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經翰: 支持蔣麗芸罷免黃毓民啟動公投

鄭經翰: 支持蔣麗芸罷免黃毓民啟動公投

信報    2013年6月7日

支持蔣麗芸罷免黃毓民啟動公投

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及陳偉業因前年七一遊行被控非法集結等罪名成立,分別被判監六個和五個星期,緩刑十四和十二個月。建制派見有機可乘,可以一舉而將政敵掃出立法會,準備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六)條的規定,即議員一旦被判犯有刑事罪行及被判處監禁一個月以上,經立法會議員 三分二通過,立法會主席就可宣告當事人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動議解除黃、陳兩名議員的職務。

今次負責操刀的是民建聯副主席蔣麗芸,上周五由於準備不足,並不熟悉《基本法》和議事規則,甫提出即受到法律觀點挑戰,結果無功而還,準備今天捲土重來,再提罷免動議。

根 據過往的經驗,長毛梁國雄亦曾被判監兩個月,等候上訴期間,建制派的謝偉俊也曾提出罷免動議,結果在泛民議員的反對下,建制派不得要領。因此,按常理而言,今次曾聲言不會提出議案的蔣麗芸出爾反爾,明知不可能通過議案而仍要提出,目的明顯是政治表態多於一切,旨在羞辱和為難兩名反對派議員而已。

參加補選讓人民表態

可 是,不熟《基本法》和議事規則也不做好功課的蔣麗芸,在上周提出罷免動議時即大出洋相,因為按照表面字義解釋,緩刑與實際監禁大有分別,反對派議員遂從法律觀點質疑罷免動議是否出師有據。何況兩名議員是為公義而犯法,與過去被解除立法會議員資格的詹培忠的情況截然不同。後者涉及商業罪案,完全是個人的利益 問題而已。

蔣麗芸被迫收回動議,正好說明目下的立法會議員不少都是濫竽充數,如非有中聯辦在背後撐腰和配票,根本沒有資格擔任議員,水平連師奶也不如的蔣麗芸,正是箇中的表表者。建制派說罷免犯法議員是要維護立法會尊嚴,殊不知有蔣麗芸這樣子水平的議員霸着毛坑大放厥詞,才是立法會最大的恥 辱,難怪廣大市民普遍不尊重立法會,一律視之為垃圾會了。

從政治策略和推動民主運動角度考慮,我其實倒贊成愚蠢政客如蔣麗芸之流提出罷免黃毓民和陳偉業的動議,因為根據現行的遞補機制,黃、陳兩人一旦被罷免,由於他們並非主動辭職,大可立即重新參加補選,那麼補選便即時變成變相公投,讓人民真正的意願重新得以伸張。

事 實上,戴耀廷倡議的佔領中環行動,最重要的並非最終被迫實行的佔中行動,而是原先是第六部曲的由超級區議員議席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辭職引發的變相公投,讓全港市民可以公開向全世界表達爭取普選的意願。今次蔣麗芸提出罷免動議打擊反對派,正好提供千載難逢的政治契機,讓佔領中環行動變相提前實行,有利香港提 早實現民主。

如果泛民懂得政治謀略和政治鬥爭,不單不應反對建制派的議案,在關鍵時刻更要出奇不意,反過來投贊成票,讓黃、陳兩人先下馬,再參加補選,然後重新上馬,帶動全港市民通過變相公投表達爭取盡快落實雙普選的願望。

佔中第六部曲何故取消

可惜得很,泛民立法會議員的政治水平,其實較諸建制派保皇黨的蔣麗芸之流,其實也高不出多少。他們不會通過罷免黃毓民和陳偉業的議案,並非厚愛他們,或者堅持原則,而是害怕支持民主的廣大市民會將賬算到他們的頭上。因此,他們絕對不會也不敢利用今次時機出奇制勝,以及為盡早實現香港民主化作出恰當的政治部 署。

老實說,原來計劃是佔領中環行動第六部曲的由超級區議員議席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辭職實行變相公投伸張民意的計劃,不知何故也靜悄悄地取消了,只留下並非全港選民都會懂得參與的電子公投,政治效用未免大減。有關人士不向公眾清楚交代,亦教部分公眾質疑何俊仁是否後悔,戀棧權位,不願意付出代價,辭去立法會議員的席位,為民主獻出自己應有的力量。

總而言之,本港的政黨和政客就是不專業,既沒有承擔犧牲精神,也沒有膽識謀略,只會墨守成規,擺姿態做秀,難怪爭取民主爭取了二十五年,毫無寸進,民主理想永遠可望而不可即,教人萌生反感,愈來愈不重視甚至鄙棄議會政治了。

可 憐的是廣大市民,眼看建制派保皇黨尸位素餐,水平低劣,醜態百出,標榜民主的反對派竟然也不懂得把握時機,揭竿而起,直搗黃龍。隨着幹部治港幕後主導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逐步加強合作,有計劃、有步驟地打壓民主聲音和反對派的力量,香港實現雙普選的理想不單日漸渺茫,連原來的核心價值能否受到保障,亦令 人成疑。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反對派政黨政客不濟事,各懷鬼胎,無勇無謀,即使建制派保皇黨盡是蔣麗芸一類的不濟,不得人心的特區政府還是可以繼續苟延殘喘下去。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