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也蕭蕭] kameyou - 2013年七一義工日記

[風也蕭蕭] kameyou - 2013年七一義工日記

本帖最後由 kameyou 於 2-7-2013 18:15 編輯

寫日記前,先來分析評述。
我在維園入口做街站,到4點半就穿過Sogo,經天橋插隊,行到修頓。在修頓等了個幾鐘,再行到終點。
由於我無搭地鐵,有行,所以即使做義工,都算比較了解群眾的想法。

大家討論人力今年人少,原因很多。有歸咎分裂,歸咎無人才,歸咎警察在修頓做小動作禁止人力聚人,歸咎無意志等等。
這些是有關的,但都是細微末節。

最正最重要的厡因,是上街的群眾主流是為「佔領中環」而來,是清一色白衣,絕對響應佔中三子。戴教授本書大賣。
還有到了晚上9點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集會人數仍然這麼多,這個人數是2003年713推倒廿三條的慶祝大會一樣多的呢,可是風雨交加過後疲乏之時,仍然這個人數。








學民思潮一樣籌最多錢。佢地一樣佔領中環,係更加前進的,更率先丟出政改方案,比泛民更前進。

1,佔領中環
2,雙普選
3,無政黨屬性、無權力慾的道德高地--無欲則剛

這些造就了今次七一上街主流民眾的心意。
香港的民主派支持者,仍然是無政黨屬性居多,每年都重新選擇。
而人民力量無論在佔領中環與雙普選都遲遲未有回應,尤其黃毓民不斷反對佔領中環等等,
從前兩屆是香港人在民主路上找不到出口,就寄托於勇於抗爭的黃毓民與人民力量身上,令人力的勢聲空前強大。
現在,
這班民眾選擇了新的出路「佔領中環」,毓民與人力都未能有所回應,就被捨棄了。
這叫政治現實。

蕭真人又再可以認叻,真係畀佢批中,佔領中環真的主導了香港這一年兩年的政治發展,任何政黨必須回應。
而激進勢力更必須回應,無論人力或長毛都未能好好回應。
1+1+1>3,可以形容毓民、人力、人網的關係。拆開左,結果每人都少過1。
人力如是,毓民亦都如此。
旗海陣,夾著同行的群眾,貌似多人。結果
,到左循道衛理座堂的集合處,即時群眾直行直過,只餘下500人 ...
人力無自己個台,但毓民的myradio與踩場從無間斷
。更有金錢師。結果亦不過如此。
毓民在循道衛理集會的人數,聽他在踩場節目歸咎說今年七一遊行的人比上年少。就知道,他已經敗陣了。不肯反醒。毓民已無法成為佔中失敗的途生門。

佔領中環未必會成功的,但這麼多香港人托了命運於此,大家同心努力過,一旦失敗,就是激進勢力大爆發之時。激進勢力無論如何不可以缺席的。人民力量才與社民連才是途生門。



頂你,警察專登在修頓人力街站前開成一線趕人走,唔畀人
聚眾~!
修頓,
今年警察玩野,家計會前段封左,唔畀人力聚人,話急救用
途喎!黐Q線!去修頓球場咪可以急救囉!人渣!

本帖最後由 kameyou 於 3-7-2013 19:37 編輯



之前發短訊畀聯絡電話,報名做義工。回覆話維園同入口附近的站都需要人。
我心底就決定去告士打道皇室堡對面惠康的選民力量街站。
因為閃光大人睇中左選民力量件粉紅衫,想要。做左其他街站,就無咁自由,未必有機會去到買。


2013年7月1日 早上

第二朝換了人力義工衫。一早送外父外母去機場。在機場上網,見到陳大舊的職員順哥在facebook已經有相宣傳了。
機場巴士從西隧出來,在力保中心一帶走向天后,沿途見到延綿不斷的毓民旗、熱血旗。
人力的修頓站正在落物資。









12點到天后。因為想從天后入,穿過維園,睇哂其他人力街站先去選力街站報到。從天后入維園,就見到順哥,兩個義工正在派黃絲帶宣傳倒狼。遠遠聽到毓民把聲:「黃毓民試咪,唔係盧海鵬試咪。」維園近入口處有人力的街站,有大傘與旗。遠一點就是毓民的檔。

