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 本版成立:《食品遺禍穫穫金,自求多福要留神...》

原帖由 dillhe 於 29-9-2008 23:28 發表
而家係大陸幾乎所以同奶有關到奶左野﹐聽講用黎喂牲畜既飼料到有“三聚”﹗看來只能食齋啦﹗
吃素、「零檢出」,就沒三聚氰胺 Melamine
[趕快擷取衛生署的網頁!]

今天在街上走的時候,看到一個妙齡小姐手上拿著一杯奶昔,杯子是塑膠做的,而塑膠杯可能就是三聚氰胺做的?而杯中的食材的來源,有沒有三聚氰胺?真想警告她少喝,但怕被誤會成怪叔叔,只好不說。其實除了奶製品外,其他的食材就沒不會添加三聚氰胺?


原來添加三聚氰胺C3H6N6 (又名蛋白經)這種做塑膠的材料,是為了在食品做蛋白質檢測時,會有較高的數值反應。添在奶粉假冒成食用蛋白質,在其他的的食材,不是也可以?哪個能吃的,會沒有蛋白質?其實兩年前,吃了中國製的寵物飼料的貓狗急性腎衰竭而死,美國FDA就在飼料中驗出三聚氰胺。


自由時報在924的報導,『金車公司上週主動檢驗發現,自中國山東都慶公司進口的奶精原料受到三聚氰胺污染,經緊急抽檢其他進口都慶植物蛋白原料的業者後,昨日確認五家業者中竟有四家原料受到污染。 』請注意關鍵字「植物蛋白」,什麼樣的加工食品會有植物蛋白?


豆腐、豆漿、豆奶如果是純自然食材做成的,當然好,但這跟許多的健康食品、減肥食品,是號稱「純植物性蛋白質」,你以為沒「加工」過?另外吃素的人也要攝取蛋白質,這蛋白質當然也是植物性的,許多的齋菜,只要是加工過的,在未經檢驗的情況下,誰能保證不添加三聚氰胺?


這可是參與擬定2.5ppm政策大官宋晏仁所表示的,『 諸如保久乳、還原乳、調味乳、部分優格、沖泡式飲品、粥品與濃湯、三合一咖啡、奶茶、巧克力,甚至連調味醬、保健食品(錠狀膠囊、高蛋白粉末),都可能內含中國進口相關原料(三聚氰胺)』!


在台灣食材沒有徹底China-free的情況下,即使加工食品是Made in Taiwan,誰敢保證不出問題?在眾怒下,上官鼎在926又政策大變,表示『政府的標準在於食物裡不可以有人工添加的三聚氰胺 』,不過上官鼎的話實在太耐人尋味,他又說『怎樣確保裡面沒有人工添加的三聚氰胺這個情況,這基本上這是一個科學問題,應該由專家來做決定 』,穿的美美的史亞平又補充說『零檢出 』!(NowNews


筆者又想到那杯奶昔。如果在不可抗拒的因素下,那塑膠杯再次起化學反應,釋出三聚氰胺到奶昔,這就不算「人工添加」?包裝的過程中,不會有這種情形?或是三聚氰胺「自然溢出」到食品?而『零檢出
』就是儀器測不出,靈敏度差的儀器,據說連2.5ppm的含量也測不出!所以只要九劉政府用的檢驗儀器靈敏度低,哪個不會過關?不過中國的檢驗毒奶粉結果中『磊磊 1.20ppm, 寶安利0.21ppm , 聰兒壯0.09ppm』是怎麼測出來的?那一個是超過2.5ppm?台灣用的檢驗儀器就是要比中國差?美國FDA談論三聚氰胺所用的單位還是ppb=1/1000 ppm!

歐盟的標準是2.5ppm?歐盟的標準是0.5ppm!!!


歐盟的標準是2.5ppm?
台灣的媒體跟官員,真的以為大家都不會上網去查嗎?


