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今天就可以實現民主

中國今天就可以實現民主

中國今天就可以實現民主  1

張三一言


【文章摘要: 民主運動是全民的事;中國民主化主要是靠民眾自己鬥爭和爭取;爭取民主的主攻點是結束一黨專政、消解共產黨對民主打壓扼殺的能量。】

在共產黨統治下五十多年的中國,民主進程何以不能啟動?

五十多年來爭論不休。爭論中給出答案千百條。最多人持的理由是:中國人素質太差(包括極端的中國人愚蠢不配民主)、中國人沒有宗教信仰(特別是沒有基督教信仰)、中國私有經濟不發達、中國沒有中產階級、民運不爭氣、中國人只要麵包不要民主…這是支持或不反對和反對民主者都常提到的流行答案;反民主者還有另類理由:民主動亂、民主分裂、民主妨礙經濟發展、民主是帝國主義反華工具…  


[一]、流行的中國不能民主理由的辨析

我以下的辨析不用枯燥的理論,只從事實給予回篬;當理論與事實相悖時,理論應服從事實。

“中國人素質太差不能民主”若指的是民主本性或文化,那麼同文同種同族的台灣為甚麼能民主?同是儒家文化的日韓為甚麼又可以民主;同是儒家文化的北朝鮮同文同種同族的香港澳門又為甚麼不能民主?可見中國人民族性劣文化落後理由不成立。若指的是經濟落後而令中國人素質差,那麼香港經濟與世界一流發展國家並駕齊驅何以又不能民主?印度在中國人心中夠落後了吧,為甚麼人家又能民主?中國現在不是領先印度多多了嗎?為甚麼反而不能民主?

若說素質差中國農民是最差了吧,為甚麼又可以在農村演民主直選戲?為甚麼不在人的素質最高的香港和首善之地北京普選特首市長?為甚麼不在自我號稱全世界最先進、人的素質最高的共產黨內實行民主選舉?

“中國人沒有宗教信仰所以不能民主”理論也不符合事實。中國人並非沒有宗教信仰,傳統上中國人絕大部分信的是儒道佛三結合的宗教,近幾十年來中國人實際上信的是馬列毛教,可見中國人無宗教信仰之說違背事實。其實“中國人沒有宗教信仰”論者其指的是中國人沒有基督教信仰。因為沒有基督教信仰就不能民主與事實不符。印度、日本就是非基督教國家,韓國民主時信基督教人口才25%左右(現時大概50%),不是民主得好好的嗎?連土耳其這個回教國也能民主。我也相信基督教文化有助實現民主,但是把它列為民主必備條件甚至是唯一條件就不通;把中國現時不能民主完全歸咎於中國人不信耶穌沒有理由。

“中國私有經濟不發達所以不能民主”,先澄清事實:「2002年九月中共中央国务院研究室向政治局提交的一个内部文件透露,占全民人口1% 的131万中共县团级以上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如果算上县团级以下党员干部,说占全民人口2% 的中共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80%,该不算离谱。这个比例还在快速增加。不出三年,很可能占全民人口2%的中共干部及其家属占有财富达到95%,其余98%人口占有财富仅仅5%。」這些財富都不是國營或集體所有的社會經濟,而確實是私有的資本主義經濟。只是這不是正常的資本主義而是中共獨裁政權炮製出來的最壞的官僚資本主義;其惡劣程度甚於馬克思描繪的當年英國資本主義。特別要指出的是所有私有壟斷企業和大財團都是官僚所有,至低限度是官僚有份的。中國的官僚資本主義是極其發達的,中國之所以不能民主不但不是缺乏發達資本主義,而是資本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太發達。 中國的官僚資本主義是權貴資本主義,是依靠中共極權獨裁統治者的政治權力扶植、營建、發展、壯大的。其存在和發展必要條件就是保持一黨專政的政治權力。其它非官僚資本也必須依附他們才能生存和發展,所以也結構上成了擁護中共獨裁專制的勢力。 可見“中國私有經濟不發達所以不能民主”不但不成立,反而類似的反命題:“中國有發達的官僚資本主義所以不能民主”可成立。

“中國沒有中產階級所以不能民主”,現在的中國中產階級包括那些中小企業主(其中大部分與權貴資本家重疊)、政企文化管理人員(其中大部分與權黨官重疊)、通稱的知識分子(從小學教師大學教授到一般文化藝術工作者)。前兩種人因為要依靠獨裁政權才能得權益,其結構性和制度性反民主不言而喻。知識分子又如何呢?請問,充當中產階級知識分子頭面人物“吃黨糧”的八個花瓶“民主”黨派頭目,能反專制要民主嗎?大學研究機構的學者要得到經費必要條件是順服和不談政治;你一談民主政治不但經費斷源,連飯碗也可能不保。很多文化藝術工作者都是吃黨糧說黨話的鸚鵡。小學教師也為了保留比工農優厚得多的黨賜工資福利而不想要民主。 這些所謂中產階級的主流實質上是黨包養的二奶。二奶的天職就是爭寵,那來反丈夫的意願和動力?所以中國的中產階級主流在制度架構上是反民主的;中國這樣的中產階級越多反民主的力量就越強。

