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戰的後方的支援. 係要令市民清楚三位持守緊d 乜!

拉布戰的後方的支援. 係要令市民清楚三位持守緊d 乜!

本帖最後由 凌天羽 於 12-5-2012 08:52 編輯

某程度拉布戰拉左幾日, 由我觀察老鼠既言論, 我認為佢係特登容許呢一種情況.
留意左幾日傳媒, 包括商台, 我事實上聽左咁耐新聞, 從來都只係聽到"拉布" "拉布" , 但聽新聞真係好少聽到為乜要拉, 為乜條例而拉..... 只係知道有1300 個動議, 但係為左d 乜野, 就唔係傳媒會講到.


而家呢一種政治氣氛響五區見過, 響反高鐵度見過(但反高鐵係成功trigger 左市民, 所以唔算係輸得慘重), 響政改亦見過.

以慢打快, 放軟手腳做軟皮蛇, 然後利用三子既拉布, 響背後的抺黑, 去營造一種浪費公幣既感覺, 加上有傳媒不斷響度煲"拉布" 扯低三子既民望. 響立法會選舉令選民討厭.

正正係開始感覺到傳媒歸邊以及開始見到好多三唔識七政治講話滿意, 先要提醒一下, 請小心操作!!

呢個星期六至下次立法會復會, 其實己經比左好好既時間出來去"消化"拉布既前因後果, 如果呢幾日唔能夠將理念用最快速方法突破傳統傳媒方法傳開去.

三子會失去民意既支持而好麻煩, 所以唔可以比佢地接受不公平的傳媒而對三子的行為有先入為主的想法.

呢幾日係需要掃場, 將理念宣揚出來, 方能站在道德高點去打保皇黨

大家不如整一個議員拉布FAQ, 以Q&A 形式發比市民知道.

1. 拉布為左乜野條文,

2. 點解要拉布, 政府條文有乜野邪惡性,
3. 為乜一定要用呢一種方法
4. 香港政制出現左乜問題
5. 呢D 係咪議會暴力, 是否合法
6. 他們是為了誰.
.... 等等

(建議每一個point 簡短五六句, 唔好長文,
反之 point 多一點, 分散, 咁樣會令市民容易吸收)

有心人可以的話, 不妨把前因, 後果的資料集中然後有組織成文發放,
可能會比較有效去令市民明白個問題!

不要以為道德是天生的, 道德高地係要搶的, 絕對唔可以
比保皇黨佢地齋座就話三子浪費公幣!
本帖最後由 凌天羽 於 12-5-2012 08:34 編輯

少量參考資料: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512/16330453

蘋論:拉布戰慘烈,主流泛民不能袖手旁觀

立法會拉布戰之慘烈有如絕食。絕食以飢餓作抗爭,拉布則以疲累作對抗,說白了都是自殘手段,尤其拉布輪流發言的只是三個人。
《基本法》26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這是香港人最基本的政治權利。替補機制雖經過一再修訂,但仍然是剝奪了香港人部份的被選舉權,也剝奪了議員以辭職再參選這種訴諸市民去表達意見的權利,而這種訴諸民意的方式是文明國家有先例的。因此,維護市民權利的議員,不管政府已作怎樣的讓步和修訂,牽涉到市民基本權利的事,必須寸步不讓。
立法會前天開始,為審議替補機制展開了壯烈的拉布戰。余若薇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被建制派否決,政府為防流會而對建制派作總動員、連被稱為「議會大懶蟲」的幾個建制派也乖乖去開會,人們會問:究竟是甚麼了不得的法案,必須在這個立法會所餘時間不多、兼有許多重要民生議案待通過的情形下,要讓這個無逼切性的議案硬闖立法會?更何況有議員早就揚言會以拉布伺候?這問題實際上已有悲慘的答案:不就是中聯辦的無形之手的操控嗎?「公投」是中共的大忌,儘管是「變相」。這一屆政府出現的「公投」必須在這一屆把它收拾掉。這是中共的命令,政府和建制派不敢不從。於是一向缺席率高的建制派都要來開會了。
第一天的拉布戰還沒有結束,一首叫《拉布戰》的歌就在網路熱傳,不到半天, YouTube點擊已過萬,這首改編自《鍾無艷》的二次創作,詞作得好,歌手也唱得好。歌曲開頭:
「回望那兩鐵的車資加幅夠兇狠/回望那政制一修改得欺騙搵笨/誰人讓領匯坐大無視百姓吃緊/為何導致這官商勾結劫難發生。」
然後直斥主流泛民:「期望議會阻止不公法例能保民/遺憾信錯政黨她只保尊貴身份/權利沒有香港失去自由/溫水煮蛙失救/誰願蘇醒改變亂世咀咒。」
接着是這首歌的主旨:「做到拉布的壯舉/兩位要撐下去/…毓民與大嚿縱疲累/力竭亦說下去/縱使聲沙跟缺水/大眾不理解讚許/兩位也說下去。」
歌曲也提到市民或曾對二人「議會衝擊出蕉欠修養」不滿,但「誰人願意夜夜未眠研究各憲章/完全為了拉倒不公法例才這樣」。因此,儘管香港市民不體諒,儘管「無奈是這香港多數壽頭/溫水煮蛙爽透」,但是「難道香港將要愉快失救」?所以「兩位要撐下去…力竭亦說下去/大眾不理解讚許/兩位也說下去/孤軍般的漢子/為了正義要這惡例告吹」。歌曲最後呼籲「萬眾勉勵陪伴撐下去」。
好幾個朋友聽了這首歌,都熱淚盈眶。

