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大狀黨衰在太愛香港

游清源:大狀黨衰在太愛香港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個黨真的很灰,而梁家傑個人真的愈來愈似《東方不敗》裏的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為了復興西夏,不但為族人仆心仆命,更不惜引劍自宮練神功,變成教主無話兒。殊不知,他竟然不被崇拜,以至不被了解,甚至慘被罵街,令人忍不住模仿港大淚眼煞星李成康小朋友高舉雙手大叫三聲「天理何在?」!
結果,東方不敗黯然發現,西夏人都是負心人,天下人都是負心人,就連豪氣干雲的令狐沖都是負心人!而東方不敗的終極抉擇亦都是曹操的終極抉擇,那就是「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以至呂伯奢之流,自然是「死十個當五傷」(根據《三國演義》的「演異」,曹操以為呂伯奢一家想殺死他,於是先下手為強,殊不知人家其實是想殺隻豬「豪」給他吃,可謂「豪」心着雷劈)。
最記得東方不敗在《東方不敗》裏吟了一首十分之悲情的詩,正是:「天下英雄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套用於以梁家傑為首的大狀黨,更有「江湖愈老,眼角愈高」之嘆,以至變成「天下救主出我輩,一入政壇歲月催;文韜武略雄辯中,不勝區選一殼淚!」
關於大狀黨的「救世主情結」,則令人好容易聯想到耶穌的神級演說「登山寶訓」。《馬太福音》第五章,耶穌儼如大狀上身道:「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所以無論何人廢掉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訓人這樣作,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但無論何人遵行這誡命,又教訓人遵行,他在天國要稱為大的。」叫人倍感唏噓的是,大狀黨若然肯講,即使死,都會死得漂亮,以至死得神聖,但最心痛是,說得太小、撐得太遲!
不過,根據fb網友的解讀,大狀黨在區選的真正死因是,不肯對住班從未如此重要過的公公婆婆大唱特唱港式普通話版《月亮代表我的心》,正是「呢勻我挨你油墮身?我挨你油滋分?」更不要說高歌鳳凰女麥炳榮經典作品《鳳閣恩仇未了情》矣,結果果然落得「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票濫飛,票難返」,你說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