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十個國民便有一個公務員為我們服務!

每十個國民便有一個公務員為我們服務!

拿大人最幸福, 每十個國民便有一個公務員服務


根據調查和計算得出:英國“官民比”最低,為1:118,也就是說,118個公民“供養”一個公務員,平均每個公務員管理和服務118個公民。這一比例在加拿大最高,達1:9.8,意味著平均不到10人中就有一位政府財政供養人員。
此外,法國的“官民比”是1:12.7,德國是1:13.7,俄羅斯是1:84.7,
日本是1:28.5,新加坡是1:71.4,美國是1:12.7,南非是1:31.1,
韓國是1:50.1,印度是1:109.5。



-------------------------------------------
(中央社台北十二日電)據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統計,中國實際由國家財政供養的公務員和準公務員性質的人員超過七千萬人,官民比例高達一比十八,中國政府供養大批公務員已形成嚴重財政負擔。香港大公報引述周天勇建議,應儘速制定一部「國家政權和事業人民供養法」,以法律來制約國家機構和公務人員膨脹。
報導指出,中國政府今年公開招考公務員,涉及一百零三個部門,僅有八千四百餘個職位,但共有五十四萬多人次報名,可見公務員職務在中國大陸仍是搶破頭的鐵飯碗。
面對有一些學者認為,二○○三年中國大陸公務員人數是六百五十三點六七萬人,官民比例為一比一百九十八。而美國的政府公務員人數為三百一十萬,官民比例為一比九十四。因此同美國相比,中國的比例顯然較低。
對此,周天勇指出,這是一種口徑不對的錯誤比較。美國公務員不僅包括聯邦和地方政府中的所有公職人員,還包括公共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及國營企業的管理人員。甚至為政府工作的醫生、工程師、清潔員等都包括在內,工種達數百種之多。如果按照美國的公務員範圍界定,中國的公務員人數遠不止是六百五十三萬人。
他說,中國由財政供養的公務員和準公務員性質的人員實際上超過七千萬人。中國黨政機關的公務員人數目前是六百多萬,但除公務員外,黨政機關和社會團體中尚有四百萬事業編製或者工人編製的準公務員,他們的工資也是由國家財政發放,因此中國黨政社團機關工作人員的總數應為一千多萬。
其次,很多行業協會等事業單位,雖然在政府改革後從政府中剝離出來,但仍然被賦予行政管理職能,成為實際上的「官」。而學校、醫院和科研單位等也有大量行政管理部門和人員,都仍然靠國家財政供養。一些有部、廳、處等行政級別的國有企業和國有商業銀行,也存在著大量的公務員性質的官員。還有一些工商管理、派出所、城管等政府機構和執法人員,雖然沒有列入政府預算,但是依靠行政收費供養。
而在縣、鄉、村基層管理架構中,靠收費和罰款等供養的非編製管理人員約為兩千萬人,其中包括七百三十萬村幹部,一千二百七十萬各類非編製聘用人員。另外,尚有許多機關和事業幹部退休之後,仍然依靠國民經濟供養,享受機關離退休幹部的待遇。這些不工作的「公務員」大約有一千萬人。
周天勇指出,按照這樣計算,中國的官民比例不是一比一九八,也不是今年兩會期間人大代表議論的一比二十六,而是高達一比十八。美國用於行政公務費用的比例只佔總財政支出的百分之十四,而中國已經佔到百分之三十七點五八,國民經濟已經不堪重負。
周天勇建議,首先要精簡機構和人員,另外在未來五年內,總體上不再增加公務員編制,也不再增加事業編制,不再設立新的機構。同時,推進公務消費貨幣化,機關後勤加快企業化和市場化,公益性事業單位核定人員和支出,其他事業單位堅決推向市場並企業化經營。
他指出,目前中國對政府機構設立和人員編制沒有法律約束,因此應該制定和頒布一部「國家政權和事業人民供養法」,明確納稅人供養的範圍,嚴格經費撥款、增加人員的程式,嚴格控制機構和人數膨脹。另外,還應清理全國政府各部門和行政性事業單位稅外各種收費項目,不合理的堅決取消,合理的要通過聽證和人大審批,並歸為稅收,杜絕一些執法部門通過執法收費和罰款來供養自己。
我是一隻能言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