---
三聚氰胺容許量》紐國5ppm 歐盟2.5ppm

【聯合報╱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2008.09.28 03:07 am


歐盟和紐西蘭的食品安全官方網站,昨天都緊急貼出三聚氰胺容許量最新公告,其中歐盟將容許量訂為二點五ppm(百萬分之一濃度),衛生署雖已初步掌握,但不敢告訴台灣民眾。

據了解,在葉金川接任當天曾召開的應變會議中,與會專家便掌握從網站搜尋到紐西蘭食品安全委員會最新資料,指紐西蘭為因應這次事件,已將三聚氰胺的容許量,成人食品訂為五ppm,嬰兒食品則訂一ppm,並稱此次為「三聚氰胺恐慌」。

不過,由於衛生署當時已定調,今後不再提三聚氰胺數字,與會人士便建議,不宜將此報告提供媒體,並再斟酌未來如何告訴民眾國外的因應措施。

而英國食品標準局的網站,這兩天也在網頁發布歐盟食品安全委員會有關三聚氰胺容許量,也是訂為二點五ppm,並指歐洲販售乳製品含三聚氰胺風險很低。

專家說,由於紐西蘭恆天然公司是三鹿奶粉大股東,涉入此次毒奶風波,再加以紐西蘭乳品輸出量大,紐西蘭成人食品三聚氰胺容許量訂為五ppm,「顯然比其他國家高」。

專家指出,相形之下,歐盟訂三聚氰胺的標準則是二點五ppm,「比較合理」,雖然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迄今還未公布檢驗標準,他相信美國很快會訂出標準,屆時台灣也可能比照。


【2008/09/28 聯合報】
================================================================== >
是聯合報跟"專家"官員"講的這樣嗎? 上網查一下歐盟食品安全官署的網站,查一下最近的新聞稿,如下

EFSA assesses possible risks related to melamine in composite foods from China
25/09/2008
Following recent events in China,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sked the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EFSA) to provide urgent scientific advice on health risks for European consumers related to the possible presence of melamine[1] in composite foods containing milk or milk products originating from China.

EFSA’s scientists today issued a statement saying that if adults in Europe were to consume chocolates and biscuits containing contaminated milk powder, they would not exceed the TDI (Tolerable Daily Intake) of 0.5 mg/kg body weight, even in worst case scenarios[2].
(註:1ppm=1mg/Kg )
--------------------------------------------------------------------
(EFSA: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此篇新聞稿轉引自:http://www.efsa.eu.int/EFSA/efsa ... 2_1211902098433.htm

紐西蘭的食品安全單位.新聞稿如下.
(http://www.nzfsa.govt.nz/publica ... response-update.htm)
>
"Based on this figure, which is very close to but lower than that of the United States, NZFSA has adopted a conservative threshold of 5 ppm for most foods. This means that it has been considered that foods containing up to 5 ppm of melamine do not pose a risk to human health. However for starter infant formula, this level will be set to the current level of test detection of 1 ppm." 簡單講,一般食物是5ppm,但兒童奶粉是1ppm.
[ 本帖最後由 thetis 於 30-9-2008 02:42 編輯 ]
1

評分次數

  • SCNG71


C9短評強國黑心貨

---------------------------
專制政權下的眾生相 : 道德早已扭曲無存,種種謀取經濟利益的黑心有毒產品真是禽獸不如!
---------------------------

我們明知中國正在不斷地毒害環球,每念及此,總覺悶悶不樂及痛心,他們以為永遠抱持著什麼"發展就是硬道理" 做野完全唔見有道德底線,專權機器愚民政治下集體沉醉於紙醉金迷、"強國"勃起的氛圍之中, 人人金錢先導,做任何事皆可以毫沒良心滅絕人性,成為中國人文精神一幕血腥腥的集體寫照。

中國的黑心產品,幾乎對任何一個年齡層的人都受到毒害,從bb到大人,無所不包童叟不欺,從毒奶粉到灌水豬肉牛肉、病豬死豬制的加工食品如香腸肉包子、黑心瘦水油、小朋友玩的含鉛玩具、化學超標的文具、衣物、黑心毒綿被毒公仔、女士使用的水銀劇毒面霜、會自動爆炸的殺人黑心手機、受到化學污染鋼料制造的水龍頭、能誘發致命惡疾及令孕婦流產的甲銓建材、直接接觸人體皮膚後會誘發炎症灼傷的有毒黑心皮革、不合國際防撞規格不堪一撞的翻版黑心汔車、不斷地糟蹋河流食用水源引致周邊鄰國無不深受其害的環境污染、濫捕濫殺濫開採糟蹋整個地球、每以攀比濶氣而誇張地浪費糟蹋食物廚餘等等等等.....!!!!中國的大國勃起,就是這樣向世界人民作出"貢獻"的。

