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事件的我見

程翔事件的我見

公眾對於程翔事件所知道的資訊非常少,要作出評論,非常困難,問題是世上大多數字都不會公開足夠資訊,公眾唯有在局限條件之下,對事情作出比較合理的推斷。

我看過一本書,載錄FBI講述心理分析員如何追蹤連環殺手,書內引用了一句名言,大意是指去捉妖怪的人,也要提防自己變成妖怪。我曾經說過很多遍,歷史上北京政府是地下政黨,因此有被迫害情意結和陰謀情意結,這是我們沒法理解的。如果按照現有的資料來看,加上坊間對程翔的評論,北京很明顯認為程翔是間諜。為了找到理由支持程翔貪錢,於是便找來黃偉這個女人。更確實的證據則是台灣確實曾經付錢給程翔,程翔也可能分了一些錢給陸健華。於是,北京便在心中將這些證據串連起來,編了整個故事,認定程翔為了供養黃偉這位情婦而貪錢,導致泥足深陷,做了間諜。

另外,北京也不相信稿費值得這麼多錢;加上囚禁程翔一段日子之後,程翔終於受不了,承認為台灣作間諜,他們便覺得證據確鑿,確認程翔是間諜。

當然,我的看法和北京截然相反。固然,程翔非常愛國,絕不會支持台獨,但我有一個很強力的理由可以推斷程翔不是間諜。若程翔早已替台灣寫普通資料,如領導人的講話和會議紀錄等,而台灣一叫他做間諜,他只要暗中通知北京,便絕對沒危險,北京方面也一定會叫他繼續做,藉以套取台灣的情報網的資料,以及假程翔之手,發放假消息給台灣。果真如此,程翔吃兩家茶禮,盡收中、台兩邊的錢,而且一定立大功,絕不會坐牢,豈不妙哉?憑這點已可推斷程翔不是間諜。

現在北京主要指控程翔竊取了江澤民的講話,好笑的是江的講話怎會是要害的國家機密?另一點重大的反證則是程翔是共產黨陣營的叛徒,最為共產黨討厭;任何人都知道和他接觸,必須非常小心提防。做間諜其中一項最重要的條件,便是那人必須不被別人提防,程翔犯了種種「死穴」,台灣又怎會如此愚蠢,找他當間諜?

北京可能會憑程翔招供這一點,認定程翔罪證如山。其實,要一個人認罪非常容易。在此,我說說一宗很著名的案件。在美國,有一位女孩看心理醫生,心理醫生引導她想像一些畫面出來,女孩越想越多幻象,想到父親在小時候如何強姦她、非禮她、虐待她,結果事件揭發後,父親被逮捕了。父親本為教會人士,除了警察之外,每天都有教會中人勸父親認罪,後來父親認了,更扯出原來暗中是邪教信徒等等。正當大家都以為父親有罪的時候,事件卻有驚人發現:原來女孩是處女,所有供證(父女兩人)全都是幻覺的產品!事實上,人類本能對於事實和想像難以區分,在連續逼問下,意志薄的人就會產生幻覺,進而自誣。就像程翔一樣,將他關久了,要他認甚麼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