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文化] 林昭同志的下場<國教必讀本編>

[中國歷史文化] 林昭同志的下場<國教必讀本編>

本帖最後由 tom-tom 於 30-4-2013 04:29 編輯

尋找林昭的靈魂

林昭 是1949年之後在中國公開地,自覺地,清醒地反抗
極權暴政的第一人。在紅色恐怖的年代,林昭從一個純
潔的追隨者轉變成對它徹底批判的毫不畏懼的反抗者。
在長達八年的監獄中,被剝奪了筆和紙的林昭,用髮卡
刺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鮮血書寫了幾十萬字的血的聲
明、詩歌和思想筆記。本片紀錄了尋訪者在當下社會中
遇到的人和事,呈現出林昭聖女般的精神以及那一段慘
痛的歷史。



http://youtu.be/sLoGhCjFhbk


                                       
導演介紹:
胡傑導演生於中國山東省濟南市,曾經在解放軍藝術學
院學習油畫專業。1995年3月,開展獨立紀錄片製作至今
。參與過包括英國牛津國際紀錄片電影節在內的多項國
際紀錄片影展,並與2007年在上海迷倉電影獲得電影犧
牲獎(即二等獎),2008年獲得第一屆華語紀錄片影展
冠軍。
(資料來自「陽光華語紀錄片獎」網頁)

節錄香港影評家石琪先生@2004年7月10日明報影話專欄:
「《尋找林昭的靈魂》由胡杰自費製片、導演、剪接,並擔任主要的採訪人和攝影師。 胡杰撰文自述原任電視公職,自從1999年聽到林昭事蹟,便辭職去拍攝林昭紀錄片,現­在版本就是由1999年6月拍到2004年3月。
 林昭是誰﹖我看了那些文章和紀錄片才知道她本名彭令昭,1933年生於蘇州名門,讀過­基督教學校。中共「解放」後她曾熱心革命,參加土改,並成為北京大學著名才女學生。但­在1957年毛澤東「反右整風」時成為「右派」,多次被捕入獄。她堅持不悔改,還在獄­中用筆墨和血書寫出數十萬字詩文,表明反極權反暴政,爭自由信耶穌。1968年她被秘­密槍決,官方還向她的母親索取五分錢子彈費。
  現在紀錄片不可能出現林昭的活動影像,幸而找到她一些黑白照片,她有着「上鏡」的明星­感外形,這一點無疑很重要,否則「有才無貌」便不易引起廣泛注意。林昭被形容為像林黛­玉多愁善感,又多才多藝,而且像聖女貞德、黑獄烈士,甘受苦難而不屈。她亦顯然浪漫多­情,不少男生追求她,至少有過兩位「未婚夫」。胡杰在片中到處奔波查訪,雖然無法進入­上海提籃橋監獄內,但找到林昭的骨灰、遺髮和書信,以及獄中不少詩文,有血有淚。片中­主體是訪問現存的林昭舊同學、舊戰友、舊情人,在蒼老年齡憶述青春往事,充滿感慨。
 由於官方的林昭檔案至今仍列為「絕密」,未能公開,獨立紀錄片亦受條件所限,只能間接­描述,但已經大膽、難得了。林昭有時在信中畫小貓代替簽名,應該是位愛貓的人。片中另­一感人片段,是其中一位「未婚夫」回憶探監時見到林昭最後一面的情景,並保存她當時送­他的紙船禮物。」
今天,林昭死忌。

1968年4月29號,林昭在上海龍華機場被秘密槍決,終年僅35歲。林昭死後,當局派人上門通知其家人,更向林母索要5仙的「子彈費」。

四十五年過去,無數維權人士仍然受中共各式各樣的手段打壓,林昭的「真說話」作風仍不為內地所容。專門報道維權消息的網站博訊報道,有無錫市民趁林昭的死忌,自發到林昭墓地掃墓,但途中不但被便衣警員制止,兩名市民更被便衣警員毆打。後來幾名無錫市民走捷徑到墓地,但墓地周邊還是有很多警員,幾名市民試圖在墓地拍照,亦被警員制止。