一野就見到 Shoku,人力萬年義工~ 已經有十個人。其他人唔識,只認得新任秘書長 Judy 曾麗文。曾麗文叫我換新衫,係斷裂的共產徽號簾刀鐵槌,背面是「打倒港共政權」。做義工係免費有衫的。但我都照入$100紅衫魚,要多一頂黃色人民力量太陽帽。

但我答,我係去選民力量街站的。點知 Judy 話:「係你 SMS 我,我覆你可以在維園的街站呀嘛!就呢度啦,呢度得呀!呢度咁近洗手間,仲可以即時換新衫添~」原來個手機電話就係秘書長的。死,唔怪得當日我sent完SMS報名,無耐 Judy 就 add 我 facebook ...  原來秘書長係會認人架~~!

由於唔知點拒絕,就去換衫。企左一陣。大家都幾努力,係我hea少少。Judy開mic 呼籲,我聽過佢演講兩三次,有一個特色,就係講明自己作為「媽媽,有兩個小朋友」的感受,為何做母親都要站出來。呢個係一種幾合香港人口味的溫情感召力。企左一陣,我就詐尐耳放低錢箱閃左去。

穿過維園,見到學民思潮、民陣、紅十字會,各有二、三、四十人在太陽曬的操場集合。到了維園噴水池,見到公民黨與人民力量的街站並排而立,陳陀主開咪。慢必亦開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Imm0phRCk
                                       

見到蘇浩、Sailai、Bryan。呢個站已經超過十個義工。
穿入告士打道,遠遠看到黃色人力旗海,與粉紅選力旗陣,跟林公子與Erica一樣咁夾。








中午12點45分,我到了告士打道人民大量--選民力量街站報導。
我見到10個義工,
認得的係 Raindy,佢都係粉紅色衫。見到代表選力的執委粉紅衫嚴達明,見到好處係大舊辦工室的 Ceci。
可惜,無選民力量的粉紅色衫賣喎。只好買選民力量的粉紅色太陽帽與毛巾向閃光交差。
我心口扣著人民力量的圓型黑底黃字襟章,與長方型粉紅色的選民力量襟章。
見到一個熟口熟面的義工組長,粉紅色衫。互相介紹之後,知道佢係選民力量的 Ellen。

其時,甄sir 來探班,勸大家要保存體力,留前鬥後,「未有耐完呀!」





因為已經有4、5個義工拿著衫、太陽帽、人力錢箱,開始向支持者募捐。
我都拎粉紅色選力帽,與一個小錢箱,站在惠康前。錢箱中兩張紅衫魚,一張係我放入去的。
其時,左翼廿一也有兩個義工在惠康前募捐。

好慘,嚮惠康呢邊,我一直無發巿。
因為大家都只入錢畀靚女義工,尤其佢地個大錢箱有大大個人力logo,我呢個細錢箱只有好細個選力logo唔起眼。

其時,覺得我身上件新衫好似有點癢。唔通新衫未洗,令我嬌嫰的肌膚敏感?好想換返原本件人力衫。不過,多數義工都著新衫,想宣傳件新衫。作為政治組織,要發展地區工作,要組織政治運動,無錢真係唔掂。所以,唯有頂硬上。

1點半
我望到對面行人路都幾多人下,既然我未發市,好沮喪,就是轉移陣地。此時,Ellen組長都看著對面行人路,都說不如過去。所以我就請纓,一馬當先過對面行人路。一回,Ellen組長拿著人力硬骨遮來幫我遮太陽,更帶了流動小坦克支援我,小坦克載著各式人力精品。不斷有義工報到,其後我們這邊也多了一位義工。



人流漸漸多了,錢箱漸漸滿了,似乎小坦克車的大大人力logo係好有效。
我從來都好怕拎錢箱的,因為要登記,拎左上手又唔可以隨便放低,好似負好大責任。本少俠自由瀟灑、放蕩不羈,又怎會愛負這些責任呢?一向只中意派下單張就算。唔係派免費的單張畀人喎,係求人地入錢蒞支持你個政團喎!呢住個錢箱,睇住尐錢漸漸多,那種滿足又真係好難以形容。我覺得今次人力聲勢大跌,但我又無乜唔開心,似乎係做義工的快樂抵消了負面情緒,對衝左喎~ 

