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周到「派糖」的遠憂

慷慨周到「派糖」的遠憂

慷慨周到「派糖」的遠憂

2008年02月28日(星期四)

本「承擔、持續、務實」的信念,在「庫房水浸」的情形下,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編制的新年度(二○○八╱○九)財政預算案,作雨露均霑式的「派糖」,落實了「藏富於民共享成果」的願景。由於大部分關鍵項目「事先張揚」,因此沒有帶來什麼驚喜。然而,若干「派糖」方式還是頗有創意,舉其犖犖大者,有對領取高齡津貼的長者一次過發放三千元而不是「徇眾要求」提高每月生果金,而一次過為月薪不過萬元者的強積金戶口注入六千元,真正是「藏」富於民,手法值得讚賞;其他一些可稱為「新猷」的積極措施,包括考慮把灣仔海旁三座政府辦公大廈遷往其他地區(啟德機場及九龍灣),既擴大了港島的商業地帶,是中區商業中心的伸延,亦令未來政府總部新廈落成後處於港島心臟地帶─一邊是已成熟發展的中環、一邊是迅速興起的灣仔─更重要的是把一些不必在昂貴地段運作的部門,遷至比較上廉宜偏僻地區,節省租金之外,尚有帶動「新區」商業活動的效應……。

  更值得大書特書的是財政司司長的「福利觀」,他對弱勢社群不可謂不慷慨不周到(如「為低收入家庭代繳一個月公屋租金」以至「成立四個支援服務中心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傳譯及語言課程服務」),但他的頭腦是清醒的,他明確指出「不應以高稅收高福利的方式,為縮窄貧富差距而進行財富再分配!」在貧富兩極化導致「左傾福利主義」於西方社會有抬頭之勢及香港貧富鴻溝日闊的情形下,曾氏這種理念,正是香港未來能夠持續興旺的根本!有論者批評新年度預算案令「富者愈富」(Rich get Richer),那確是事實,只要不是「貧者愈貧」(Poor get Poorer),有何不可;香港政府致力營造一個公平競爭的商業、就業和社會環境,令向上移動的社會流動性(Social Mobility)暢通無阻,「富者愈富」是鼓勵更多人尤其是青年人奮發向上的動力!

  不過,新財政預算案遠離無懈可擊,其明顯缺失是把盈餘派盡。特區政府不是企業,財政司司長把去年度的「飛來橫財」用在大部分只有短期效應卻有長期負面後遺症的開支上,是思想不周延且未深思熟慮有以致之。商業機構把意外盈利作為特別股息派給股東,「東家」大喜、股價必升;然而,特區政府並非企業,今年「盡派」,明年無以為繼怎麼辦?企業股東可以拋售股票,但作為「持份者」的市民,唯一能做的是上街要求政府動用儲備繼續滿足他們的物質要求。數十年來,本報全力反對政府派發成本昂貴的「免費午餐」,其中一項理由便是吃慣「免費午餐」的市民,在貪婪自利人性未改─共產黨人最清楚,根本不可改─的前提下,必然會要求甚且無理需索更多福利,絕不會因為政府財政緊絀而手軟;換句話說,今年政府代交電費、代繳租金,明年他們只會更進一步而不會滿足於「舊例」。財政司司長會說,政府財盈沒去年那麼多、完全沒有甚至出現赤字,政府何來「派糖」的錢。明理的理性人都會支持當局在「免費午餐」中削減前菜、咖啡或茶的做法,但在爭取選票的政客鼓動下,你以為那些吃慣「免費午餐」的人會怎樣做?要知道,上街遊行以至採取更激烈行動,對他們來說是沒有機會成本的。

  事實上,「弱勢社群」尤其是那些在香港捱了數十年的港人,要求政府在沒有盈餘的年度亦得「派糖」,並非完全沒道理,因為作為「持份者」,他們有權利要求政府撥出外基金可動用部分,作為福利派發的。把二百七十六億撥入政府賬目後,去年外基金進賬仍達一千零九十餘億,令外基金滾存的數字高達六千一百七十多億;這筆與維持港無關的錢屬於全體香港人,然而,一入金管局便深似海,而且是沉入海底,輕易拿不出來。筆者當然知道政府何以如此「保守」的理由,但「嗷嗷待哺」的一群會這麼想嗎?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以筆者之見,財政司司長最有效運用千億「橫財」─不在預期之中,稱「橫財」並無貶意─的辦法,是只「略施小惠」,而把其中部分加上外基金每年撥餘,另設投資戶口,成立「特區基金」,宗旨在賺錢、目的在把盈利用作福利用途。這樣做肯定會招來只顧眼前利益者的罵聲,但總教現在「亂派糖」更具「持續性」。年年有糖派遠勝今年大派以後望天打卦為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