不以人廢言,不以人廢事,這是從政議政的基本道德。過去泛民除了在議會發聲、投反對票棄權票之外,只有發動遊行這一招。在現有的憲政規則之下,有人提出五區變相公投這一招,若當時泛民能全體以赴,會造成多大壓力?但主流泛民為了怕失去「道德高地」而拒絕參與。政改接受中共招安,作出不恰當的妥協,也是為了保住地位。特首選舉,明明中聯辦全力明撐梁振英,泛民卻不願對着幹集體挺唐英年,只為了一黨之私不想影響對九月立會選情。現在,人民力量想出按議事規則癱瘓立法會通過惡法這一絕招,泛民眾人竟忍心看着黃陳梁三人疲累不堪地硬挺着發言拉布,而沒有一個人參與施加援手嗎?
在立法會扭曲的組成下,在中聯辦幕後操縱建制派意向的擺佈下,拉布是唯一能阻止損害市民權利的惡法通過的絕招。它可力阻剝奪市民參選權的惡法,可力阻網絡23條,也可力阻不諮詢民意擴大政府架構、準備引進大批紅背景人士的新特首改組方案。這幾乎是守護我們權利的最後王牌。縱使我們不同意黃陳梁三議員過去的某些行為,卻不能不為他們的拉布喝采,不能不為他們的不眠不休感動。以三人之力,螳臂當車力抗中聯辦、政府、建制派聯成一氣的怪獸。
強權正溫水煮蛙地步步侵蝕香港自由法治和市民權利,拉布戰是在體制內合法對抗強權的最後手段,有良心的主流泛民不要袖手啊。
周一至周六刊出
「(評價拉布的議員)阻住個地球轉!垃圾到咁都話自己為民請命… 好心玩拉布鬥氣就返幼稚園啦…低能!」
—某網民
又係時候HI 醒香港人
“Likewise, in the Link REIT case, it was unthinkable in any democracy that a privatization project affecting 2.4 million people could be carried out without any proper consultation or debates at the Legislature. The Government simply circumvented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 Albert Chen.H.Y. (2009). Administrative law, politics and governance: the Hong Kong experience In Administrative Law and Governance in Asi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London: Routledge.
近年香港有一種現象,就是每當社會遇上一些未曾見過的抗爭手法,便總會有不少外表斯文,內裡低能的中產小學雞,或者一些無知婦孺不問因由,戇鳩當理智地群起聲討。而他們聲討的所謂「理據」,其實從來離不開「三督屁」:晒錢晒時間、濫用程序、專登玩野…諸如此類。對司法覆核如是,辭職引發公投如是,以至近日的拉布戰術亦如是。

這班蛋散的戇鳩之處,在於他們的「理據」,根本只是源於他們對這些抗爭手法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卻明顯沒有絲毫動過他們大腦的額葉(frontal lobe,主宰人類的批判思考) 去分析這些抗爭手法用於某些議題的正當性(legitimacy)。情況就正如一個血氣方剛的十五歲少年,一見到女人便完全不問樣貌身材地扯起旗來一樣。所以把他們比喻為戇鳩,是絕對貼切的。然而,依賴刻板,流於第一印象的思考方式對理性討論(rational deliberation) 是百害而無一利的。偏偏理性討論卻是發展民主政制的重要一環。只要有一天還有香港人如此思考,香港人就唔使旨意,也未夠資格享有民主。