“民運不爭氣所以中國不能民主”,民運是全民的行動,從農民個案維權、到社會性政治性的維權運動、到一些退休高官和黨內一些外向者的傾向民主言論都是民主運動的組成部分。現行概念的所謂“民運”是特指海外那些職志促進中國民主的黨和人士。把中國民主運動成敗襲於民運中極小部分的人和黨是盼明君盼青天的奴性思維在民運中的反映。這是專制思維的結論。

  所謂不爭氣是指這些人內爭內行自耗實力,外爭外行改變不了一國專制現實;這種指責是符合事實的。但是一筆抹煞海外民是不公平,不符合事實。外民運對促進中國民主作出了可貴的貢獻:海外民運是中國民主的繼承者;對今天中國國內民民眾和思想界的民主的認識和追求起了橋樑和推波助瀾作用。到今天還起作用。 把中國民主運動沒有成功歸咎於某些特定人士和組織是以偏蓋全的想法,是沒有道理也不符合事實的。

“中國人沒只要麵包不要民主,所以中國無需要民主”,這是跡近栽贓的言論。中國人為甚麼不要民主?是因為中國人被一些文人矇騙了。那些文人告中國人:民主是你們難懂的極複雜的東西、是玄之又玄的東西、是和中國百姓生活(麵包)無關的東西、是有害的東西…如果這些文人肯說一句民主大實話,比如你對農民說:「要經過你們農民同意共產黨的政府才可以向你抽稅征費,這就是民主;你要不要民主?」請你代農民回答看看?你再用大實話問一下農民,(管農民的官必須由農民選舉好不好)?你說農民會怎麼回答? 若農民實踐了“要經過農民同意共產黨的政府才可以向你抽稅征費”、“管農民的官必須由農民選舉”,嚐到了真實民主利益,他們會極其珍惜民主的。在這裡我們也可以看到,極權專制如中國者為甚麼反自由民主擁專制的奴才、愚人那麼多,民主國家把自由民主視同生命的又是壓倒性多數的原因了。

以上講的不能民主的道理,除了最後一條都會影響民主進程;但都不是決定中國民主不能啟動的決定性條件。  


2007/3/14

自由聖火

中國今天就可以實現民主 2

中國今天就可以實現民主  2

張三一言


[二]、只要共產黨不用暴力阻止,中國今天就可以民主

那麼,中國不能啟動民主進程的決定性是甚麼呢? 答案是共產黨用專政暴力打壓扼殺民主! 共產黨用專政暴力打壓扼殺民主表現在它消滅一切民主因素。共產黨把一切不在黨控制下的民間力量視為顛覆國家的政治敵對勢力,把它消滅於萌芽狀態中。中國民主被中共趕盡殺絕,沒有生存空間,更遑論發展了,這就是中國不能民主的事實和道理。 所以,我可以肯定地說,只要共產黨停止暴力阻止打壓扼殺,中國今天就可以即時和全面實行民主。前述影響民主的理由也只是或給民主帶來挫折或給民主帶來助力而已,但絕不會阻止它建立初步而又具有民主實質的憲政民主制度和實行民主關鍵的一步:普選。

有常見的怪論歪理說:這是極端邀進的說法,它將給中國帶來動亂。 這一說法絕對錯!

中國約百年前就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憲政民主政制。建立民主後的動亂不是因為民主而是因為專制復辟;其中最突顯的是共產黨建立中國空前獨裁專制的反自由民主叛變動亂。請問,一百年前在大陸已經可以建立憲政民主制,為甚麼到今天反而不可以呢?請反對自由民主的共產黨和御用文人注意:你們的黨和黨魁毛澤東在五十年前已經信誓旦旦:中國完全具備了民主的條件,而且可以立即全面地實行民主。為甚麼經你們黨統治五十多年後反而變成絕對不能民主了呢?是你們五十年前存心欺騙中國人還是你們叛變了自己給中國人民作出的政治承諾?

