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男人無不成俘虜?!古代妓女不外露的房中術…

歷史探祕/男人無不成俘虜?!古代妓女不外露的房中術…

在提到妓女這個詞的時候,似乎很多人都持著一種不屑的態度去看待她們。其實,不少妓女對文化發展,特別是性文化的發展,還是作出了大貢獻的。比如,本文所講的五位妓女,她們破解男人身體的性密碼,就頗有些文化的味道。



在提到妓女這個詞的時候,似乎很多人都持著一種不屑的態度去看待她們


洞悉男人腰間的秘密

根據健康快車報導,宋代名臣寇准曾感嘆說:『老覺腰沉重,慵便枕玉涼』,這句話無意間洩露了當時許多男人的秘密,即『腰』的秘密。有位名叫香蘭的妓女,似乎洞察了這個秘密,特別善於在男人腰間施展功夫,『蘭指弗過,客莫不癲狂』,一時間生意火爆極了。據《武林舊事》記載,香蘭不惑之年,依然保持了勾欄頭牌的身份,與其高超的『腰間』撩撥技術恐不無關係。

從性文化的角度來看,男人的肚臍以下到恥骨處,滿布著性感神經與觸點,它和大腦甚至有著不平常的激情連結。所以,妓女香蘭由此下手撩撥男人,會讓男人興奮地難以自持,直到因渴望而瀕臨決堤的邊緣。時間長了,男人焉能不感覺『腰沉重』?

吸吮男人的『飛機場』

唐人于鄴在《揚州夢記》裡敘述了這樣一個事情,說揚州妓女喜歡『珠翠填咽風流事,恣意朋客胸脯間』,這也是有說道的,並非空穴來風。男人輕輕啃嚙、挑弄、百般愛撫女人那飽滿緊挺的雙峰時,內心會激起排山倒海的愛慾狂潮,女人同樣會在男人胸前的那兩顆小豆豆上做文章,獲得感官上的享樂。

王書奴的《中國娼妓史》裡,也有類似的記載,說唐代妓女多深諳此道,會採用許多種辦法讓男人胸前的兩個小豆豆硬挺起來。有的使用香料,也有使用丹藥、蜂蜜、果糖之類的潤滑劑,結合雙唇在其上輕拂、繞圈,然後再含住它,用力吸吮,讓它在溫熱的口中溶化。

不但會吹『枕邊風』

古代妓女與客人之間,吹『枕邊風』是常有的事情,比如某妓女受人之託,求某客人辦事等等,這不奇怪。但是,許多妓女會利用客人的耳朵行撩撥之事,讓客人慾火焚身,這就很新鮮了。

據《中國古代房內考》一書記述,西漢文帝時,洛陽某妓『擅耳技,巧舌如簧,或吹,或吸,嘗令(客人)血脈張也。』成語『巧舌如簧』是否出於此處,筆者不知,但這句話似乎跟性文化大有關聯。

不得不欽佩妓女對男人生理情況的深刻了解!事實上,對男人而言,耳朵確是點燃熱火的要塞,只是經常被粗心大意者地忽略罷了。根據研究,男人的耳朵比女人要敏感得多,它們絕對值得女人在共用雲雨時給予非凡的呵護與關注。

對於男人的耳朵,女人的舌頭是唯一派得上用場的利器,先緩緩伸進耳朵內,再沿著其輪廓輕點舔吻,別忘了適時轉動舌頭,接著賜以微微呵氣,再以雙唇含住耳朵,用力吸吮(可別用力過猛)。

對男人的脖子要『狠點兒』

這句話不是我說的,而是唐代著名歌妓李端端說的。據說當時以寫俠士詩聞名的唐人崔涯,每將詩題於娼肆,不脛而走。他的毀譽,能令娼館或門庭若市,或門可羅雀。有一次,他寫詩嘲笑李端端,李憂心如焚,請他可憐,另寫一首好的,崔涯應允了,於是豪富爭到李家去。

為了感謝崔涯,李端端使出渾身解數,相陪了數月,後作詩戲說:『崔郎文章利如刀,只是脖頸怕鴻毛。』看來崔涯的性敏感區正是在脖子上,被李端端搞得門兒清。

對女人的玉頸,男人也許輕柔細慢才會管用;但對男人來說,頸部的挑逗得狠點兒,否則就不吸引。最好用上整個嘴唇,用力吸吮,轉以間歇的輕咬,若再加上發聲嬌喘和低呤,女人的投入表現將使男人的慾望完全清醒,還有什麼比慾火焚身的女人更能引起男人的行動呢?李端端的探索,尤其寶貴。

解碼『雙球』,男人無不成俘虜

清代紀昀在《閱微草堂筆記》中,提到一個非常火辣的妓女,碰到任何男人,無論是在宴席上,還是在房間裡,她都會一屁股坐到人家身邊,然後俯下身來,雙手撫弄男人下身的『雙球』,鮮有男人不大呼『投降』的。

這位妓女實在是位直接得不能再直接的人物了,無需鋪墊,目標明確:用最短的時間,把男人弄上床。

男性雄風底下的那兩顆超級敏感的小球,恐怕是身體密碼裡最先不具保密性的密碼了,絕對是女人可以直接下手的目標。力道猛烈,男人會感覺疼痛,但古代妓女自然不敢過於『魯莽』,她們會將它們輕輕握在掌中,以手指輕柔撫弄,直到男人渾身酥軟無力,才用溫柔的唇密集進攻,不消數分鐘,男人將馬上投降,化為妓女最忠誠的愛奴。



本文摘自《健康快車·百歲養生》2013年第6期,作者:佚名,原題為:古代妓女密不外露的房中術。
小混混 ne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