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高事件評析

打高事件評析

打高事件評析

張三一言


“打高事件” 是指高智晟被中共拉走後至今未艾的一些人掀起的攻擊、抹黑、造謠中傷高智晟的事實。其中突出的是以自由中國論壇為陣地,以劉荻、張鶴慈等人幾個人為主力表演。

[一]、事件的基本判斷

共產黨打擊民運、維權,分化離間民間反專制求民主力量,各個擊破,集中打擊和消滅其中對他們最具威脅力的高智晟為代表的一派;一些人配合中共戰略,掀起打高(智晟)惡浪。

[二]、打高事件探源

打高因由一:中共分派任務。

歷史的事實和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對諸如民運維權等活動,中共必定會派入其潛伏人員或收買拉出一部分民運維權中人作其工具,從中竊取情報和破壞;中共不這樣做與太陽從西邊出沒有區別。所以現今中國民運維權必定有中共特務在其間活動;打高事件100%符合中共的目的、戰略、戰術要求,在其間有其潛伏人員活動或收買指派一些人執行任務,或對某些人加以影響利誘等等,是極其自然合理之事;要是沒有這些不為人知的事,反而是不可想像、極不可能的事。問題只是我們無法辨明到底其中哪一個是中共的人員而已。不管是受派任務也好,出於獨立思考的也罷,事實上都是配合中共的消滅民主力量的戰略要求而行。這個“配合”到底是主觀默契配合還是各為己利“純屬意外”的配合,暫時無法得到證明。但是,客觀事實是配合無疑。

這也是我們反制打高活動困難原因之一。

打高因由二:消滅同一陣營的對立派系。

基於中國人,包括一些認同自由民主人士,往往擺脫不了中國奴隸和尊一思想。這種思想表現在民運維權方面是面對中共專政強權或明或暗地示忠示馴;對同一陣營中人則必須尊一,而這個一就是我,就是唯我(我派)獨尊,一山絕不能藏兩虎。我改良就不准你革命,你必須告別革命否則就要消滅你;我要個案維權就容不得你政治維權,你維權參與政治我就要打擊你汙衊你,非把你置諸死地不休;我搞合法精英民主運動就容不得別人搞超越惡法挑戰惡法的民眾的民運,你搞我就要和你死去活來,非把你批倒批臭,打翻在地讓你永世不得翻身不可。這些唯我獨尊、排除異己、消滅非我一派、對同船共舟者絕不留情絕不手軟者,大多都打著自由民主的旗幟,說著自由民主的話語,但是,想的和做的都是奴才兼專制者的事。這些人在排除打擊抹黑汙衊異己時,大都借助中共專制實力;配合專制統治者的大戰略而動。客觀上成了專制勢力打擊消滅民主力量的別動隊。這次打高事件可算是一次典型的表演。


[三]、反打高分寸

我的分寸,或說底綫是很清楚的:只是,而且僅僅只是反對打高。或者說只打倒打倒(高)、只打擊打擊(高)。不涉及這些人的人品、不涉及這些人的其他任何活動。對這些人過去做的、現在正在做的為促進自由民主的努力和工作,我支持。事實上參與打高事件的人,我相信絕大部分(包括最積極表演者)不可能都是受派任務而為的,他們只是由於思想局限、思維模式或其他種種原因這樣做罷了;而且這些人不少對自由民主有承擔精神,也作了不少努力和貢獻。

我的訴求極之明確:中國的自由民主事業是全民的事業。任何人,包括共產黨員、體制內外的社會精英、下層工農民眾都有追求自由民主和參與其中的權利。中國的自由民主運動應該包括由最右的純黨內民主改良到民眾革命(包括暴力革命)。

我的最底(最消極)期待是:不同自由民主派別各做各的互不干涉對方。
我的最高(最積極)期待是:不同自由民主派別各方取長補短互相配合協力共進。

2007/4/8
自由聖火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