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又危險的基因夢

美麗又危險的基因夢

本帖最後由 Aquila128 於 24-4-2013 06:42 編輯

VOA 國符
04.23.2013


洛杉磯 — 位於中國深圳的“華大基因”是全球領先的基因組測序中心。來自荷蘭的製片人布萊格傑范德哈克耗時兩年在那兒拍攝的紀錄片“基因夢”,揭開了基因研究的美景,也引起不少疑慮。

  • “基因夢”電影海報

*華大基因團隊尋找聰明基因*


荷蘭獨立製片人布萊格傑范德哈克一星期前在洛杉磯的南加州大學放映她的紀錄片“基因夢”。她幾年前在香港教書,聽説“華大基因”從北京遷移到深圳。她本來就對這個通過測序和資訊分析,探索人類生命奧秘的研究機構有興趣。

范德哈克説:"當我聽説他們領導“認知基因研究項目”的,是個十七歲的男孩,我非常感興趣,決定要拍部影片。"

17歲的趙博文為2000個天才兒童的基因測序和分析,跟一般兒童對照,尋找影響智力的基因。實驗室本想在中國取得高智商孩童的基因標本。


范德哈克説:"家長和學校不願合作,共産黨和市政府也擔心提供基因的後果,最後還是採用了美國的天才兒童的基因。"

*未來父母可篩選聰明胚胎*

密歇根州立大學的研究院副院長史蒂芬徐也參與了華大基因的團隊。他表示,選擇人工受孕方式的父母,已經可以通過篩選,排除具有不良基因的胚胎。他在華大基因的工作是研究影響智商的基因。


史蒂芬徐教授説:"要了解哪些基因對智力有正面或負面的影響,大概還要十年的研究。我很確定未來的父母可以根據決定智商的基因來選擇孩子的胚胎。"

“基因夢”也觸及了更敏感的克隆科技,影片中的青年研究員興高采烈的用“創造生命”來説明自己成功的克隆家豬的成就,讓一些西方觀眾吃驚。


*克隆科技創造生命引爭議*

波蘭製片人阿戈什特説:"基因研究的限度在哪?因為她現在只製造小豬,但我認為她會很高興的製造出人類。"

史蒂芬徐説:"克隆人類最終是可能的,我們並不比豬複雜多少,克隆人將來是可能的。"

范德哈克強調,影片中沒有任何人在試圖複製人類。范德哈克説:"克隆人類在中國一樣是不被允許的,中國對人體幹細胞的研究和應用的規定非常的明確。顯著不同的是,中國有能力在科技上投資更多經費。另一個不同是文化,比方説,人為創造生命的概念在歐美仍然難以被接受,因為他們是基督教文化。"

主持討論會的南加州大學教授曼努埃拉卡斯特利斯指出,華大基因雖然位於中國,但參與研究者卻來自世界各地。卡斯特利斯説:"位於中國的原因之一,是中國對基因研究的社會壓力低於歐美。然而,基因研究的衝擊是世界性的,所以反對的聲音也會在中國和其他地方出現。"

*基因研究的潛在危險*

卡斯特利斯指出他對基因研究的的隱憂。卡斯特利斯説:"很顯然,這是非常危險的發展。保險公司可以據此決定誰可以投保,誰會被拒保,可以根據基因來改變收費標準。政府可以發展超級軍隊和天才科學家。許多為人父母的,也會願意花錢生育絕頂聰明的孩子。富人子女的教育本來就佔優勢,用錢取得天才基因將會製造更大程度的不平等。"

范德哈克認為大規模複製超級士兵的想法是匪夷所思。但她肯定基因研究的某些應用。

*大勢所趨無法阻擋*

范德哈克説:"當你需要換心,豬心可以用的話,你會接受,如果有一個比較不容易被你的身體排斥的基因改造過的心臟,你也會接受。基因研究不是我們叫停就會停止的。"

基因工程的器官和組織以及藥物會越來越普遍。范德哈克説:"我認為改善人類品質的做法會越來越普遍,人類和人造人之間的界線將會逐漸模糊。隨著醫藥和科技進步,所謂自然會變得人工化,而科技卻會越來越融入人體。"

*要求複製本尊大有人在*

范德哈克表示,華大基因主持克隆項目的丹麥教授告訴她,幾乎每天都有人提出複製自己的要求,但都被拒絕。范德哈克説:"但我相信一些決心要克隆自己的大富豪,當他們被第一個教授拒絕,將會去找下一個教授。"

范德哈克認為要減輕基因研究對社會的震撼,必須把更多的經費投資在相關的道德,法律和社會問題上,教育民眾,增加對基因科技的理解。

*全人類重要議題無法規避*

范德哈克説:" 所以我希望這方面的辯論能深入一些,不光是贊成或反對,而是探討我們要如何應用科技,我覺得這個決定不應該只交給科學家或政客,因為這個決定會影響到我們每一個人。"

基因研究對個人和整體社會勢必帶來衝擊,通過“基因夢”所引發的討論,對未來相關政策的成型,提供了更廣闊的思路。


多媒體文檔


視頻: 美麗又危險的基因夢


圖片匯集: 美麗又危險的基因夢


http://www.voafanti.com/gate/big5/www.voachinese.com/content/dna-dreams-20130423/1647064.html

..love is like the wind, you can not see it but you can feel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