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 警察父子涉開槍殺人 物證在檢察院蹊蹺全失蹤(圖)1

[國事] 警察父子涉開槍殺人 物證在檢察院蹊蹺全失蹤(圖)1


張遠波(左二)當年接受表彰。

這是一個非典型的警察家庭,父親是雲南省鎮雄縣公安局長,兒子是警察,兩個女婿也是警察。然而,1997年12月25日,因涉嫌一起持槍殺人案,這個“警察家庭”瞬間崩坍:兒子和一個女婿趁夜外逃,父親亦被牽扯其中,不僅丟官,還被從家中被窩裏揪起拘留。
這又是一起蹊蹺的殺人案:父親起初被指控在現場參與殺人,最終卻未被起訴;該案的物證在鎮雄縣檢察院保管期間全部失蹤,關鍵書證被指無效;原卷宗和新卷宗同一證人的陳述內容有天壤之別,而當年對父子3人“有罪陳述”的多名證人不是“失去聯係”就是推翻此前供述。
2011年12月,兒子、女婿在外逃14年後回鄉自首。2013年6月20日,兩人站上了鎮雄縣人民法院的被告席,而“取保候審”15年的父親以家屬身份旁聽了庭審。
在庭審中,兩被告否認故意殺人的指控,稱事後“外逃”係因鎮雄縣的法治環境差,父親又身陷政治鬥爭,不外逃是死路一條。庭審結束前,公訴人稱該案證據確實存在瑕疵,但不影響指控,而辯護律師則請求法官宣告兩人無罪,當庭釋放。
父親叫張世勳,現年69歲,原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兒子張遠波(40歲),女婿劉健(45歲),案發前係鎮雄縣公安局民警,案發時分別24歲和29歲。
早報記者 於鬆 邱蕭蕪
發自雲南鎮雄
1997年12月25日傍晚鎮雄縣縣委招待所門口的幾聲槍聲,讓時任副縣長的張世勳成為了法庭被告席上的嫌犯涉嫌故意殺人罪。開槍的人,正是張世勳的女婿劉健,而兒子張遠波也牽涉其中,他倆也是當時鎮雄縣公安局的民警。
劉健生於1968年4月24日,張遠波生於1973年1月1日。劉健是退伍軍人轉業被安置進公安局,而張遠波則由合同民警轉為在編警察。
6月20日,當劉健和張遠波身穿囚服出現在鎮雄縣法院時,吸引了數百名群眾圍觀。公訴機關指控:1997年12月25日晚,張遠波同當地人陳啟軍發生口角,雙方分開後,張遠波與劉健相遇,二人共謀後,由劉健取來一支小口徑步槍;陳啟軍與隨後趕到的被害人張碧鬆相遇,張碧鬆持械準備幫陳啟軍的忙;之後張遠波等人與張碧鬆等人再次相遇,張遠波與張碧鬆持刀具互毆,在此過程中,劉健開槍射擊張碧鬆,致其死亡。經法醫鑒定,張碧鬆身中三槍,係被他人用小口徑步槍擊傷心、肺、大血管,至心髒驟停死亡。
公訴機關認為,劉健和張遠波涉嫌故意殺人,二人在此案中作用相當,無主從關係,應以故意殺人罪依法懲處。
不過,劉健和張遠波當庭否認了指控。兩人均否認“共謀取槍”;張遠波不認可自己與張碧鬆“互毆”,辯稱張碧鬆持刀追砍,自己是受害者;劉健承認開槍射擊,但強調是在口頭警告、鳴槍示警無效後才開槍的。
張遠波說,張碧鬆提着一把1米長的馬刀對其進行追砍,他向後退的途中從一街攤上拿了一把菜刀(自衛),“張碧鬆揮刀向我砍來,我一邊側身往縣委招待所方向跑,一邊用手中的菜刀去擋張碧鬆砍過來的馬刀。”
劉健供述:看到張碧鬆持砍刀追砍張遠波,我立即喊“張小二(張碧鬆)把刀放下,幹不得”,但張小二沒有聽我的,仍然繼續追砍張遠波,我見張小二沒有放下刀,就拿出槍往天空鳴了一槍,過了10多秒鍾看見張小二還在提刀追砍張遠波,隨後向張小二開槍。劉健說,第一槍後,張小二還在追砍張遠波,他認為張小二沒有被打中,就又朝他開了幾槍,看見張小二倒地後,停止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