見到小米Michael,雖然佢已經離開人網好耐,轉去DBC好耐,但次次人力有地區活動都硬係會撞到佢,對上一次就係NEXT哥田心補選。好高興,即時合照。小米都好開心,佢又好言相勸,叫我無謂再理人力同毓民的是是非非、歸唔歸邊呢尐,無謂為佢地的對錯牽地自己的生活。由衷的關心,我十分高興~~

遇到不同的途人,都係各種感受。
有純捐錢,不拿任何物品,遞畀佢佢仲叫我地留給其他人。見到人力衫的自己友當然開心啦,唔係義工蒞架。亦都有細心挑選邊樣靚邊樣唔靚的,所以產品design原來真係好重要。
有個話因為唔同意今次蕭若元的做法,所以唔撐人力。我微笑答「無所謂」。佢再講,我都答「無所謂」。佢就無再講,行入惠康。
有個阿伯捐左錢,專登同我地傾幾句,話要支持戴教授,要買佢本書。我就話我地都支持佔領中環,但都好擔心佢地講「唔犯法、唔阻街」會唔會走哂樣云云。阿伯話好明白我地。同時又問做乜毓民走左去?我只能答「毓民的立場更加激進」。阿伯就話毓民的政治魅力同洞察力都係數一數二,豎起姆指,「你地快尐叫佢返蒞人力啦!」

對一般支持者而言,真心希望你地激進派團結,無謂分裂無謂再嘈。

星屑醫生到了,不斷開咪呼籲支持人力。
人潮漸多,警察終於封了告士打道讓行人專用,我們就移到馬路宣傳。其時,人力的Vuvuzula名支持者到場,一邊吹響,引來大家拍照,他就遞手指向人力的街站幫人力宣傳。





初初太陽好曬。漸漸好好風,好涼爽的,Ellen組長都收起了遮。可是,不久開始落雨。一陣雨,停一停,又一陣雨,又停一停。醫生就開咪宣傳人力的硬骨遮,說「絕不縮骨,絕不會骨質疏鬆。」

可是,雨終於越下越大,更刮大風,有遮有傘都要避開。人群都四散路邊,躲在停車場入口,躲在皇室堡入口。但他們都無意離開,下一停,又再行入維園。

雨實在太大,街站都停了下來。下午2點半,我就落皇室堡食老千拉麵,慢慢嘆。
我就無乜濕到,只一把人力硬骨遮就掂,十分瀟灑,鞋襪就濕左。

我事後才知道,
選力街站在告士打道是很舒服的,兩層高樓大廈夾住,風不太大。
原來出面大馬路的街站,個個義工都極之狠狽。風大得不得了,抵雨的棚架都差點被風吹翻,要十個人拉著四邊的腳,同風鬥力,自然義工們都全身濕透,個個都要即時買方便雨衣披在身上。










3點半,食完飯,行回街站,大雨已經過去。返到街站報到,原來人力硬骨遮已經賣剩最後兩把,義工都唔捨得自己用,要留來賣,我也交出手上最後一把。

我當係休息一陣,行向Sugo方向看看。眾街站滿門瘡痍,被風雨蹂躪。好多街站都係帳棚,物品都要搬走,義工職員都去避雨,只餘下空枱凳。麥sir 的街站人去留空。新民主同盟的檔才剛剛恢復。毓民的檔亦異常狼狽。

人民力量--前綫街站雖有雨棚,亦不易捱。楊匡設計的靚衫都濕透了,忙著要扭乾水。之前的有型樣變成狼狽樣。
行到Sugo,遠遠看去,原來遊行隊伍已經出發。
事後才知道,其實2點半就出發了。

















回到選力街站,雨已經停,仍然有人行向維園噴水池,但人流已少了很多。似乎都在Sugo那邊等候插隊。
不過義工仍然好努力,沒有放棄。我就拿著人力硬骨遮站在路中心繼續宣傳。


