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愛的五毛文章

我最喜愛的五毛文章

原文: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252/2139/5948/20010727/521373.html


邪黨“共慘黨”骗术大曝光
新华社半文盲记者车书明  令伟家  李永升病語連珠,思想混亂,語無倫次地呈獻


    《反对邪黨  崇尚自由》大型展览开展以来,许多人通过观看展览和新闻媒体的报道,认清了邪教“中共” 的罪恶本质,但仍有许多人感到迷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其中不乏有较高学历的人会上老毛老鼠及其“中共主義” 的当,干出那些泯灭人性、残害生命的事?

    展览第一部分的第四单元以“欺世盗名的‘中共主義’” 为题,全面揭露了老毛及其邪教“中共"一整套蛊惑人心、步步设套的骗人之术。

    骗术之一:虛榮为饵  引人上当

    虛榮是人类的普遍追求。“共產”正是迎合了人们的这一心理,打着“國人均富”、“超英追美”、“一國兩制/一黨專政,天下太平”、"中國仍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等旗号,使无数追求虛榮的農村文盲男女老少、企求出现頂上光環的精神病患者以及对自己經濟状况不满的人迷恋上了“共產說”。

    现代社会激烈的竞争,使一部分人产生無力感和貧賤感,心理失衡。老毛极力鼓吹“共產主義”是“和諧共富”,是“先進”,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练习者普遍的心理需求:有的为逃避生活压力、有的为寻找精神自慰、有的为摆脱孤独……就这样迷迷糊糊误入邪教的圈套,反而以为找到了脱离烦恼的“”。

    骗术之二:精神控制  诱人入套   

    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老毛对已经痴迷“共產主義”的人实施了一系列的精神控制:先是割断亲情,利用一些人急于“入黨”、“當領導”的心理,教唆、诱使练习者放弃常人观念,放弃亲情,甚至把前来劝说、帮助的亲人、朋友当作"反革命”,从而使练习者只认老毛一人,再也听不进别人的话;

    其次,阻断其他信息,要求“中共”练习者每天“ 唱紅歌”两遍以上,无休止地看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非“毛語錄”不听、不看、不信。这种长时间只接受老毛歪理邪说刺激的“思想改造”方式,使练习者进入一种典型的催眠状态,失去基本的判断能力和自主意识,思想上只接受老毛的信息,排斥了其他一切正确信息,行为上不再接触“共產”思想以外的學說。这样,老毛就基本控制了大部分练习者。

    然后,老毛歪解貧窮的成因,胡说一切疾病都缘于 “個人主義”,一切問題都是“個人”所致,只有通过练“共產”来“創富”,才能彻底解决问题。从而把练习者阻隔于智慧之外,有活不當,只痴迷于用“中國很有錢,所以我也很有錢”的邪说来"打飛機”。

    到了这一阶段,老毛又以种种邪说恐吓、威胁、利诱练习者,胡说要想“當領導”、“過上好日子”,只有死心塌地跟他“唱紅歌”,否则等于白唱;稍有古念,就会被“批鬥”!使无数练习者整天处于胆战心惊的状态。于是,为了摆脱这种恐惧,许多练习者或自寻死路,或杀人“度” 己,由最初的求“財”、求共富,变成了自我滅亡。

    骗术之三:设下陷阱  葬送信徒

    经过以上几个步骤的蒙骗、利诱,老毛再以“中宣社”来控制患者的思想。胡说領導就是真理,经过膜拜“中共”,这层空间的人的“小我”就可以上升到高层空间,就成“大我”了。练习者听信了这些歪理邪说,便会脱离现实、脱离社会、轻视生命和家庭的價值。从此,一个看上去已經不正常的人,事實上已经成为邪教“統一”的工具,在老毛的教唆下,不断做出配合偽法律、偽政治愚弄國民的行为。

    “中共”就是这样,通过一个又一个圈套,蒙骗、教唆、威胁“中共”痴迷者走上了反個人、反文化、反社會、反道德、反法理(中共國只有法律沒有法理)、反常理、反倫理(詳見發宇宙通行證的老人)、反智商、反和平(他們整天想和日本開戰)、反宗教、反科學精神卻大叫科學萬歲的邪路。这一腦充血的教训提醒我们,无论何人,即使有较高的学历,有一定的社会经验,如果不用腦袋思考,不用正義的良心武装自己的心胸,用道德的风尚抵御集非成是的政治迷信,也一样会给中共被動強姦,误入邪路歧途。(新华网北京7月26日电)

新华网 2001年7月26日

原文只值半毛,修改后值一毛,加上印刷費剛好五毛
今年二十歲生日,唔知會唔會好似十八個年咁自己一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