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國珊: 我看六四

方國珊: 我看六四

信報網上論壇     2013年6月7日

我看六四

今年是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 24 周年,也是在維園舉行第 24 次的燭光晚會。據最近港大民意調查,今年有63% 受訪者支持平反六四議案,為回歸以來最高的比率。就六四議題,小妹曾於往年的立法會選舉論壇,質詢民建聯代表有關六四的立場,當時陳克勤也公開承認國家有錯。可惜保皇議員只是講一套,做一套,在議會上一直沒有「坐定定」投票的勇氣。

無論政府、建制、泛民、街市買餸的太太、甚至維園阿叔,相信都沒有人敢否定當年的政府沒有做錯,他們的討論只是集中於六四「平反」與否。有人說,國家近年的經濟發展是有目共暏,耿耿於懷於過去亦無補於事,只會是中國和平崛起的障礙。可是,時間可以把歷史淡然嗎?中國人真的可以完全「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只 朝著經濟發展指標直跑」嗎?縱然六四過了24年,但隨著六四發生的時間愈久,紀念的人數不減反升,悼念六四的人一年比一年熱情。

六四成為中國在國際社會的障礙

近年,中國已和平崛起,是聯合國其中一個擔當著舉足輕重角色的成員國,也是西方國家與金正恩為首的北朝鮮政府的中間人之對話橋樑,在國際社會中,中國地位變得日益重要了。縱使中國在過去三十年來年均增長率接近10%,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已發表的報告,預料中國在2016 年將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系),但是六四事件一直也是西方國家的詬病,國際社會一直指責中國是剝奪人權和自由的國家,包括中國婦女自由生育的權利。

互聯網的出現後,更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通訊方式;即使強大的維穩機器,也難以禁絕六四資訊。對平民百姓而言,中央政府愈要禁絕六四,他們的心態偏要反抗。

習近平總理上台後,一直都表現輕車簡從、態度開放的作風,國內外都對其制度的改革抱有一定期望。在促成制度上的改革過程中,處理六四議題是避無可避。然 而,倘若中央政府仍然對六四事件「冷處理」,或者面對西方國家的指責,只道出「西方國家不應干涉中國內政」作為辯護,中國未來的發展將會舉步維艱。

香港人的六四

記得六四事件發生時,小妹剛剛息影了兩年,正在夏威夷大學讀工商管理學。當晚,爸爸致電給我說:「阿珊,不要回來香港了,留在那邊發展吧!」可是女兒最後都沒聽爸爸話,因為我的觀念很傳統,始終想回到華人的地方發展,貢獻給香港及國家,於是兩年後我便回到香港工作。回來後,維園的悼念活動我也曾去過。我相信,六四晚會對香港人而言不止是一場悼念活動,也有著維護一國兩制、爭取政制改革的深層意義。

悼念六四值得支持,但容許小妹對晚會提出建議。二十多年來,每年都有數萬至十數萬的市民出席六四晚會。可是,每次活動後,垃圾筒都遺下大量將會運至堆填區的垃圾,包括場刊、傳單、紙杯及洋燭等等。倘若主辦機構能夠每年都準備大量回收桶,或邀請環保團體參與回收的工作,讓六四晚會來得更環保,而人權、公義、 自由等普世價值必然更能彰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