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法有據 香港政府應當有所作為

於法有據 香港政府應當有所作為

香港是自由開放的,香港人都自覺遵守社會秩序,強調社會公德和道德良心。然而,遵重公德和道德良心的社會好像被法輪功組織綁架了。因為,法輪功在這片土地上長期霸道地佔據很多街市進行所謂的政治訴求而讓香港政府和香港司法顯得無可奈何。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從七、八年前開始,被看作是邪教組織的法輪功就開始以懸掛大型橫幅、展示板等方式在香港街頭宣傳其莫名其妙的理念和對中國政府、中國領導人的攻擊、謾駡。時值今日,他們依然頑固地堅持這樣做。實際上,只要我們稍加注意,就會發現法輪功這種街頭行為,根據香港法律,是超越“合法許可權”的,在很多方面已涉嫌違法。

  法輪功宣傳的歪理邪說危害青少年及兒童身心健康。法輪功宣傳展板裏那些所謂“酷刑”、“活摘器官”等血淋淋的畫面,讓經過此處的青少年、兒童深感困擾。我有一友人,其女兒讀小學,每次帶她去香港時都要經過香港的落馬洲,但每次都很緊張,因那些鋪天蓋地的血腥圖片和畫面,曾讓其女兒受到過驚嚇,由此造成的心理恐懼和心理傷害將長久的伴隨著孩子的成長。可能基於這個原因之一,近來目睹了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家園不被“法輪功”所毒害,保護青少年和兒童不受侵害。

  法輪功的宣傳方式有礙城市秩序,也影響市民和遊客的心情。“法輪功”的街頭宣傳方式都選擇在香港的繁華鬧市或遊客必經之處,宛如一個個毒瘤,盤踞在各個街頭鬧市,使市民在正常的生活中處在被強制灌輸某種理念的情境中,同時也強烈地刺激和影響那些帶著美好願望訪港旅客的心情,使其對香港的印象大打折扣,嚴重破壞了號稱世界購物天堂的香港形象。

  法輪功宣傳的內容中涉嫌進行人身攻擊。凡是看過這些宣傳內容的人應該都有印象,“法輪功”為了一己怨忿,大肆地針對一些領導人極盡辱駡、攻擊、詆毀和醜化。此行為涉嫌“侵犯名譽權”。

  “法輪功”宣傳涉嫌造謠和散佈謠言。其宣傳中充斥了“酷型”、“活摘人體”以及政治流言,侵害個人、組織機構和部門的合法權益。當追究其刑責,昭示天下。

  香港“法輪功”除了對其他人和其他組織造成侵害以外,其組織者還誘騙一些不明真相的底層“弟子”,使其風吹日曬、長期在香港街頭進行所謂的“法輪功”宣傳。這些底層“法輪功”人員的人身權益、健康權益、正常生活權均被漠視,其生存現狀均處極其惡劣的環境。這些“法輪功”底層“弟子”長年在街頭搞宣傳對他人造成困擾的同時也損害著自己的生活,我們正常人有理由“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法輪功的組織者們正是以這些底層人士飽受街頭精神摧殘、身心俱疲為代價而為其牟取不可告人的政治利益的。我們不禁要問,法輪功的這些組織者是否應該為此受到法制的追責呢?

  我們放眼看去,在國際上,有幾個團體能如“法輪功”般地遙遙無期限地展開“街頭攻勢”。如果沒有邪教的精神控制,這樣的無休止地“纏鬥”是很難能夠遙遙無期限的“死磕”。在香港,在臺灣地區,在美國,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亞等,“法輪功”都如出一轍地上演著街頭鬧劇。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只有“法輪功”為堅持怪異的理念能如此長期頑固佔據香港街頭,實際上為法制而文明的香港開了一個惡劣風氣的先例——“耍賴”,法律奈何於我?員警奈何于我?享有法制、文明的香港怎麼就容忍這種“波皮無賴”的恣意妄為呢?

  經上所述,應該追究香港“法輪功”刑責,法律或司法機關秉著維護正義和社會公平,對他們的街頭違法行為給予公正的判決。

  賊是不會承認是賊的,“法輪功”也永遠不會認錯的,那麼只有法律的審判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