4點10分
選民力量街站準備完場。執委、職員準備收招。我就決定解甲,走向崇光,準備插隊。路過人力前綫街站,他們也在收招了。


去到崇光,遠遠看到幾枝人民力直旗。我打算插隊靠近。不過差人鐵馬圍實,禁止插隊。事後才知道曾發生警民衝突。
差人話想插隊就請用一前一後兩條天橋過對面行車線。咁我就兜上天橋。
我目標係盡快到灣仔修頓人力街站。

上到天橋,向下望,真係好多人。連電車路都開放哂畀群眾。
落到天橋,其實行得相當慢,最快方法係穿到行人路,左穿右插。







 
4點半,
終於逼近鵝頸橋前的人民力量--進民連街站。
這時又落大雨,群眾紛紛開遮,或走上行人路。有時看到人力硬骨遮,有時看到香港人網的遮 ...
人力進民連街站,
人力的前秘書長 Jacqueline 在開mic。

鵝頸橋太逼人,好多人繞到行人路行車天橋下避雨。我就繼續前行,兜到鵝頸橋後,到達社民連的街站。
長毛的發言其實無乜特別,「唔駛講野,左邊有最多錢箱,請入錢。」
無錯,我地個個照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TlDIX8NIo
                                       


其後是民間電台的街站,有阿牛。事後先知原來仲有花生公主 Bonnie。
無錯,《五個一夜情》的盛女 Bonnie,佢都有在民間電台開mic的。

之後是調理農務蘭花系的街站。
佢地都係經歷了大風雨蹂躪,成身濕哂。同 Emily 傾左幾句,佢問人力出發未。
無錯,我咁樣左穿右插,其實已經遠遠拋離左初初的人力直幡。
Barry 拿著香港人網雨遮,暫在台上演講。

新民主同盟無瓦遮頭,佢地個街站就慘喇。










在打擊水貨客、光復上水的組織,竟然遇見一個學生!
英雄出少年呢~
不過太衝忙,我竟然唔記得停低合照。

又見到朱凱迪佢地,新界東北,農民要保衛家園。

其實我一直在行人路穿越,略過好多街站不理的。
但我見到各色各樣的小組織,有爭取發小販牌,有爭取 ... 等等。
呢尐小組織,無人識,好少人理,但一個人不斷講述自己組織的理想。這些才是強者。









接近5點,我到了另一個人民力量街站。
見到 Jimmy Lok,高興相認合照。

最有趣的,係遇到一位人力靚女義工。從紅磡助選街站起,次次都唔准人影相。今次遮到咁密,我要勁烏低身去「裝」佢個樣,先確認到~!今次終於影到喇~~!XDD

我地維園入口的幾個街站係12點已經開始工作,
但維園外的,都係等到龍頭來到才正式工作的,所以他們才剛開始搏命,office hour之中。

經過油站,見到張超雄。
竟然仲見到林依麗,佢自己整左一個網上電台eetv,派單張宣傳喎!










5點半
我已經好接近修頓。
正是公民黨的街站,聚在好多人,聲勢浩大。因為個後生仔譚文豪好勁,好talk得,公民黨有新星。
佢發言同遊行群眾呼吸同步。佢講幾句,台下即時共同喝彩。
「政府個巨蛋維穩show已經取消喇!」台下猛烈喝彩。

這種聲勢,曾幾何時,只在人民力量可見。












有heart的家長~!
風雨交加,小朋友好辛苦。小朋友加油~!唔好病呀。

佢地係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陳惜姿~!

件衫 $100 蚊,我都買左件畀囡囡。絕非 made in China,係洪都拉斯製的~!純棉~!
呢 $100最抵啦。鄭大班D100的衫都要值$100?食懵你呀!

灣仔地鐵站出口,修頓之前,係戴耀庭賣的書,相當受歡迎。









下午5點半
我行了超過一個鐘,終於到了修頓的人民力量街站。
我去修頓球場旁的廁所換回原本的人力義工衫,舒舒服服。
好累,無力影相,只想坐低。
走入帳棚,竟然發現剛才同我一齊在銅鑼灣開站的義工,後邊仲有星屑醫生。佢地原來搭地鐵,唔怪得咁快。
我好累,都搵凳坐。
棚內的義工多數都係銅鑼灣那邊過來的,全部謝哂,坐著休息。棚外,在馬路旁的義工,就係駐紮所屬的義工,佢地精神奕奕。

