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禪︰活在當下

暫禪︰活在當下

本帖最後由 tt1022 於 9-12-2010 15:35 編輯

2010.12.9
第四古

一個叫「暫」的站


今年八月,法國總统薩爾科齊下令,把部份吉卜賽人驅逐出境。25日電視新聞有一個畫面,播放一群吉卜賽人上路的情景,我看見編織婆,在兩乘馬車中,抱起一個孩子,放上車去。

11月,佳仔回港辦事,多年沒見,一臉佛相,我說你放個砵頭在手上,沿途化緣,一世無憂,他笑得開心。他從法國回來,我問起薩爾科齊之惡行,他說也沒什麽,薩爾科齊當然有他的計較,但吉卜賽一字不是就代表流徙嗎?

別人這樣說,也許涼薄,但出自他口,是一番君子所見略同。78年赴法,最終雖以此為落脚地,卻不斷流徒,時而意大利、時而西班牙,有錢乘車,無錢hitch-hike,或索性坐霸王車﹔在冰島得發冷病,在希臘開過餐館,今次回來其中一事,就是訂購餐具桌椅,到一個叫瓜得老套的中美小島開日本餐館。

那年他染病回港,正是八月大暑天,一身愛斯基摩人打扮,走進地鐵車廂,人皆觸目,甚至走避為恐不及。長椅上剛有兩空位,相隔著的是編織婆,是編織婆,難怪,有空位。我倆坐下,隔空對話。他告訴我那夜險些凍斃冰島小鎮街頭,只是突然記起老馬那句說話,一邊唸咒般唸著,支撑走到燈亮的人家,得病而沒死。那句咒語﹕

所謂激進,就是掌握事物的根本,而事物的根本,就是人。

就在佳仔背起那咒語,編織婆也隨口加入,我也跟上。其他人看戲般注視著,人來人往,我們往復吟誦,最後只剩下我們仨,編織婆帶我倒到一個叫做「暫」的站下車,是她的家,也是其他編織人的家。

雄仔叔叔


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event.php?eid=175498515809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