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仔:每位派¥ 300 統戰部區選買票

壹仔:每位派¥ 300 統戰部區選買票

壹仔:每位派¥ 300 統戰部區選買票

2011年11月10日

週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報捷,十八區幾乎全面染紅。建制派有此成績,鐵票功不可沒。本刊在深圳追查,發現統戰部組織「鐵票團」,一車車接載長居內地的選民返回香港投票,每票至少送三百元人民幣。

種票手法層出不窮,新界有鐵票團,市區又有老人院鐵票,有多間分舍的左派友好老人院,竟送院友去票站,並教他們投票予指定人士。


鐵票密密送

區議會選舉日早上八時半,深圳距離皇崗關口十五分鐘車程的下沙村博物館前,早已人頭湧湧。六輛榮利旅遊巴停在那裡,它們不是普通過境巴士,而是專載深圳居住的港人回港投票的「鐵票專車」。約九時左右,候車的人為數約二百,大致在深圳上沙、下沙、沙嘴村居住,主要是中年人士或長者。

上車出示 投票通知書

「係咪呢度上車呀?嗱……我帶咗嚟喇!」其中一名港人一邊向同行友人說,一邊從袋裡掏出一封信,正是選舉事務處寄給選民的投票通知書。這時,有港人插嘴:「我去天富苑科技創意小學投。」另一人又說:「我就去天慈邨嗰間楊日霖中學。」

「鐵票專車」安排甚有組織,每輛巴士車頭,貼上不同目的地的告示:天水圍、元朗、屯門、荃灣、上水及粉嶺,以防投票人搭錯車。每輛車又有一名手持名單的領隊,逐一要求乘客出示投票通知書,核對後,一個一個安排上車。

領隊手持的名單,記者看到上面寫有「村委會」(村委會是內地居民自發組織,由內地政府資助,上至治安,下至計劃生育,村委會都從旁配合政府)的字眼及數十個姓名,還有印着區議會選舉標誌的文件。巴士周圍又有保安「管場」,記者見到一直有六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在場監察,又有公安車戒備。


08:30 下沙村博物館外
六輛旅遊車已在集合地點等候。車頭有目的地告示。



09:00 下沙村博物館外
港人帶同選舉事務處郵寄的投票通知書,等候點名上車。

約九時四十五分,六輛旅遊車出發,據悉,領隊在車上已向港人講明,要他們將選票投給指定的候選人。記者跟蹤所見,鐵票車隊分成兩路,過境後駛往票站的地方,像小巴一樣,逐站落客。
兩部巴士以上水及粉嶺為目的地,由皇崗口岸到港,分別在上水火車站及粉嶺火車站落客。記者尾隨,見一組約有十人的港人,逕自步行去上水彩園邨社區會堂票站。另一組約十人,則步行到粉嶺祥華邨社區會堂票站。

車隊另外四部車,則從深圳灣口岸,沿西部通道來到新界西。其中一部駛往天水圍,先在天慈邨道慈佛社楊日霖紀念學校票站外,放下六人,他們馬上步入票站。另一車駛至天富苑,十多人落車,到香港普通話研習社科技創意小學票站。該區是泛民大佬、職工盟李卓人對有工聯小花之稱的劉桂容(結果首次參選的劉竟以一千八百卅八票擊敗一千七百票的李卓人)。
投完票,「專車」接載這班港人回內地,他們各自散去。記者在粉嶺祥華邨票站外,向其中一名女乘客查問乘旅遊巴來港投票一事,一提到主辦者和行程細節,她就三緘其口,輕聲一句:「估唔到呢度咁多間諜!」匆匆離開。


09:45 下沙村博物館外
旅遊車接載約二百人後,在民警及治安隊開路下出發。



10:00 皇崗口岸
兩部旅遊車經皇崗口岸前往北區。

五千鐵票

記者週日所見的鐵票車隊,約載鐵票二百多張,但知情人士向本刊說,這只是冰山一角,單單深圳市各村動員已多達五千人,還未計東莞、惠州等廣東省地方:「呢啲票通常去北區、元朗同屯門三個地方,仲有小部分去咗沙田同荃灣。」原來張張鐵票背後涉及多個內地部門兩三年的精密功夫。

一名不願公開身份的港人對本刊說,他住在深圳東門,一個月前有人接觸他了解投票取向:「嗰排夜晚返到大廈,外面總有一批人穿着好似統計處普查員嘅制服,好親切咁話做調查,問我十一月六日會唔會返香港投票。我話會,就問我會投俾邊個。我話未決定,然後佢再問使唔使我哋安排車載你去票站。我無理到佢哋,所以唔知下文。大陸啲村委會、街道辦(內地市級以下的管治單位,管理範圍為數條街道),真係做得好徹底,一早就掌握晒香港人嘅資料,可能連你會投咩票都計得到。」


10:50 粉嶺祥華邨
一名承認由下沙村獲安排坐旅遊車來港投票的女士(右),一聽記者問及投票團安排時,三緘其口。



11:00 天水圍天富苑
一輛沿西部通道入境的旅遊車,在天富苑落了約十人。

另一知情人士告訴本刊:「街道辦首先收集居住在附近的港人資料,交給統戰部(統戰部是內地重要部門,直屬黨中央,成立目的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工作包括收集情報和分化敵人等)研究;統戰部一面向香港中聯辦收集各區選情,如哪區不夠票、哪區太多票;統戰部分析後,定下鐵票策略,選舉前夕派村委會人員到深圳港人家裡,逐家叫佢哋到指定選區,投票俾民建聯等建制派候選人,增加勝算。而每張鐵票一般都有三百至五百蚊(人民幣)車馬費,由村委會支付。」



