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國事]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張三一言





共產黨這樣界定憲政:憲政屬於資本主義;憲政反社會主義;憲政反共產黨;憲政的價值等同於西方的政治制度…


有人說,共產黨這樣界定錯了,他們這麼說的用意是讓共產黨相信憲政不反黨,以便把憲政推入共產黨內,讓共產黨憲政起來。


但是,共產黨界定憲政並沒有錯。


共產黨把世界分為它們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個部分,不承認北歐那類社會主義,貶之為修正主義;在這樣前提下說憲政屬於資本主義有甚麼錯?說憲政反社會主義有其麼錯?說憲政反(一黨專政的)共產黨有甚麼錯?難道憲政不是以西方為主的民主制度固有本質?


說共產黨界定錯了,是無視現實。為甚麼會無視現實?無視反憲政的共產黨就可以視共產黨能接受憲政,於是,他們“把憲政推入共產黨內,讓共產黨憲政起來”,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有這種思想的人,靈魂深處藏着這樣的觀念:人是要有皇管的,共產黨就是管我們的皇帝,但又無法否認共產黨極壞、極壞;為了解決矛盾,於是救黨,讓黨不壞或不那麼壞就成為必然。怎麼樣救黨?讓黨憲政化,起碼得披上一件憲政外衣。


我反對無視現實的共產黨觀,我主張正視現實、面對現實。確認共產黨反憲政,憲政反共產黨。


那麼要怎麼樣對待共產黨呢?


我主張民主革命,革掉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和政權,用憲政民主取而代之。在真的民主革命之下,到了共產黨見着棺材,或許有可能會被迫作改良、行憲政!但是,這還得有一個起碼的條件:當政的共產黨頭兒們是理性的──像今天頑固僵化的習近平皇帝,即使在棺材面前也不會流淚的。


憲政的內容從縱向來看,是限制權力保護權利;從橫向來看,就是(政治)利益集團的利益競爭,或說是搏弈。


不論是縱向橫向看,共產黨都與憲政不相容,凡憲政都反共產黨。


共產黨是一黨專政、共產黨絕對領導、共產黨領導一切,就是說共產黨容不得任何絲毫外來壓力或制衡。憲政就是對共產黨壓力或制衡,限制共產黨權力,共產黨如何能容忍?


共產黨獨占了政治權力和社會資源,強占了大部分經濟利益;它絕不容許別人占有政治權力,更無法容忍別人擁有制衡它的政治權力。這就是共產黨不斷用整風來肅殺民主力量、現今還鐵血鎮壓民主力量和維權力量的原因;也是它把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中、維穩壓倒一切的理由。


共產黨反憲政、憲政反共產黨,是本質,無法改變。


南都說:“反憲政的邏輯就是反對憲法,反對憲法就是反對人權”。對照現實,這說法錯了。共產黨憲法明文規定共產黨領導,事實上共產黨獨霸政治權力,就是說共產黨的憲法就是反憲政的東西。所以,反憲政才能維護共產黨的憲法;維護憲政就必須反黨的憲法。同理,在理論上,特別是在事實上,維護共產黨憲法就必然反人權,反共產黨憲法才能維護人權。


南都說:“反憲政是一個要不要政治改革的政治大方向問題”。又錯了。共產黨的改革搞了幾十年了,同一時間共產黨反憲政也是幾十年;就是說改革反憲政並行不誤。或者說,為了反憲政才要改革,改革目的是反憲政。


看官們注意了,共產黨的改革,從來都是行政改革,從來都是加強黨的掌權能力和技巧的改革,從來都不是甚麼政治體制改革。


南都說:“因為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民主是社會主義本質的內在屬性和本質要求,改革必須是民主的”。這說當然對,如果是民眾對民眾說的話;但是共產黨並不如此理解。它認為社會主義就是沒有民主,社會主義就是反憲政;反民主是共產黨式的社會主義的屬性和本質。──如果有人認為我所說不對,那麼我請你看看人民日報有關社論和評論員文章,有那一篇東西超出我所說的!


南都說,否定憲政,就是否定民主,就是否定憲法。“否定憲政,就是否定民主”,對;“否定憲法”,大錯;共產黨的憲法就是反憲政、就是反民主,所以說,維護憲法就得反憲政、反民主,維護憲政、維護民主就得反憲法。


南都說:『就社會主義憲政來說,本人一直認為這更像是一種策略上的選擇,而不是一種實質性的理論構建。社會主義憲政或憲政社會主義的目的,是為執政黨重塑合法性。一個基本的事實是,搞社會主義的沒有一個是搞憲政的,搞憲政的,沒有一個是搞社會主義的。也就是說,憲政社會主義沒有事實的依據,只是一種策略性的價值訴求,表達著一廂情願的幻想。』


我非常贊成這一結論;本文也就此作結。


本文參照南都網《憲政的實質是自由》一文寫成。


20130701  香港
E-mail: zsyy8964@gmail.com
【張三一言近期全部文章】網址:
博訊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zsyy  

天易博客:http://home.wolfax.com/home-space-uid-123-do-blog-view-me.html
泥水佬做人過得自己也過得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