走夾唔透啦!!!邊還有人打!!!
用不变的心爱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