林昭一生,就是一場不與強權妥協的搏鬥。年輕時的林昭對共產黨抱有熱情,甚至不惜為之與父母決裂,「林昭」就是她為了去父姓所改的名字。然而,在北京大學學習的幾年中,林昭開始思考,反思自己過去的狂熱。每當想到自己曾親自揭發母親的「罪行」時,她痛苦得哭出來,向母親寫信發誓說:「今後寧可到河裡、井裡去死,決不再說違心話!」

1957年,與她同為學生刊物編輯的同學張元勛在校內張貼大字報,遭到猛烈抨擊,她站起來說了幾句公道說話,就此被打成「右派」。北大800多人被打成右派,最後都「檢討」了,相傳林昭是堅拒不檢討的唯一一人。

被打成右派之初,她曾沮喪得嘗試自殺,但很快便平復了心情,因為她找到新的目標:

「反右鬥爭還在全國進行,它的性質、它的意義、它的後果、它對我們國家、對歷史有什麼影響?對我們自己有什麼教訓?我現在還搞不清楚。但我要認真思考,找尋答案。」

1960年,由幾個右派青年編輯的刊物《星火》刊登了林昭的長詩「普羅米修斯受難之日」,林昭被視為刊物主創之一,與其他辦刊者一同被捕入獄,開展了長達8年的牢獄生涯,曾有一段時間保外就醫,但沒多久又被抓進監獄;林在獄中堅拒「受教育」,被視為表現惡劣的囚徒,曾遭虐待,她本人也多次自殺。

在獄中,林昭以髮夾、竹簽等物戳破皮肉,在牆上、衣衫上、床單上寫血書,累計有20多萬字,字裏行間盡是對自由的渴求與對制度的批評。她在獄中寫到《獻給檢察官的玫瑰》的一篇文章提到,「向你們,我的檢察官閣下,恭敬地獻上一朵玫瑰花。這是最有禮貌的抗議,無聲無息,溫和而又文雅。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她曾對妹妹為什麼要寫那血書,是因為「血流到體外,比向內心深處流容易忍受。」

據紀錄片《尋找林昭的靈魂》編導胡杰調查所知,林昭的血書得以被保留,全賴數位「有人性」的獄警用性命將其保全。林昭在1968年被處決後,林昭父親在女兒被捕一個月後服藥自殺。林昭母親則精神失常,後因醫院拒絕醫治,1975年在上海外灘自殺。

80年代,上海法院宣告林昭無罪,將她的死形容為「冤殺無辜」。1980年,林昭的生前好友在北大追悼她,找不到骨灰,只有一張遺像及一縷頭髮。遺像旁是一副無字挽聯,上聯是「?」、下聯是「!」。
本帖最後由 tom-tom 於 30-4-2013 03:30 編輯

http://www.dw.de/%E5%AF%BB%E6%89%BE%E6%9E%97%E6%98%AD%E7%9A%84%E7%81%B5%E9%AD%82-45%E5%91%A8%E5%B9%B4%E7%BA%AA%E5%BF%B5%E6%B4%BB%E5%8A%A8%E5%8F%97%E9%98%BB/a-16778558

新闻报道"寻找林昭的灵魂" ,45周年纪念活动受阻


















今年4月29日是中国知名“右派”林昭遇难45周年纪念日,有网友称前往“林昭墓”参加纪念活动时,遭国保强行阻止、殴打及问讯。民众质疑:“中国当局早已宣告林昭无罪,为何对纪念活动如临大敌?”
(德国之声中文网)1968年4月29日,被打成“右派”的北大才女林昭,被当局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反革命罪"之名系狱多年后,在上海被秘密枪决。在林昭遇难45周年纪念日之际,中国各地网友以多种形式发起纪念活动。除网上悼念活动外,来自中国各地的200多名网友前往江苏苏州灵岩山"林昭墓"扫墓,遭到现场值守的国保强行阻拦,数名悼念者遭到殴打并被带到派出所问讯。

"寻找林昭的灵魂" ,45周年纪念活动受阻(音频)



