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藏身海外的“秦火火”

大紀元——藏身海外的“秦火火”

820,以“秦火火”為首的網路造謠組織在北京伏法,引起網友熱議。“秦火火”等人置法律和道德於不顧,編造了一系列諸如“張海迪入日本國籍”、“雷鋒生活奢侈”、“紅十字會強制捐款”的謠言,在社會上造成了嚴重後果。

  “秦火火”的落網大快人心,由此,筆者不禁想起了另一個網路謠言的製造者——大紀元。細細對比“秦火火”與大紀元的造謠方式,原來他們本是一丘之貉:

  “秦火火”通過誇大事實、添油加醋製造謠言,大紀元亦如是

  “極其誇大,才能引發極大關注”,這是“秦火火”造謠的一項心得。2011年“7·23”動車事故發生後,“秦火火”通過微博造謠,說事故中外籍人士獲賠3000萬歐元。當民警問及他為什麼要把謠言編的這麼離譜時,“秦火火”的回答:“當時有人提議編為1000萬歐元,但我對他們說,太少了沒人在意,只有無限誇大,才會有人關注。”

  在這點上,大紀元的做法有過之無不及。2003年,“非典”肆虐中國,舉國都在與這一病魔抗爭。但大紀元卻開動造謠機器,宣稱“非典”是當初“舊勢力”定下來的,在中國就要淘汰八百萬人。2006年,在對“蘇家屯案”的造謠中,為了引起西方世界的關注,大紀元造謠說蘇家屯血栓病醫院裏關押了6000多名FLJ練習者,可事實上該醫院只有300多個床位,根本就容不下多達20倍的人員。聳人聽聞的說法,誇大其詞的謊言,目的就是為了吸引眼球、博取出位。

  秦火火”通過捕風捉影、無中生有製造謠言,大紀元亦如是

  “秦火火”最擅長的一類謠言就是蓄意攻擊,通過捕風捉影、無中生有,惡意中傷他人以提高自己的關注度和知名度。他造謠雷鋒生活奢侈,聲稱雷鋒穿的毛大衣和皮靴“一年不吃不喝也不夠這身行頭”;他還造謠北京李某某的年齡以及不是其父親親生子的謠言,而這一切都是捕風捉影的杜撰。

  在這點上,大紀元也不甘示弱。大紀元經常編造國家領導人的秘聞秘錄,將西方政要甚至古人的事蹟安到國家領導人身上進行惡意抹黑。十八大即將召開之時,大紀元大放厥詞,編造什麼“軍車進城”、“半夜槍響”的謠言,妄圖擾亂十八大的順利召開。“薄王事件”發聲音後,大紀元更像是打了雞血,幾乎將所有中國社會事件都與這一事件勾連,進行無中生有的編造放大。近日,當薄熙來案件開始庭審以後,大紀元的憑空編造又進入了一個高頻期。“等閒平地起波瀾”,大紀元編造此類謠言的目的,就是為了造謠中傷,唯恐天下不亂。

  “秦火火”通過肯定式質疑、求闢謠式傳謠,大紀元亦如是

  以請求闢謠的形式傳播謠言是網路常見的一種造謠方式,“秦火火”對此更是駕輕就熟。比如在對羅援進行的詆毀中,“秦火火”就這樣問:“你們羅家出了老二羅挺和老三羅援兩個少將,現在又有老大羅抗和老四羅振兩個兄弟分別在德國和美國公司任高層?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利益交換關係?請解釋這個問題。”對於這種肯定式的質疑方式,“秦火火”自陳,這種方式不但能引起網友的共鳴,還能給線民造成一種當事人不回應就是真的的錯覺。

  在這點上,大紀元有著進一步的發揮。大紀元網站一個高頻的用詞就是“求證”,先發佈一個編造的謠言,然後假意用“求證”的方式引起網路的關注。他們編造“蘇家屯案”的謊言,然後“求證”有多少人受到“迫害”;他們編造反對FLG者被“惡報”的謊言,然後求證事實的“真相”;他們編造FLG練習者受到中國政府迫害的謊言,然後“求證”迫害的程度……
這種“求證”式的謠言不過是一種欲擒故縱的宣傳戰,目的就是在網友心中打入楔子,先入為主的建立一種虛假的事實,其用心之狡詐可見一斑。

  “秦火火”通過拼湊嫁接製造假消息,大紀元亦如是

  在造謠羅援的過程中,“秦火火”用了拼湊嫁接的手法。他在造謠中特意將羅援哥哥所在的“西門公司”中間加了一個字,於是就變成了“西門子公司”,吸引了公眾的眼球。而在造謠李天一不是李雙江兒子的過程中,“秦火火”的做法居然是把二人的照片放到網上,然後進行說明引導,連嫁接的程式都省了。

  在這點上,大紀元則已經遠遠超越於這位“水軍領袖”了。2010年,南京塑膠四廠發生爆炸,大紀元聞訊後,迅速對此進行炒作。他們將非洲剛果共和國一起爆炸案遇難者的照片進行剪切,冒充南京爆炸案的死者,又將大連一次石油管道爆炸的圖片進行處理,冒充南京爆炸案的現場,用複製和粘貼編造了一個無恥的謊言。不幸的是,這一拼湊嫁接被細心的網友發現,大紀元造謠的醜行受到國內外民眾的斥責,在大紀元的網站上諸如此類的拼湊嫁接實在是數不勝數。

  由此可見,無論是“秦火火”還是大紀元,造謠生事的事實無可抵賴。謠言止於真相,謠言止於法律。“秦火火”曾經想要“謠翻中國”,最終卻“謠翻”了自己。“殷鑒不遠,在下夏後之世”,另一個想要“謠翻中國”的造謠機器大紀元,還能“謠”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