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之聲:剪布之後後患無窮-陳志全 (2013-5-17)

普羅之聲:剪布之後後患無窮-陳志全 (2013-5-17)

曾鈺成剪布後向議員發出「處理《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餘下程序所作的裁決」書面文件,當中的關鍵理據是所謂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二(一)條「主持會議」四字,賦予立法會主席對會議施行適當權力或控制的職權。曾主觀認為在辯論修正案的中途突然合併並未動議的百多項合併辯論,並劃定時限隨即付諸表決,這就是施行適當權力。但議員提出多項修正案並進行辯論,究竟違反哪條《議事規則》?曾完全不能解釋,只強調議員的政治動機便在書面文件上詳加論述,這又是甚麼準則?


不少人擔心,曾鈺成這次裁決後患無窮,就個人的政治判斷利用職權任意詮釋,立了壞先例。這次剪布有備而來,不用過往《議事規則》九十二條,另以法庭作後盾套用《基本法》第七十二(一)條強硬剪布。這次他所用的法庭裁決之理據極度叫人質疑,我們正考慮提請司法覆核。曾鈺成說過,若政府答應拉布議員訴求,議員可即時撤走其他修正案,便證明我們提出的修正案並非真心想進行冗長辯論。而他多次借議員拉布的政治動機為剪布辯護,若再觸發拉布戰,參與的議員大可不宣稱進行拉布,謹慎地提出多項修正案進行辯論,這樣曾鈺成便再無理據剪布。


有市民建議拉布戰不用冗長發言,而以提交龐大數量的修正案作冗長投票,這也不無道理,這樣便不用耗神與主席爭拗發言內容是否離題或重複。若換成冗長投票,七百多項修正案已需二十多個小時投票。


這次財政預算拉布戰,準備修正案時確可再縝密些,例如削減局長薪酬,不必一定要全年削減,可細分為逐月削減或按薪酬的百分比削減,這樣可留更多空間讓議員考慮削減部分官員薪酬以作小懲大誡,投票時有很多選擇。說實在,議會抗爭需要不斷靈活變通,鬥智鬥力鬥決心。拉布在香港議會史上出現至今不過兩年,策略上仍要不停修訂。泛民雖說認同拉布,卻不同意在財政預算案上進行,要到二十三條重臨時才用。可惜到了二十三條真的要來,在一條法案上拉布,空間極為有限,最好還是在二十三條來臨前的財政預算案啟動拉布戰,這也是最有機會逼政府妥協的絕招。


陳志全 立法會議員
ahmou<0_0>uom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