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信任,如何管治?「07.NOV.2009.」

沒有信任,如何管治?「07.NOV.2009.」

方志恒﹕沒有信任,如何管治?「07.11.2009.」

美國總統甘迺迪曾經說過:公眾信任是政府有效運作的基石The basis of effective government is public confidence.)。

民無信不立。

慳電膽風波、利益輸送疑雲,令特首曾蔭權的民望插水式下跌。港大最新的民意調查便顯示,市民對特區政府信任度急挫,已經跌至當年董建華下台前的水平。

曾班子現在也許憤憤不平,怪責傳媒興風作浪、無限上綱,拖累特首及政府民望大跌。



但反過來看,慳電膽事件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况下,仍然能夠引發社會的廣泛廻響及質疑,大抵反映曾特首的公信力每况愈下,巿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情緒,正迅速在社會中蔓延——由於巿民普遍對政府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慳電膽事件才會被輕易炒起、無限放大,並且演變為一發不可收拾的政治風波。

曾蔭權公信力每况愈下
毫無疑問,特首並非由普選產生,背負著「認受性不足」的先天缺陷,是造成官民互信基礎薄弱,社會對政府動輒懷疑的重要原因。

但民眾對曾蔭權的信任度,之所以在短時間內迅速蒸發,恐怕不能夠統統歸結到不民主體制之上:過去一年來,曾班子民望大幅下跌,管治舉步維艱,與其說是政制缺陷所造成,不如說是由於曾特首道德形象破產、施政方針脫離民情,令巿民對政府的信任大打折扣。

曾蔭權以往的民望基礎,很大程度建基於其「有管治經驗、執行力強」這些公眾印象,實際上反映著港人傳統以來對公務員「利益中立、務實施政」的良好期望。

但去年的副局長風波中,社會廣泛抨擊政府「親疏有別、用人唯親」,便徹底改變了公眾對曾蔭權的看法:整場風波令曾特首原來的正面形象嚴重受損,巿民開始懷疑以政務官為核心的曾班子,是否仍然能夠公正地運用權力,政府的公信力備受質疑。本來,過去一年不乏一些讓政府改善形象、提升民望的機會(包括改組行政會議、發表《施政報告》等),但曾蔭權卻一再錯失良機,其間反而爆發了生果金、六四代表論等多場風波,令巿民對特首的不良印象進一步加深。

直至曾特首上月發表《施政報告》,社會普遍期望政府積極處理貧富懸殊、社會流動下降等重要矛盾,曾蔭權卻只是空談六大產業、經濟轉型,施政方針與社會期望嚴重脫節,結果民眾的負面情緒持續發酵,潛在的不滿最終藉著慳電膽事件全面爆發出來,令政府深陷信任危機而不能自拔。

大動作改善形象及調整施政
現時的局面持續愈久,曾班子就愈難扭轉民眾的負面情緒,社會的不信任感進一步蔓延,只會令政府推動政策的工作事倍功半,陷入長期捱打的情况。

要挽救民望、扭轉施政困局,需要政治上的大動作(bold action),例如改組政府人事班子,或者大幅度修改政策及施政重心,以求一新巿民耳目,令政府可以修補形象、重新出發。對只剩下兩年多任期的曾蔭權政府來說,已經不可能再大規模調整管治班子,因此只能夠在從施政路線方面動腦筋。

假如曾特首能夠在政制或民生議題作出一些大動作,例如積極向中央爭取較寬鬆的政改方案,或者拿出實質措施疏導經濟及社會矛盾,也許仍然有機會重建施政形象、贏回社會信任。

如果曾班子還不認真檢討問題所在,並且盡快對症下藥,當下一個政治風波來臨之時,特區政府將要面對更猛烈的管治衝擊。

作者是城巿大學社會科學學部講師、新力量網絡研究員


資料轉自:明報專訊新聞網絡

------------ 謝謝觀賞------------

強政強權管治都要有市民信任??

再加大力度益財團例如起高鐵做炒地產配套設備咪得鑼
佢使乜你信任啫!最緊要啲財閥信任就得喇!
朝廷有人好做官、殺人放火運亨通。
大嘅就周游列國、細嘅就周街勒索。

以推論代替觀察、以猜想代替認識。
「民望於我如浮雲」,老曾龜縮在高層;最緊要係有錢揾,懶理中產與草根。
如果咁啱每樣有關輸送利益事件都牽涉在內, 又好難怪我地亂諗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