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野人講古

都市野人講古

城中傳說,講古佬雄仔叔叔17至19號一連三日在西灣河文娛中心散播都市野人傳說。既然是傳,他由上星期開始,每日給朋友電傳,送上冇厘搭霎的故事,每日一古,每日一擊,非常頂癮。 我計過,講到今日,應該已經是第九古,女主角之一的編織婆依然是編織婆,沒有忽然轉行做代母。跟出入中環拉住紙皮箱周圍走的紙皮婆一樣,專業認證,自成一格,絕對沒有入黨,所以也不會又出又入。既然沒有入黨,就不存在被記者「竄上跳下」的禁忌。兩位阿婆,不干涉其他阿婆阿伯的內政,不折騰。新近加入的一個骨醫,這天來到她們的架步,呢,就是曾經圍住你建造的地鐵站。而到底是哪一個地鐵站,可以肯定告訴你,是不會出賣私隱的那個叫做「暫」的站。 編織婆此時,用心編織由紙皮婆提供的紙皮,打算替劉曉波編織一張紙皮凳,讓他在錦州監獄每晚九點鐘牢房熄燈後,快速入夢出體之際,靈魂躍升,漫遊過境,飛去挪威森林。飛行不能承受和平獎那張堅強的空凳,煞是可惜。編織婆和紙皮婆因此協力打造一張紙皮凳,識飛那種。骨醫就保證,他能修理好任何硬骨頭,縱使是粉身碎骨,他也能按良心辦事,七日起貨。不過他相信,劉曉波的人和他的命,已經夠晒硬淨,用不到他的貼身服務。而骨醫擔憂,他這一行很快淪為夕陽工業,顧客收縮得緊要,因為地產商太勁揪了,食人唔『舌累』骨。紙皮婆建議他轉做牙醫,政府山大把客仔,口擘擘。
-陳也 頂級頂肺 蘋果日報2010/12/14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