蘇西智一見記者拿出投票團當日的照片時,便面色一沉,即時說自己不知情。

為了查證鐵票的報酬,記者本週一到深圳下沙村村委會,佯稱有親戚週日在這裡乘搭巴士回港投票,聞說有車馬費「補貼」,所以今日來代問詳情。村委內一名職員馬上自爆:「乜唔係即日派咩?」他說不知道有什麼人回港投票,於是帶記者去到另一房間,見掌握投票名單的秘書。

秘書比較警覺,細問記者:「你親戚係下沙人嗎?佢叫咩名?」記者說了一個虛構名字,秘書馬上翻查名單,然後說:「名單上無呢個人,我唔識佢。」他見記者多番追問「補貼」,即時改口:「我哋冇俾呢啲錢喎。」


區議會各黨議席分布

鐵票是左派今屆在北區盡殲泛民的主要助力,當中民建聯更在十七席中取得十四席,泛民則只有民主黨羅世恩一人「生還」。記者週二到鐵票車隊有份落客的上水彩園選區。該選區由民建聯蘇西智、民主黨黃成智及人民力量區維綱對壘。結果蘇以二千七百七十三票,擊敗有一千六百七十三票的黃及三百四十九票的區。

蘇初時表示,部分選民在上水有住址,但須北上工作,所以要從大陸跨境投票,「啲居民游走中港,可能約埋一齊落嚟投票支持我哋,都唔出奇。」但當記者提供圖片,證明深圳港人被安排來港投票,蘇便改稱不知情,亦不承認跟大陸方面拉票,指自己是靠地區工作,才成功連任。

老人院票

新界有鐵票專車,市區一樣有,例如觀塘就有「老人院票」。「我阿媽今年七十歲,三年前入住觀塘曉光街的曉光老人中心,有少少行動不便。」前 DJ慢咇陳志全對本刊說:「佢同我講,星期日同老人
中心其他院友,一齊俾人車咗去附近個票站投票,投票前仲有職員教定佢哋要投二號蘇麗珍。」


蘇於觀塘曉麗區參選,雖報稱獨立候選人,但同工聯會及民建聯友好,獲工聯會發信推薦及九龍社團聯會支持。最終投票結果顯示,蘇當選,票數多達三千二百一十票,較泛民對手李港生多近兩倍。
「老人中心每次有活動,都會先通知每個長者屋企人,尤其要出街嗰啲,就更預先講定,但今次投票,就無交代過。」慢咇愈想愈奇,母親從沒登記做選民,她的選民登記表格又從沒寄回家,她怎樣成為選民?「我問阿媽,佢自己都唔記得係幾時,只係話老人院有人有日幫佢填好晒資料,叫佢簽個名,就變成選民,連地址都改填係老人院。查實阿媽連邊個係候選人都唔知,只係有人到時教佢剔二號蘇麗珍。我已經向選管會及私隱專員公署投訴。」


曉光護老中心的觀塘總店週日用旅遊車接載院友往投票,有院友聲言入票站前有人指點他們要投二號蘇麗珍。

曉光護老中心有五分店,位於觀塘、大角咀、牛頭角、土瓜灣及紅磡,院友人數眾多,單是觀塘總店便有三百五十個位。記者扮院友家屬致電老人中心查詢,職員直認星期日帶老人家去投票,還有社工陪伴在側,「呢啲係社區活動,我哋平日都會帶老人家參加,嗰日有老人家話想去,咁我哋咪車佢哋去囉。」

曉光護老中心股東為海外註冊公司,董事謝偉鴻今年被政府委任為安老事務委員會的委員。而另一董事謝偉年曾是安老服務協會的司庫,而他也得觀塘左派區議員推薦,成為觀塘區議會的增選委員。至截稿前,謝偉鴻及謝偉年都未回應老人院投票一事。

本刊就兩宗種票事件向選管會查詢,但截稿前仍未回覆。現時登記做選民不用呈交身份證明文件,選民只須填妥選民登記表,寄交政府便可。政府收到表格後,便發信到登記地址,如果無收到反對,便當登記成功。本刊過去就收過多宗種票投訴,如大埔富善
邨一個三人家庭,收到選舉通知書後方發現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以他們住址登記選民。登記方法如此粗疏,政府卻一直視而不見。
律師伍家賢表示,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任何人向他人提供食物、飲料或娛樂,以誘使或酬謝他人在選舉中投票或不投票予某候選人,即屬違法,「如果收取車馬費而又被要求支持建制派候選人,不論香港定係深圳俾錢,都肯定涉嫌賄選了。」至於老人院出車載阿婆投票,伍家賢則表示,要視乎老人院有否在車上威逼利誘老人家。


大失民心

阿爺發功種票只是泛民大敗原因之一,泛民自亂陣腳才是潰散主因。首先公民黨在港珠澳大橋、外傭居港權兩議題上,大失民心,在山頂出選的雙料議員陳淑莊,竟大比數敗於自由黨新人陳浩濂;而在沙田第一城出選的立法會議員湯家驊,亦慘敗於地頭蟲黃嘉榮。公民黨派四十一人出選僅七人勝出,難怪陳淑莊淚灑人前,湯家驊亦感慨是否不再參選立法會。

另外,泛民內訌亦是泛民慘敗導火線。由黃毓民帶領的人民力量,發動「票債票償」運動,選舉期間不停從旁鬧爆民主黨、民協等去年支持政改方案的泛民政黨,民主黨便有四個選區因此大失選票。泛民今屆大敗,明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將是另一次巨大考驗。
台灣同胞應慶幸冇共狗介入 否則就是HK般不堪!
維園阿伯 正一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