近日的拉布戰術,沒錯,看起來,發起的議員的確是在浪費時間,每天冗長的會議無疑是在浪費公帑,議員的一些發言和行為亦明顯是無聊玩野小學雞:如毓民扮溫總演說,兼和陳偉業一起站在議會門外,故意令曾鈺成不能把他們算入開會人數。

但要評價他們的作為,卻不能不考慮他們背後的理據:他們之所以要拉布,是為了要阻止議員出缺條例草案在建制派和功能組別的護航下通過。他們認為這項草案明顯是無理地剝奪市民的選舉權和參與權,而不論是對其原方案(即遞補機制),或是現今的「改良方案」,大律師公會亦已多番發聲明指其違反《基本法》第68條。而他們是民選議員,對此議題的立場,是在四年前的選舉被選民以選票授權而作的。他們意識到,若依「正當途徑」,即如曾蔭權所說,透過辯論、投反對票去爭取他們的目標,面對橫蠻不講理,只懂作做樣諮詢的特區政府,面對一個的不公平的議會制度,到最後只會一如領匯、高鐵、政改方案、自駕遊的前科,「大眾服從小眾」,被政府、建制派和功能組別聯手強姦收場。面對如斯情況,他們選擇了以拉布作抗爭手法阻止方案通過。

走筆至此,我是不會回答「近日的拉布戰術是否legitimate」這個問題的。這不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我想做的,是想要示範在民主制度下,對公共議題的理性討論是該如何進行。以上我作所的分析或有不足,或者有人大可以提出更多有力反對拉布的理據。我只想指出,拉布戰術固然為政府施政帶來不便,然而要判斷其正當性,必須考慮一切相關因素(to consider all the relevant circumstances),方能達致最合情理的判斷。

對近日不少香港人對拉布的戇鳩回應,我是不會見怪的。畢竟,這是我的假設(修讀神經心理學的朋友,其實大可以此為thesis的題目,當然,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實驗),香港人以一個群體來說,其大腦額葉的發展度和活躍度應較其他民主地區為低。背後的原因有很多,如其殖民地背景,填鴨以至洗腦式(包括將來的國民教育)的教育制度等。無論如何,還望香港人可以透過多參與討論公共議題,多運用大腦,不要做戇鳩仔好了。



原文出處: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5/12/9107

江先灝
港大社會科學士(政治哲學及心理學)、中大法律碩士(J.D.)侯選人。男性八十後。曾於非州遊歷,歐洲流浪,其後回到家鄉,驚覺香港國際都會名不副實,因而想略盡綿力,hi/鬧醒香港人又好,寫D野出黎俾人hi/鬧又好,不求名利,但求make noise。
這個也不錯, 應該將他的說話成文貼出其實可以用來對付政府/保皇黨的回應

9-5-2012立法會鄭家富清釋解構為何要拉布

                                       
某程度梁振英昨天言論trigger 左我, 我覺得佢地真係想燒三子既民望. cy 應該係急的.

傳媒亦見到歸晒邊, 講浪費, 點及得上平時唔開會一眾專貴既功能組別議員!

引用數字比較番功能組別議員提出動議數, 開會數字, 就知道其實真係呢4 年交足功課, 一d 都無白收人工!!!
為什麼要採取拉布?

大部分的直選議員 (即是你和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議員) 都反對這條法案,即是說,大部分市民都是反對的。但是,如果不採取拉布,這條法案最終都會輕易通過。你說,這樣對全港市民公平嗎?

為什麼大部分直選議員反對,議案還是能通過?

問得好。這是因為現時有一半 (三十席) 立法會議員是經功能組別產生的,大部分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都很低 (幾十至幾百選民),有些甚至是以公司為投票單位 (即所謂的公司票)。而這些功能組別議員大都是親建制,平時多數不來開會,到投票時,永遠會支持政府的法案,不論法案是多麼的不受市民歡迎。
梁家傑條仆街抽水王及陳淑莊條姣婆, 有份5區公投, 又唔出黎幫拖, 嘢唔撚做, 淨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