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會出錯,但民主不會失敗

民主會出錯,但民主不會失敗

民主會出錯,但民主不會失敗

張三一言


施化的《「民運」會失敗,民主不會》是糾正常見的「民運失敗,證明民主不適合中國(眾多對民主誤解曲解之一)」 的力作。這篇文章的理據、論述、結論我都同意。不過在論述過程中,有些地方的說法好像有些問題。本文是就這些我認為的問題提出意見,希望施化和讀者指正。

(一)民主並不是不會錯的

施化說:「如果一種追求民主的行為失敗了,只能說明目的的誤差,說明其沒有反映民主的本質或不代表民主,絕不是民主本身的錯。」

我在這裡只談內部,不談外部因素。就民運失敗的內部而言,民主有沒有錯?

依我看,民運目的明確且沒有大錯:結束一黨專政,建立民主制度。失敗在於民運組織的策略錯誤,策略是民運組織依照民主決策原則「多數決」作出的,所以策略錯說明了民主程序並不能保證一定作出正確決策,這是民主的缺陷。再說,民主失敗的致命點是內鬥和分裂,而內鬥和分裂都是依照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的民主精神、原則、權利而行的;甚至還有人用多元和一元的民主大道理為內鬥和分裂辯護。當然這是濫用民主;不過民主可以被濫用,也是民主的缺陷。所以我認為民運失敗,其中的一個原因是民主本身的缺陷──說民主沒有錯是理據不足的。

我為甚麼要談民主是民運失敗原因之一呢?

有人認為只要是民主精神民主原則民主權利就可以理直氣壯地用。例如按照民主精神和原則,有分歧就公開辯論分清是非。加上腦中暗藏的「為真理粉身碎骨」,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等黨文化作用,把民主推向極端,把不同派別視作惡毒過毛黨,非先把它消滅不可;為人民為真理另立山頭;而且認定這是他們行使民主權利天經地義行為。這時你總不能說他們不能享有這樣的民主權利吧。

於是導致民運失敗的內鬥和出頭林立敗象盡呈。

民主的缺陷還表現在民主是可以冒充和利用等方面。

我們說的民主大體上有兩個方面。一是目的,民主的核心價值是以個人自由和權利為基本的,民主就是要實現這個目的。但是民主的目的(價值)是可以假冒的,例如「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民主、要參者宣誓對領袖效忠的民主、黨領導下的民主、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民主、為人民服務的民主社會主義民主、東方價值的民主等等就是。

二是手段,指的是民主程序。我們現在要求的是用民主的程序達到民主的目的。專制者、野心家利用民主更是層出不窮的事。

提出民主本身有缺陷,民運失敗除了主責在民運本身外,民主有錯。這樣指出問題,是要提醒民運和民主人士注意,民主原則、民主權利不可濫用。民運目的是結朿一黨專制建立民主制度,所以民運人士對導致自戕、導致與欲達之民運目相悖的「行使民主權利」、「堅持民主原則」,不可濫用,必須自律!

(二)民主不一定是中產階級的遊戲

施化說:「民主不是強人的遊戲。強人靠拳頭吃飯,民主反而是累贅。武裝到牙齒的納粹希特勒想像不到民主。民主也不是流氓無產者的遊戲。窮光蛋等不及要填飽肚子,民主不如梭標管用。舉債度日的馬克思也想像不到民主。民主是中產階級,是小業主,小農場主的遊戲。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一點產業,而且想用老老實實的手段發展自己的產業,不願在一夜之間喪失。」

一般而言這是正確的,但是,具體到中國現實就脫節了。

事實一。我曾對「中國中產階級」例如城市中小學教師、城鄉中小商人、非掌權黨政經幹部作過感性的調查。他們大部分對黨牢騷多多,但是很少認同以民主取代現黨領導的。他們提出的理由五花八門,但萬變不離其宗:他們的利益和地位是黨給的,維護黨的統治就是維護他們的利益。這說明,中國現有的「中產階級」是專制獨裁政權的依附者,不但不是民主的促進者,而且是反民主的重要後盾。

事實二。我也曾問過在崗下崗工人、民工、農民、學生、無業學生等等「窮光蛋」。一談民主,他們就覺得你「 多鬼余」、說廢話。當我改變問題方式:應不應該得到農民同意後才可以征地、收廢收稅,要不要組組工會農會和政府談判征地、收廢收稅問題等等時,無不作肯定的回答。我進一步問,要農民同意才能征地、收廢收稅,組織工會農會就是民主,要不要這樣的民主時,還沒有聽到說不要這種民主的。

可見,就目前中國現實來說,把希望寄托於中產階級是會落空的;排除中下層工農去要求民主也是不切實際的。

再談談強人與民主的道理。

強人在一般情況下是「靠拳頭吃飯」的;但在拌拳頭討不到飯吃,別人的拳頭又不能打死自己的時候,是有可能玩民主遊戲的。近年來那些武裝奪權集團放下武器加入建制就是強人玩民主遊戲的證明。強人到底是靠拳頭飯還是玩民主遊戲討權益,取缺於當時的社會有沒有拳行天下的條件。在現時的中國大陸強人絕不會玩民主遊戲,他們絕對迷信槍桿子掌政權。若在牢固的民主社會,任你比毛澤東強的強人也得屈服於民主程序下行事。

我的意思是,民主之前是民與官的較量。這個民不僅僅是「上民」、「中民」或「下民」,而應該是「強人」之外的「全民」。在民主之後,更是所有人的遊戲,包括強人。

(三)民主要實現「個人自由和權利」為核心的價值

施化說:「民主不給任何許諾,將把人們帶進天堂。但是民主可以保證,不把人們送進地獄。民主的最大強項是她的糾錯機制。」

我認為這肯定沒有錯。但是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民主要實現「個人自由和權利」為核心的價值。具體地說,民主的責任不在把人怎麼樣而是讓人可以自由地怎麼樣──自由選擇怎麼樣,選擇的結果是進入天堂還是地獄由選責者自負。

(四)民主不一定是革命,但民主可以是一種革命

施化說:「民主本身不是任何一種革命或政治運動。民主是人類在走向文明的過程中,自然和自發的內心需求。」

我認同「民主是人類在走向文明的過程中,自然和自發的內心需求」,但是,為了這個需要,民主可以用革命手段達致;民主作為一種政治運動是民主史的常態。

我極之讚賞施化的「民主和生命緊緊連在一起,只要生命有要求,民主就一定出現;只要生命不滅絕,民主就不會滅絕。所以,「民運」會失敗,民主不會。」論斷。所以,我認為民主本身也是一種主義和理論,它是把個人價值作為核心的一種主義和理論。

2006/6/30
--------------------------
原載《議報》第25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發,歡迎其它各類刊物轉登轉發,但是請註明出處和本報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