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則奮 : 改組行政會議始能續命

黎則奮 : 改組行政會議始能續命

信報

2013年5月29日
黎則奮 政治經濟學
改組行政會議始能續命香港商品交易所事件被揭發以來,案情急轉直下,由資金不足自動交回牌照,到有人利用偽造文件企圖蒙混過關被拘捕正式起訴,期間主事人張震遠在政府內閣的地位於一周內亦三度易變,先是以私人業務為由拒絕辭去公職,然後是自動提出停職,最後因受警方調查,不得不釜底抽薪,全面辭去所有公職。
連日來,梁班子一眾高官和行政會議成員先後出來為政府護航。推薦張震遠續任市建局主席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說「對商交所財困一事不知情」,強調市建局沒有張震遠亦可運作如常;衞生及食物局局長高永文說「張震遠辭職是負責任的表現」,不會影響政府運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說話含糊,但意義與高永文相若。
最後,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表示一年前已知情,但公司財困與個人財務狀況無關,如今「張震遠辭職就是建立了防火牆」,所以不會影響行政會議的公信力。
官員解畫 互相矛盾
這班權貴的說話不單互相矛盾,狗屁不通,還間接確認特區政府其實早已知情。至於政府何以遲遲不正視和解決問題,是否有人刻意包庇,甚至利用公權在張震遠潛在危機瀕臨爆發時刻意給予公職(據本報余錦賢的專欄透露,如果不是東窗事發,政府還正積極考慮委任張震遠為港鐵主席),從而增加他的融資能力,讓早已沒有商業價值的商交所得以苟延殘喘下去,則可說是欲蓋彌彰,不言而喻。
還是傳統左派資深人物陳婉嫻和曾鈺成說得清楚明白。陳婉嫻在《730》的專欄直截了當地指出:「辭職,等於完結?未必,可能只是開始!第一單醜聞,還可帶點陰謀論,說是敵對攻擊;第二單,尚可用對立抹黑來解釋,但醜聞接二連三出現,就令人懷疑,到底是否因急急組成班子而產生的問題?抑或委任這個班子的人有問題?」
行會成員 濫竽充數
曾鈺成的矛頭更直指行政會議,批評它非驢非馬,既不像監察機構,又不像參謀,認為政府應該總結經驗,認真作出檢討,尤其是香港行將普選特首,更須釐清行會角色。
眾所周知,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和治權,管治模式一直沿用舊制,行政主導,最高權力機關行政會議照搬行政局一套。可是,淮河之橘,回歸後卻變成枳子,完全發揮不到應有的政治效用,尋且每下愈況,結果淪為今天拉雜成軍、濫竽充數的不堪局面。
在殖民地時代,港督會同行政局決定所有施政政策,行政局都是實質操控本港政經命脈的政治代表人物,遇上危機,亦有匡扶政府渡過危機的責任。所以,儘管有說殖民地時期港督、馬會、滙豐、怡和是香港四大統治力量,但港元出現危機時,扮演中央銀行角色的同樣是擁有特權的滙豐。
末代港督彭定康履新時,為了配合還政於民的非殖民地化政策,第一個政治任務就是改組行政局,新的組合盡是工商界和社會精英,財團角色逐漸淡化,代之而興的都是頗孚民望的真材實料的人物,包括中英雙方早已取得默契共同培育接班的董建華。
港英管治時期,行政局是有實權的機關,重大政策決定,由港督會同行政局作出,如果行政局成員大多反對港督的政策,必須記錄在案,港督返英述職時要作解釋。不過,自回歸以後,行政會議部分成員明顯屬政治任命,首屆至少有五個共產黨員,既反映中央不全然信任行政長官,要有自己人作近距離監察,亦有迹象證明土共在回歸時藉主權治權更變,借機意欲奪權。左派元老吳康民便曾多次在《明報》撰文,強調未來的行政會議應是擁有實質權力的集體決策機構,可見土共的野心不少。
改組行會 重建公信
可是,無論董建華、曾蔭權以至梁振英,都不希望將決策權與行政會議成員分享,即使董建華管治時期成立執政聯盟,政黨黨魁入局,目的亦只是確保政府政策在立法會有足夠票數通過,執政聯盟只有扮演保皇黨角色的份兒,至今沒有改變,難怪曾鈺成當年有「有辱無榮」的慨嘆了。
要實現民主,真正落實「港人治港」政策,長遠而言,不能不發展政黨政治,讓社會上代表各種利益的政治力量,通過相對理性文明的方法取得政治決策權,從而分配社會資源。
不過,普選特首之前,現時角色模糊、功能失效、個別成員能力備受質疑的行政會議,必須先行改組,才可能挽回行政機關的公信力,特別是一些明顯不夠班的成員如張志剛、鄭耀棠、張學明、羅范椒芬、李慧琼和林奮強等人,都應該下堂求去,否則只會劣幣驅逐良幣,原有的人才固然無心戀戰,亦難以吸納有志報效社會的賢士。
1

評分次數

Buy when there's blood in the streets, even if the blood is y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