--------------------------------------------
當今中國的過惡作賤, 真是馨竹難書 !
--------------------------------------------

一個受暴政統治下壓抑情意結作崇而導致人性扭曲的國度,其種種毫沒人性道德底線的惡行惡象紛呈,真教世人都看傻了眼(其實任何一個如日中天的民族都是一樣有可憎的陰暗自大一面,尺度普世相同,並不是專門針對中國而言),寫到這裏,實有點倒胃,若單以販賣黑心這一節去量度,紅色中國在這方面舉世無雙的"強國勃起"地位, 則中國早已是傲視環球矣!

本帖最後由 SCNG71 於 4-1-2010 15:16 編輯

從一些網絡流傳的Sticker 即可知人們對有害食品的深惡痛絕








------------------------------------------------------
----------------------------------------
香港人唔好以為孤立主義就能夠獨善其身
----------------------------------------
實際上根據多年的觀察, 香港早已為強國黑心食品所湮沒, 去超市逛一逛,冰鮮肉食是灌水豬,含因濫用抗生素的變種菌的肉食, 一些廉價的大陸橙是經化學染料橘子紅漂過的翻新橙,  不合時令,外觀完全沒有虫註農藥超標的黑心蔬菜,黃麴黴素超標多吃足以致癌的大陸油炸即食面, 早已泛濫於香港的市場內

一些品牌聲稱是花生油的, 為了將價就價而以植物油花生油混合而成, 三鹿黑心奶粉事件時,大部分含有奶類成份的食品都被驗出內含三聚青安,包括煉奶, 朱古力, 小朋友吃的熊仔餅等等; 另一個重災區是防腐添加劑的濫用,遠遠超出安全的食用標準, 實際的真相令人驚心動魄,往往被揭發出問題的問題食品, 只是實際情況的冰山一角。港府對此是完全軟弱根本無法把關,假如政府機器全力把關,很多食品的供應將會出現問題影響民生物價的穏定, 所以當局的態度只能是隻眼開隻眼閉, 永遠是把關進度遠遠落後於媒體揭發

赤共治下黑心食品毒害環球, 並不是本人的危言聳聽, 而是的的確確的殘酷事實,我過去曾在某個大型論壇設立過有一個食物安全版塊被指誹謗中國而受到河蟹刪除,耐人尋味的情況讓人聯想到censorship 一詞, 即使如此,也實在過不了個人良心的驅策, 尤幸能在香港人網重建食物安全版,唯有不得不進一步犧牲部份私人時間打字,將種種弊端禍害POST出來讓大家有所警惕... 亦呼籲大家使用人網的食物安全版互通訊息,民間自發做好把關而已
猜拿為什麼是一個相互投毒的國度?(轉貼)

周筱贇做了這樣的結論:猜拿是一個相互投毒的國度。

  當母乳都被檢測出具有毒害,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反駁這結論?
  依這個結論,我想請你給咱猜拿人一個定義,你會有怎樣的答案?
  讓我們先休克10秒鐘……略過那答案。


18世紀,一個叫理查·沃爾特的老外說,猜拿人是個"自私自利的民族",極盡"各種詭計、敲詐之能事":為了增加賣出的鴨子的重量而塞進鴨肚過多的石塊砂礫;往豬肉內注水,給豬吃大量的鹽刺激其喝大量的水,然後再想辦法阻止它們排尿,在此之前將豬賣掉。
同期,英國海軍上將喬治·安森在他的《環球旅行記》中描述了他的親身經歷:他從猜拿商人手裡購買的艦隊供給品,大多數是假貨,豬羊的肚子裡灌滿了水,而且缺斤少兩;猜拿人搶著吃外國船上扔下來的臭肉肉、腐爛的貓與狗的屍體。


