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全﹕絕對不能怪責美孚居民

王德全﹕絕對不能怪責美孚居民

對不起,我輸了!辜負了支持我的選民,衷心的說句對不起。有些居民說:「真的不值,只差數十票。」我相信民主,有五成選民投票,應該尊重他們的選擇。


足球比賽,強隊必勝,否則一定是球員踢假波嗎?美孚南區選,王德全多年來致力協助居民反對興建屏風樓,結果敗陣,發展商便來動工,在下雨天,工程車高速駛向由居民組成的人牆才煞停,這是強大的挑釁。報章標題〈民建聯當選祥達開工,美孚居民人鏈阻泥頭車〉,電視節目《頭條新聞》也諷刺美孚居民。是美孚居民咎由自取嗎﹖不,我絕對不同意,絕不可以輸打贏要。受屏風樓影響的居民不夠十分之一,是整體的共同決定。


諉過於己嗎?


今次敗北可是自己的工作不足嗎?相反對手的工作真的非常全面。我常說,香港只得一個政黨:民建聯,其他的只是學生會或是街坊會。讓我來檢討落敗的原因,可能是個人政綱的不足,未能得到多數選民認同,其他的可能包括:


1)公民黨在外傭居港權的立場:


在此不詳細說背景,只引述居民對我的說話:


「我不喜愛民建聯,但更不愛公民黨,你的心痛選民。」


「我選王德全、不是公民黨。」


「你轉錯了黨。」


2)對手強大資源的地區工作:


選民選擇關心他們生活的人有錯嗎?選擇和他們一起旅遊的人有錯嗎?選擇為他們成功爭取區事的人有錯嗎?


居民真的要蛇齋餅嗎?居民需要的是一份關心,中產區的長者,誰也比我富貴,他們需要尊重和關懷,正如1970、80年代的社工,多麼受街坊愛戴!現今區議員的工作就像一個社工,開班組、生日會、旅行、組織婦女、太極、舞蹈班等等。建制派的組織網絡取得了他們的聯絡,更重要的是取得了他們的信任。若你做少些,對手便說你無社區工作。


3)不明來歷的獨立民主第三者:


分票確實令我憂心,這位獨立民主派在最後一天才報名參選,他的舉動已經有親中人士事前通知我。他在投票前兩星期才進行競選活動,每次均有接近10人前來協助。他的宣傳內容是為民主、為公義、反對興建屏風樓,亦有評論我轉黨、不應有民主霸權,要公平競爭。但對民建聯沒有多大的評論。


對手的策劃非常精密,最終我以79票敗陣,那位第三者得160票。沒有他,這160票怎分配?天曉得!


4)選舉兩日前郵寄給屏風樓居民的一封匿名信,不滿屏風樓工作小組給人政治利用。


5)唱家班,有居民在區內日唱夜唱,唱你的不是。我輸了,還要唱。日前工程車前來,有位女士說:「哼!王德全輸了便消失。」一位居民對她說:「你身邊蒙面那位男士便是德哥。」


6)沒有真實根據而又言之鑿鑿的萬能種票傳說。


7)受屏風樓影響的居民,有些相信民建聯的競選願景,在這裏興建會所。其實在抗爭初期,大家團結一致,小勝3次官司後仍士氣如虹,可惜8月尾我們司法覆核敗訴,令一些居民憂慮賠償問題,故此作出不同選擇。


以上各原因總結下來便是今天的結果。


有人對我說:捲土重來,哪處跌下,哪處站起來。可能對我未必適合,參政20年,好應該讓位給些年輕人,我希望能夠培育一班年輕人一起為美孚社區努力。這才可使服務美孚的民主人士得到延續和擴大。我絕不是心灰意冷,卻是熱血在心。


今天選舉已經不再是專業人士和政界名人有絕對優勢了,市民要求一個全職的、和他們一起生活的議員,小恩小惠是重要、但是地區政策分析也重要,若公民黨要建立地區工作,只有以全職助理來符合社區需要,才可創出新天。


多謝1908位選民支持,在這艱難的日子仍然信賴我。公民黨以企硬為告急主題,當天我說了:何處有人、何處有不公義,公民黨與你常在,信念不會變。我感覺反地產霸權仍然在我心內,我要和全港人士共同向地產霸權說不,無論哪一天、無論哪一處、無論有多少人,我都會去反地產霸權。


雖然鐵娘子毛孟靜帶淚說:「對不起﹗」我沒有什麼恨意,只知寧戰死於公民黨,也不欲偷生於民主黨,這是我對民主的堅持。


作者是公民黨美孚區落選區議員

精心分票
以後稱"民主黨"為"中共五毛"
中國憲法第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中共從冇獲得人民選票授權; 它是從那裏獲得合法權力來管治?
「只知寧戰死於公民黨,也不欲偷生於民主黨,這是我對民主的堅持。」

單單只是這一句,我就十分十分支持和佩服!
濟弱扶傾  義無反顧
令我感動的一篇文章...
他比黨魁更懂公民黨的原本綱領
公民黨領導層選後表現令人失望,支持德哥帶領公民黨重回正軌。
本帖最後由 lifely 於 17-11-2011 13:19 編輯

越看越 佩服
看到最後一句
更是一種 息懷
原來 民主黨 [近年] 都真係仲有真漢子
當然希望 如樓主所云
真漢子們  己 寧做敗軍 不作偷生!

好!!

終於見到 公民黨 有一個 有體面 出得大場面 的戰將!!!!!
以反抗 對付淫威, 以歡樂 面對打壓,
以選票 踢走'保席', 以生活 活出民主.
公民黨領導如此不堪.請王德全快速退黨吧.
民主老千,都可以票債票償,支持老千吳過票給你.
王德全選敗是公民黨敗給民建聯,而非他敗予黃達東,李永達之敗亦是民主黨敗於民建聯而非敗予朱小姐,可見選民已逐漸唾棄這些自命主流民主派,只知將責任推給別人不知檢討自己做錯了什麼,難怪這兩黨支持度每況愈下並已成趨勢,肥佬黎再捐多些錢都無可挽回了,還望德哥好自為之!
德 哥 , 好 得 !
小 弟 認 為 對 是 次 選 舉 結 果 , 應 作 更 長 盡 的 調 查 ( 不 是 不 服 輸 ) 。
因 這 例 子 很 特 別 。
心 中 隱 隱 然 覺 得 有 此 可 能 『  議 員 阻 人 發 達 , 財 閥 出 手 攪 輸 你  』。
可 能 係 小 弟 睇 得 多《 塘 鵝 暗 殺 令 》The Pelican Brief 之 類 的 電 影 ,
所 以 有 此 陰 謀 論 。
但 香 港 那 有 記 者 會 跟 進 此 等 敏 感 料 。
不 是 外 國 的 月 亮 特 別 圓 ;
但 他 們 的 記 者 才 配 叫 記 者 , 他 們 的 新 聞 自 由 才 算 是 新 聞 自 由 !
3# oops
Agree, support!    ...
取銷功能組別 反地產霸權 反官商勾結 爭取民主  爭取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