呢個街站,見到好多人力義工,廿幾、卅個,仲陸續增加。
比如Joy及佢那個同我餅印一樣的老公,大家都爭住跟我同Joy個老公合照。又有深井的Eva。我認得仲有新東的義工頭 Gabee。仲有港島區我好配服的 Zoe,佢無mic都可以一個人已經嗌贏哂白鴿黨。仲有一位,係傳說中的老伯伯,他在三月底將多年來賣落的書還給黃教授,令黃教授甚為心傷氣結。仲有好多,我都係從前見過,認到樣但未認識的。

同呢班義工一齊,係最開心最開心的,高興過見任何人力大佬或政治明星。

劉嗡同于飛講道理就唔夠蕭真人吸引,演講就沒有毓民那種魅力,嗌口號就不及長毛、大舊佢地。的確無法吸引民眾駐足圍觀。

于飛嗌左一陣,就停左。
樓下義工嗆聲:「咁快停架?」
于飛死笑:「我爆肺喇~!我書生蒞架~!」

劉嗡都有新意思。又落起一陣雨,劉嗡就帶頭嗌「梁振英」,樓下就一邊捱下台,一邊上下郁動雨傘,玩遮浪,都幾得意架~





















6點半
老友蒞探班,請我去食餐雞。金源小館的山東燒雞、蝦籽麵筋豆腐煲真係唔講得笑,好鬼好死~!

7點半
遠遠聽到陳大舊嗌mic,原來人民力量的隊伍已經到左。
我剛回到修頓,陳大舊又再帶隊出發了~

劉嗡命令,原本安排駐紮修頓的義工不得離開,因為要幫忙收拾物資,其後才到遮打花園。其他的可以跟隨陳大舊出發。
我同老友決定等等,睇埋龍尾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PBYQadkEQ
                                       










7點45分
遠遠看到白旗陣,原來係毓民的大隊。

Eva 即時倒轉頭做鬼臉,我忍唔住笑。大家如何不滿毓民,可想而知。

大隊路過,望落好像有千幾、二千人。

劉嗡帶領大家,佢不斷高叫梁振英與各式狗官的名字,下邊一概嗌「下台」。

人力同毓民的相方都好平和。跟過往看到白鴿隊伍就鬧是完全不同的。
又,
我食飯期間,已經錯過了狙擊白鴿黨的戲碼,公民黨、社民連都走左,連法輪功都走埋喇~
毓民就差不多係隊尾了。

我就同老友一齊離開修頓,跟著毓民的旗海陣到了循道衛理教會座堂前的金錢師總站。
站在紅綠燈旁看了幾十秒,老友說:「得喇,畀盡你咪5、6百人。」
我老友係毓民、人力支持者,
但曾經最賣力支持熱血公民 ... 今日 ...

1+1+1>3,可以形容毓民、人力、人網的關係。拆開左,結果每人都少過1。
人力如是,毓民亦都如此。
旗海陣,夾著同行的群眾,貌似多人。
結果,到左循道衛理座堂的集合處,即時群眾直行直過,只餘下500人 ...
人力無自己個台,但毓民的myradio與踩場從無間斷,更有金錢師。結果亦不過如此。










離開了他們,一直前行。
8點10分,在遮打花園前看到三個義工、兩枝人力旗,指向遮打花園。
入到遮打花園,
那裏都有螢幕投射,直播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民陣的民陣集會現場。

但我見不到人民力量旗幟喎。
所以,我又跟回大隊,去向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大會現場。我老友回公司去,繼續OT。

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的集會當然多人。這麼晚了,算極之好了。

我仍然見不到人民力量的旗,聽了 Rubberband,就穿回去遮打花園行人專用區。

這時,我才發現,其實遮打花園就是人力聚腳點。
我是認到坐在梯階的人力義工衫,才發現這裏實是人力集合點。
只係人力已經收哂旗,義工累死都就死在公園,肚餓都就食飯去了。現場沒有人力大佬,沒有站崗鎮場,根本令民眾無法知道這裏是人民力量集合地點。倒梁力量本來義工就人少,更加無法固定民眾了。

