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应以“经营大台湾,建立新中原‘应对台政坛变化续

马英九应以“经营大台湾,建立新中原‘应对台政坛变化续

当人民有权利的时候,人民是倾向于有节制的,而不倾向于把社会推到无序。在专制制度下,由专制者以威权和暴力,强制社会稳定;在民主制度下,由人民以意愿和选票,稳定政局。连战和宋楚瑜等人,受益于威权时代,失意于民主潮流,不懂或漠视这个道理,高调推动罢扁案,惹来民怨,可以理解。但在这一点,小马哥也马失前蹄,让人跌破眼镜。在罢免案闹得沸腾之际,中间选民群体,中产阶级站了出来,透过网络等现代传播媒体,发出声音,扭转动荡和冲突,稳定社会,让赵建铭等案,回归理性和司法。

  罢扁案以泛蓝失败落幕,宋楚瑜没有抓到救命稻草,投票刚结束,又有两位亲民党立委宣布脱党,宋楚瑜虽得到“红媒”的赞赏,但可以肯定,老宋己经玩完;不过宋可以来大陆玩一下,小马哥,背着软弱、乱宪夺权、乱台之名,里外不是人,伤痕累累,民望急跌;“红媒”因鼓噪和报假料使人们对其产生反感,对其不信任情绪开始抬头;三合一选举后,民进党和陈水扁一直将把马英九的民望压下来当作头等大事,虽然罢扁案过程中实现了这个目标,但断人一臂,自伤十指,民进党并没有在罢扁案中取得胜利,只是找到一个止损点而已。

  众人都说,罢扁案没有赢家,非也,在罢扁案中,获利的另有其人,并有可能导致未来两年,后罢扁时期,台湾政局重新洗牌。个中倪端,己在罢扁案过程中冒了出来,多数观察台湾政局的人,包括绝大部份台湾的政治观察家,尚未洞察到个中奥妙。

  在民主政治里,决定政治的力量,不是政党政客,而是选民。有选民支持,你是政党、政客,被选民抛弃,你啥都不是,宋楚瑜和亲民党的辉煌及败落,还有郁慕明和新党,就是活生生的事例。在民主社会里,政党和政客的生命力,就是争取选民对其政治理念的认同,动员选民对其投票支持。

  在台湾社会,蓝绿的基本支持者和中间选民,三足鼎立。国民党有财力雄厚、与传统桩脚(中国南方宗法社会的乡绅领袖)有自国民党专制时期就长期结盟的利益关系、媒商支持三大优势;民进党的优势在其草根成员的热情、坚定及动员能力;主导选举成败的,则是中间选民。

  为了在台湾实现政党轮换,李登辉和李远哲明暗相助,把原本弱小的民进党扶植为执政党。

  李登辉离开国民党后,追随李登辉的国民党本土派成立台联党。台联党原意是奉行“经营大台湾、建立新中原”的李登辉路线,其政治主张和两岸政策定位介于国民党与民进党之间,争选中间选民。但是,台联党成立后,适逢陈水扁放弃台独基本教义,走中间路线,威胁到刚成立的台联党的生存,李登辉干脆把台联的台独立场激进化,争取“急独”派票源,使台联这一小党得以生存,没有象亲民党一样,迅速边缘化。去年民进党在“三合一”选举失败后,陈水扁放弃中间路线,重返台独基本教义的立场。我一直就在想,在期待,李登辉会否将台联党的立场还原到“经营大台湾、建立新中原”,走回中间路线,为台联党开拓新的票源,维持未来大选区制下台联党的生存及其个人的政治影响力。

  姜是老的辣,罢免案的大赢家,是最后联决出手的李登辉和李远哲。罢免案进入倒计时,先是李远哲突然发表声明,接着李登辉通过台联递出话,对国民党和民进党,各打五十大板,对陈水扁和马英九,各煽一个耳光。陈水扁和马英九齐声回应:打得好。李登辉和李远哲两老联决的威力,由此可见一般。两老不到关键不出手,一旦联决出手,必扭动局面。此次再度借机发力,又为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