因為一百年前建立了憲政民主制,為今天在台灣實現中國第一個民主政制創造了良好的條件。有理由相信,若不是共產黨的反動叛亂,中國的民主應大大提前實現,範圍也不只是在台灣而是全中國。

我在前面曾經質疑為香港為甚麼不能民主。香港人很符合本文開始時某些人提到的中國要民主需要具備的條件。無可質疑,香港有高度發達的經濟;香港中產階級占大多數;香港人的現代化素質可與世界先進國家民族並列,其理性、智慧、清廉都可列入世界前茅;大多數香港人雖然不是基督教徒,但是非基督徒的港人與基督徒融合相處,天主教基督影響力極大;香港民主派(民運領袖)非常爭氣,能組成泛民陣營帶領百分之六七十香港人爭民主(不存在港人要面包不要民主之質疑)。 那麼,請問,幾乎全部具備民主條件的香港為甚麼又不能民主呢? 明明確確只有一個答案:共產黨阻止打壓扼殺! 只要共產黨停止對香港打壓扼殺,香港辰時卯時都可以全面民主、立即雙普選。同樣理由,只要中共今天停止對中國民主的打壓扼殺,今天就可以像毛澤東和他的共產黨當年所說的那樣:可以即時全面地實行民主。 可見,所有中國不能民主或影響中國民主的理由中,中共的打壓扼殺是決定性的。只要消除這一決定性因素,其它因素都不能阻止中國民主進程的啟動和建立民主政制,充其量只能在民主進程中起一些影響作用吧了。


  [三]、只有民眾壓力才能消解共產黨打壓扼殺民主

我說中國不能民主的決定性因素是共產黨打壓扼殺,只要消解共產黨打壓扼殺,中國民主就即時可以實現。有人可以解讀為民眾無能為力,只能等待共產黨恩賜民主了。 這個解讀是錯的。我的意思正好相反:只有民眾壓力才能消解共產黨打壓扼殺民主。

共產黨打壓扼殺民主是其專制獨裁的一黨專政本性決定的,只要一黨專政存在,其打壓扼殺民主就同在。任何幻想共產黨會自動停止壓扼殺行動都是不切實際的。要消解共產黨的打壓扼殺,唯一途徑就是“結束一黨專政”!結束一黨專政唯一有效的就是民眾壓力。事實上,中國大陸自由民主的生存空間已經比過往,特別是比毛時代要多了。今天有限的生存空間就是民眾鬥爭,民眾向黨施加壓力取得的。

人們還會質疑:你在第一部分裡說了,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包括知識份子)都,民主哪裡還有希望?

我說大有希望。

其一,不論資產階級、中產階級還是共產黨高官,都沒有意識型態支持;都沒有常規人性道義和政治公義支持;相反,反專制的民眾全占了正義資源。而且這正義理念越來越為中國人包括一些黨官認同接受,成為指向共產黨的高壓力。前面所說的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包括知識份子)制度性結構性反民主是建立在權力、財富分贓和收買基礎上的。基於這兩點,這個制度或結構是脆弱的。一方面是一個無正義脆弱的制度或結構,一方面是占有強有力的軟力量;於是建制陣營內部不斷出現叛變者(群)。這叛變者(群)往往與民眾相結合,增大對專制黨的壓力。這種良性互動的變化是持續出現和發展的,現在還繼續下去;這最後的結果必然是一黨專政告終。

其二,時予民主。國際上,現在中國與世界結成不可分離的一體,且處於一個訊息擋不住並的時代,與過去看澤東竹幕內關門打狗的形勢大相徑庭。在國內,共產黨已經失去過去的絕對控制人們物質生存條件的優勢,人門離開共產黨也能生存下去。這些時代賜於中國人的時機都有利民眾而有損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也基於這兩點,雖則共產黨還在以專政高壓欲把民主扼殺於萌芽狀態,但已經力不從心;相反民眾一方則不斷敗而再戰,越戰越強。隨着時間推移,民主取代專制是必然終局。

其三,民眾一方之所以會越戰越強,其中一個原因是弄假成真。 共產黨為了應付民眾壓力,就會權宜性地搞些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東西來騙人以減輕其受到的壓力。例如簽定國際人權公約,說些要民主、民主是普世價值的話、立一些具有人權民主內容的法律等等。可是這一來,你弄虛作假,可民眾就來個假戲真演、弄假成真。利用黨的偽善,弄假成真加上公民抗議,就會出現如下情況:假事演成為一個真事例→前例→慣例→共識的過程。比如官告民、法庭上演民主法治的法官辯護等,本來都是黨騙民的假戲,但給人民真演而成為向黨施加壓力的工具。

我這篇文章要表達的意思是:民主運動是全民的事;中國民主化主要是靠民眾自己鬥爭和爭取;爭取民主的主攻點是結束一黨專政、消解共產黨對民主打壓扼殺的能量。

2007/3/14

自由聖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