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 行會難救施政困局 香港內耗建制有責

王永平: 行會難救施政困局 香港內耗建制有責

信報網上論壇       2013年6月5日

行會難救施政困局 香港內耗建制有責

前文(《橘逾淮為枳 行會沉淪記》29.5.2013)建議特首梁振英考慮讓行會成員研究如何提升行會的效能。然後我看到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重申行會的組成與運作需與時並進。他並反駁行會召集人林煥光認為落實普選時才檢討行會模式的說法,反問現時開始檢討問題有何不好。他以現時行會的保密和集體負責制為例,表示假如政府希望有黨派代表在行會協助政府爭取立法會支持,這項限制便需檢討。林煥光則指過往三個政黨「大佬」譚耀宗、鄭耀棠和田北俊坐在行會裏也不見得有什麼成效,所以目前最佳做法是以不變應萬變。這番唇槍舌劍令我忍不住就行會功能寫多一篇文章,並附帶談談包括政治爭拗的「內耗」問題。

相比殖民時代的行政局,回歸後的行政會議協助政府施政的效能大倒退,是特區政府除外的社會共識。吊詭的是,導致行會沉淪的最主要原因是香港回歸帶來的民主進程。在殖民時代,港人接受港督及其精英班子的強權領導,放棄參與政治權利,藉此換取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以及法治、人權和自由的保障。當時的政府、行政局和立法局是幾乎是三位一體,互相配合。(例如我上世紀八十年代便曾在一個政府部門,稱為「行政立法兩局議員辦事處」工作。)

確定香港回歸中國的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港英政府引進立法會直選。港督(及行政局會議)逐步喪失對立法會和普羅大眾的影響力。聰明的彭定康索性斧底抽薪,改組行政局,一個立法局議員也不要,徹底分割行政局與立法局的關係。

彭定康沒有依靠行政局議員協助他推銷政改方案,但他還是非常重視行政局議員須是有社會地位、有公信力和有能力的一群精英。他不會期望行政局發揮政治影響力,但他要確保所有成員起碼得到市民尊敬和在一些政策範圍內作出貢獻。例如他委任李國能(回歸後首任大法官)為行政局議員,期間後者曾任土地發展公司(市建局前身)的主席。

回歸後的特首董建華在委任行會成員時,多了一層新的愛國考慮。於是做了兩年行會召集人的鍾士元由沒有什麼公職經驗的梁振英接任;成為首任滙豐華人大班的鄭海泉卻不能由行政局順利過渡至行政會議;鍾瑞明和方黃吉雯這兩名獲中央信任的行會新貴的地位和影響力遠遜前朝舊人。這是行會成員整體質素下降的成因。

留意時事的讀者應該記得有傳聞指曾蔭權任特首時曾考慮委任盛智文為行會成員,而後者亦因此放棄加拿大籍。結果盛智文的非華裔身份遭到某些權勢人士質疑,令委任成空。根據基本法,特首有全權委任行會成員而毋須中央同意。但回歸後的一國政治現實令委任行會成員變成先紅後專、或寧要忠誠,莫理公信力的政治遊戲。

另一個損害行會在市民心中地位的動作是把委任成員變成透明度甚高的政治酬庸。前文提及曾蔭權委任劉皇發為行會成員。在梁特首的行會上,張學明代替了劉皇發,令鄉議局享有行會一個當然席位。協助梁振英競選的張震遠、張志剛、羅范椒芬、李國章晉身行會。在破紀錄的15名非官方成員中,只有極少數具公信力。可惜(對特首而言)他們絕少替政府的爭議性政策護航或為特首的個人誠信背書。此外,政治忠誠的成員很多時的發言都製造幫倒忙的效果。

身兼立法會議員的行會成員如何更好地協助政府施政以及保密和集體負責制應否改變是兩個老大難題。我認為前者雖可以改善、而後者卻不可改動。說實話,立法會議員的首要服務對象是支持自己的選民或政黨。所以他們與政府共富貴容易,但當政府有難時,有道義的兩會議員傾向明哲保身,想替自己攞分的行會成員更會乘機 「抽水」(例如暗批梁振英處理張震遠事件不當或公開要求梁振英檢討「休假」安排)。這是香港今天畸形政治的現實。當年身為行會召集人的梁振英不也是以向社會負責為由,經常與曾蔭權唱反調嗎?

其實委任建制派議員入行會的實際效果主要是透過公開俾面,以及容許他們有份參與政策討論,讓政府在立法會拉票時方便些而已。以為委任他們入行會便會讓政府成功箍票,只是董特首初期一廂情願的想法。2003年田北俊因不支持23條立法而辭職後,這個幻想便徹底破滅。在繼任的曾蔭權和今天的梁振英提出的民生議題上,工聯會大罵不支持的次數絕不比泛民的少。

因此曾鈺成說放寬保密和集體負責制有利建制派行會成員箍票,只是個「又食又拎」的政治把戲,不值一哂。全世界的政府決策過程都沒有不保密的。我想民建聯的中常委會議也不會在維園公開舉行。此外,假如政府豁免民建聯和工聯會的集體負責安排,他們真正願意負責的恐怕只剩下中央主導的政改吧!

今天政府施政的困局主要是在立法會內缺乏大多數議員的穩定支持(看看最近不分黨派的議員聯手反對擴建將軍澳堆填區的例子),以及特首和問責官員因個人誠信或政策失誤做成市民信任度極低的情況。有關前者,行會無能為力。至於後者,個別行會成員的操守和整體行會成員的質素當然影響政府威信。不過,根據特首梁振 英過往的用人記錄,這個負面因素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近來中央、政府和建制人士最喜歡勸喻港人減少內耗,專注經濟。香港內耗加劇以及其與經濟的關係,值得另文詳細討論。但見到梁氏行會的組成、其成員的公開表現、和曾鈺成主席與林煥光召集人的爭拗,我想趁機提醒政府,香港今天的內耗不限於建制與泛民之爭,亦不止於不斷壯大的公民社會。部分建制派公開挑戰特首的權威和能力所做成的殺傷力更為厲害。市民看在眼裏,政府的威信只會更低。
香港今天的政府威信只會更低, 更..更... 更低 !

建制派, 建制人士 are hopeless !!!!!!!!!!!
取銷功能組別 反地產霸權 反官商勾結 爭取民主  爭取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