同期,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講道,猜拿人是"地球上最善於騙人的民族""具有一種常人難以想像的貪利之心",而且 法律也"准許欺騙""這特別表現在他們從事貿易的時候。雖然貿易會很自然地激起人們信實的感情,但它卻從未激起猜拿人的信實。向他們買東西的要自己帶稱。每個商人有三種稱,一種是買進用的重稱,一種是賣出用的輕稱,一種是標準稱,這是和那些對他有戒備的人們交易時用的。"
同期,康得不無鄙夷地評論說:"猜拿人無論什麼都吃,甚至狗、貓、蛇等等。食品均按重量出售,所以,他們往雞嗉囊裡填沙 子。一頭死豬如果分量重,可以比一頭活豬賣更好的價錢,因此,有些騙子把別人的豬毒死,當別人把死豬扔掉後,他再把它揀回來。類似這些騙局一旦敗露,他們也並不感到羞愧,而只是從中看到自己手段的不高明。"


同期,笛福在《魯賓遜漂流記》中認定"猜拿人不誠實"。他借魯賓遜之口說,"當我回到家,聽人們到處談論猜拿人的勢力、榮 耀、輝煌和商業之類的事,我必須承認我感到非常奇怪:因為迄今就我所看到的而言,他們幾乎是一群不值一顧的人,或者說是一群無知而骯髒的奴隸,從屬於僅配統治這種人的政府。"
  (我看這些時腦袋如被考古挖掘出的某口銅鐘撞擊了一般,疼痛和嗡嗡的響聲長久不絕。)


18世紀,一些外國人漂洋過海來到猜拿,對他們來說神秘與神奇都只是個傳說,野蠻、愚昧、落後、不善良則是他們近距離給猜拿人的新定義。


我在此引述這些話並非是洋大人一言九鼎,僅僅因為我心脆弱,也顧及你的脆弱:我們可以不自我崩潰不休克地通過綿軟的中介質去觸摸事實,例如,翻白眼不認帳,質疑其偏見,寫一些文字罵洋鬼子滿嘴噴糞,然後再捫心自問,感歎,臉紅加默認,或者還看到他們所說的不過是冰山一角。
 寫到這兒我出去了一趟,按女兒的"命令"到超市買飲料,從貨架上拿東西頗有"心一橫,手一狠"的悲壯。女兒喝飲料時規勸 我:"吃什麼都有毒就不必選擇了,反正我們就是這樣煉成的。"於是我開始考慮是否額外再寫一篇文章"看好了,猜拿人一直是在做培育食毒新人種的實驗",以 消解我的罪過?因為我對孩子終於噴薄而出了一個字,加在"猜拿人"後面--那個字是我寧肯休克都不忍心面對的,我想你知道那個字。


歷史往前推是不是還有關於那個字的記載,我不清楚,也無心去考證。300年的過往,站在當下,我尤其感慨:為什麼悠悠 5000年華夏文明滋養,再歷經60年的社會主義道德冶煉,我們卻與那個字剪不斷、劃不開、消不掉,甚至極有可能只配那個字?!為什麼我們嘴裡說著日日在 進步年年在奮進,卻悲情日益濃重,悲劇愈演愈烈,以至於我們除了食毒便別無選擇?!如果理查·沃爾特、喬治·安森、孟德斯鳩、康得、笛福在天之靈列隊觀 看,他們會怎麼修改自己的看法以期達到更加符實和貼切?!
  我們的不幸、不堪、不齒於人類從何處落地生根,堅韌不拔,似乎業已成宿命?
  二

"幾千年來,在猜拿,只見到官與民,主人和奴隸,亦主人亦奴隸,就是見不到人"(王志魁語)。這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
  沒有人的概念,扔掉人的意義,今天我們還沒有生吞活剝同類就可算作不幸中的萬幸了。
 當西方的哲人開始找尋人的意義--這是人類社會邁向文明的真正起點,我們的祖宗恰恰正在塗抹人的概念。找尋人的意義首先確定了人就是人,因此我 們在一部 厚厚的西方哲學史上看到的是人的思想:人如何幸福,人具有哪些天賦的權利並如何擁有那些權利,人如何尊嚴與互愛。這些思想是人們思考問題的基石,它作為文化母體的一部分世代傳承,即便黑惡會短暫覆蓋,它始終是投向人們足尖的一線光明,昭示著前行的方向。