德国之声也获悉早在林昭纪念日前几天,"林昭"成为中国各大网站微博的"敏感词",数百名人士遭国保约谈,包括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在内的大批维权人士被软禁在家中,江西维权人士刘萍及湖南邵阳维权人士朱承志再次"被失踪 "。近年每到林昭冥诞及忌日,中国各地都有民众前往灵岩山祭拜。中国当局从2008年4月起在林昭墓地附近的树上安装监控摄像头;至奥运期间曾拆除,去年清明前夕再次安装全方位监控系统。
林昭原名彭令昭,中国早期持不同政见者。1954年入北大新闻系,1957年中国反右运动中因公开支持北大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右派,后长期系狱,曾在狱中撰写20万字的血书和日记,控诉中国当局的政治迫害,及自己对人权、自由平等的追求。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中国当局秘密枪决,时年林昭还不到36岁。1980年上海高院曾撤销之前判决,以精神病为由为其平反;1981年上海高院复审取消"精神病由",正式宣布林昭无罪。林昭全部档案在上世纪80年代曾短暂开放,其后再次被封存。2003年中国独立制片人胡杰遍访林昭故交80人,且拍到林昭狱中文稿,推出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该片影响广泛。2004年林昭墓在苏州灵岩山落成。
"中国当局在害怕什么"
"当局如临大敌到底是在怕什么?"
据网友徐琳向德国之声介绍,从4月29日早上开始,陆续有来自各地的网友上山祭拜林昭,在通往山上的路上和林昭墓前有超过40名的国保严密看守。上午先行到达的刘士辉和陈云飞遭国保殴打并被至派出所问讯;纪录片导演、学者艾晓明、老“右派”王书瑶未至墓前即被国保阻止,所带纪念物品遭没收,后因王书瑶极力坚持国保见他年岁已高才放行。徐琳与另外100余位网友的"大部队"绕行另外一条路得以到达林昭墓前,但被墓前守候的国保驱离,纪念仪式未能完整举行。一些网友的手机被国保夺走删除照片和视频,有网友在争抢中受伤。网友"丁丁猫"表示:"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家,林昭案早就平反了,给一个无罪的公民扫墓不是很正常么?当局如临大敌到底是在怕什么?"
徐琳也表示,明知道当局对纪念林昭活动非常"敏感",很多网友还是选择前来,是有感于林昭在当时的环境下,有着清醒而独立的思想及反抗暴政的勇气,这一切于当下中国公民有着现实的意义:"她能在那种情况下认识到专制的邪恶,认识到自由的宝贵,她作为一名女性,能够有勇气和专制去斗争都值得我们敬佩。她曾经写过一首小诗'自由无价,生命有涯,宁为玉碎,以殉中华'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激励。"
"林昭的意识在今天依然走在前面"


左起:原赵紫阳秘书鲍彤、北大地质系陶世龙、胡耀邦三子胡德华、人民日报陈祖甲、中央党校杜光,后红衣为蒋彦永(微网志图片/唐师曾摄)
胡耀邦三子胡德华参加聚会纪念林昭(音频)
收聽
rtsp://realaudio.rferl.org/voa/CHIN/manual/2013/04/29/aa639e8f-4fa1-4934-803d-06628307b520.mp3
"林昭的意识在今天依然是走在前面的"
胡佳回顾2008年4月29日,林昭遇难40周年纪念日时,他正在看守所中,巧合的是他读到一本关于林昭的书,书中描述林昭被秘密枪决前,林昭的头被包上白布,林昭呼唤"妈妈你在哪里"?那一刻,林昭的生命也戛然而止,几十年来,很多人在寻找林昭的灵魂,去触摸她人性中最柔韧的力量,去寻找到现今都还是弥足珍贵的勇气,她是一道照进现实社会的光:"今天看林昭,在以前那个时代,当你一个人面对所有黑暗,除了她自己点点萤光之外,四周没有任何光亮,她没有垮掉,没有向暴政低头。林昭站在那里的话,你会觉得所面对的张牙舞爪的国家机器都微不足道。你只要是做一个真实的人、独立思考的人,哪怕你很普通,都会让暴政如此胆寒,一直到今天,45年后的今天,林昭那时候做出的事情,这个柔弱女性的短暂生命带给这个时代的力量在今天,依然如此澎湃。"
胡佳也认为网友今日对林昭的纪念,与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和对"六四死难者"纪念的性质一样:"不论是六四死难者还是45年前罹难的林昭,他们都是暴政下的受害者,他们都是敢于反抗暴政的人。今天到苏州去的网友内心的纪念,实际就在表达对现有政权的不满及政权合法性的质疑。林昭早就说过'这个政权是有罪的',直到今天她的意识仍然是走在前面的,她看清了时代、体制。"
對林的記念,就是對暴政的唾棄。
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