不過,還是決定留低,一邊聽直播,一邊等待10點的絕食。

好累,我坐在地上,椅著迴旋走廊的柱。

















Rubberband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 2013年七一 (8:15pm,遮打道行人專用區)
http://youtu.be/Z30iSZhou9U
                                       

http://youtu.be/-vtYQuIZNJA
                                       


晚上9點,遮打花園。

人力義工、倒梁力量義工謝哂,多數都未食飯去左食晚飯,餘下少數都累到只能坐在梯階。
星屑醫生貌似談笑風生,其實無力走動。大舊要人幫手搬動、搭帳棚給絕食人士。
其時人手最少,蘭花系十幾人剛好來到集合,就即時與緊餘的人力、倒梁力量義工幫手。
結果蘭花系都謝埋。

而我,今次真係佩服大舊。

大舊一大早在維園嗌咪、帶隊遊行,由頭行到尾。個個人力的都累到死哂。
遮打花園義工瓜哂,無哂大佬,無大佬留守,無人站台,無法聚人。星屑醫生都只能謝到坐在一邊,跟本無人睇見。
只因為我有件人力義工衫,其時我謝到坐在地上椅著柱,
連我都畀三個路人問「係咪絕食集會嚮呢度?」

根本無人知。
但未夠9點,陳大舊又再出現遮打花園的倒梁攤位,又行又騎,又指揮人,又開咪簡單匯報,仲親自幫手收拾。睇佢真係好似無野咁,精力無限。
過左大半個鐘,
樣樣都搭齊哂,
快必慢必先出現,麥sir 譚香文再遲尐。

從前我對大舊真係無乜特別印像,佢做網台節目係talk得,但又唔係特別好聽咁,我又無幫佢做義工,無近距離觀察。
大舊有時的政治判斷及不上毓民。
甚至前排拉布,我係不滿大舊在四川撥款一億時退出拉布,
我覺得一億撥款的拉布甚至緊要過大會財政案的拉布,更能牽動香港人的心。呢單我係同意毓民的,咁都要放過,我係好反對。

但係,今次我真係服哂大舊。

大佬最歸係大佬。

10點
馮智活牧師、大舊陳偉業、慢必陳志全、快必譚志德、麥業城、譚香文、Carol 湯穎芝等,宣佈開始絕食50小時。
之後,由基督路小教會接第一棒50小時。
第二棒50小時由長毛帶隊接力。
第三棒50小時由調理蘭花系接力。

我任務完成,回家去了。





























好感動,多謝師兄。
本帖最後由 chelseabun 於 4-7-2013 04:21 編輯

師兄講得啱,人民力量捉摸唔到民意,冇大力支持〝佔中〞,落後於形勢,遲早被市民放棄。
今年71,係派成績表,人力大退步,唔合格;普羅亦唔好得去邊,難兄難弟;謎網人丁單薄,水靜鵝飛。三個都係輸家,只有港共梁振英偷笑。
一切都係黃毓民條契弟搞出黎。
師兄講得啱,人民力量捉摸唔到民意,冇大力支持〝佔中〞,落後於形勢,遲早被市民放棄。
chelseabun 發表於 4-7-2013 04:11
尋晚黃教授會去左探慢必。

人網摺台風波,讓我更了解黃毓民。黃毓民有很多面的,有教授,有教主;有自信自負的時候,有死牛一邊頸的時候,但亦有轉軚轉得好快的時候。

其實我只一個網友已經估計,毓民如果今次七一好傷,下一步就會變為勇武騎劫佔領中環,贏取激進支持者的光環。毓民的政治市場觸覺之敏銳,今舖應該明白本土論這兩年內是敵不過佔領中環的。他信自己不信蕭若元同大舊,結果今舖七一試完,燒基本法與燒雞翼的人數,籌款人數,他自己心知肚明。

大家估到毓民會轉,只是想不到用甚麼方式去開始轉。探慢必係一個好的下台階。而且,慢必一直到毓民都沒有任何一句微言,同毓民關係不會差。

只能說,金錢師與賣血教眾跟車太貼。

黃教主的一面,是在政治道路面前沒有私情的。對社記如是,對長毛如是,對老蕭如是,對人力如是,對大舊如是,對馬草泥如是,對你金錢師也不會例外。賣血教眾,留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