人總得做些對人有益的思考,而我們的思考卻以王權為出發點。"先哲"孔子完全是王權政治家,他的所思所考,都沒有超越王權 統治的範疇。一個思想家應把握的站在人的角度思考問題的向標他從未瞭過一眼,恰恰相反,他致力於去除掉人的天然本性,叫停人的自選動作,讓人身心適應那種統治,並在他命定的道德觀裡獲得屈從後的平靜感、愉悅感乃至崇高感。善意地揣測孔子,他可能追求的是社會穩定,但客觀上卻成了為王權統治煉製長生不老藥的高級"藥師"。在他所制的藥劑裡最有猛效的成分是塗抹人的概念,二千多年來承傳了孔子思想的人實際上都已經被異化:以群體存在時,表現的是奴役與被奴役的高度自覺性;以個體存在時,人性的惡則不能自我控制,"相互投毒"只是惡的一鱗半爪。


不同的人群從"蘇格拉底--孔子"時代起就開始分道揚鑣,他們去逼近"",我們去接近""。何者為對?只有命運有資格評說!


是否應該讓一個古人承擔許多罪過?後世綿延不絕、紛至遝來的兒孫們都沒有責任嗎?當我時常忍不住去責難孔子的時候,也不停 地思考這個問題。仔細想來,孔子孤零零地站在二千年前受後人興師問罪一點都不足憐惜。塗抹掉人的概念,使人異化,滅絕人的思想,孔子為異向思維鑄就了幾乎可算是牢不可破的圍牆。如他道德說之孝悌,令大大小小的權者多麼狂喜自不必說,為人父祖、為人兄弟的哪個會不首肯?婆婆媽媽嬸子大娘哪個會不贊成?孔子用親緣血脈、世俗倫理捆綁人,直到把人擄到王權之下都不知用何底氣說出一個""字。誰能挑戰孔子嗎?誰挑戰了孔子就等於挑釁整個社會。王權的高壓,愚氓的躉擁,孔子一思想千百年來就再無思想家了,一部猜拿思想史實則一個人的思想史其奧秘也就在於此,猜拿也就成了狄更斯筆下"停滯的、一層不變的"的國家,中 華民族也就成了衛三畏嘴上的"幾乎不長進的民族",猜拿人更是黑格爾印象中"處於人類意識和精神發展進程開始之前,而且一直處於這一進程"的人。
有人暗自偷笑了,一身輕鬆了,理所當然了……不,後世綿延不絕、紛至遝來的兒孫們當然逃不脫自己的干係,二千年後世界文明如日高掛,你在做什麼呢?你把鬆動的門戶焊實了,你把飛翔的翅膀剪裁了,你說不要崇洋媚外了,你恐嚇漢奸都沒有好下場了,你開始又抬孔子了。
 回眸中,猜拿的道德說總是信誓旦旦,它給人們許多鼓勵堅守自己的歷史:重描變淡的歷史,復辟已失的歷史,捍衛此刻的歷史,總之讓歷史一體化,讓歷史一以貫之下去合理化,讓現實基於那些歷史創新正常化。
  沒有啟蒙,只有輪回的復古。

  讓我們仍回到王權或者說專制之下的人,回到我們相互投毒中令人休克的關於猜拿人的定義。我的結論是:專制之下必然惡人 輩出,甚至從理論上來說人人都難免作惡。當大路通行的思想絕根在大腦那塊不毛之地,人就是智商最高的壞的生物--為了自己的一點點利益,就會行使一個登峰 造極的壞點子。擁有權力的血盆大口,被剝奪了權利的則弱弱相食。別指望這樣的慘烈會有人管,大家都在各忙各的。忙碌中的人們甚至還會認為風景這邊獨好,因為這樣一來就自以為嗜血不再可恥,不再殘酷,不再是惡中最惡,壞中最壞,就可以人模大樣地再論立于世界之林或優於世界之眾。
 相互投毒的國度,也是失敗的國度。最後我要說:哧,我是不怕吃毒的,來吧,讓我們一起奔向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