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異事] 鬼話連篇(向蕭生及人網致敬!)

[奇聞異事] 鬼話連篇(向蕭生及人網致敬!)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19-4-2013 10:50 編輯

人鬼神----作者何文滙博士

(一) 鬼話連篇   2-68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1573963-1-2.html
(二) 生不如死   69-106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1573963-7-2.html
(三) 人類天性   107-180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1573963-11-2.html
(四) 迷信的典型  181-204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1573963-19-2.html
(五) 不要妄想改變命運   205 -280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1573963-21-2.html
4

評分次數

  • 亞威

  • zodicko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10-7-2012 22:58 編輯

以下故事摘自人鬼神。。。鬼話連篇。。作者何文滙博士


這個鬼故事是一九六八年在倫敦發生的:本港某名人有三個兒子,都是我的同學。後來三兄弟到了倫教去讀書,而且住在一起。他們都很喜歡音樂,三弟尤其擅於彈大提琴。一個冬天的黃昏,二哥外出未回來,大哥和三弟就留在樓上的房間。當時三弟正在彈奏他那個心愛的古老大提琴。晚上的天氣越來越冷,樓上的煤不夠了,大哥就獨個兒到樓下去多拿些煤。就在那個時候,厨房的鸚鵡在狂叫。三弟很奇怪,於是把彈著的大提琴斜著椅子放下,獨個兒走到厨房去看個究竟。到了厨房,鸚鵡卻不叫了。三弟添了一點水給鸚鵡,就回房間去。

可是,他剛踏進房門口,怪事出現了:有一位身裁短小的老人坐在椅子上,看著前面曲譜架上面的曲譜。這老人看見三弟回來,就望著他慈祥地笑了一下,然後整個身子傾斜,雙腿一伸,赫然就變成那個大提琴。三弟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他一邊叫喚著大哥,一邊名副其實地滾下樓梯去了。這一切可能真是一瞬間的事,但是到現在那位三弟對當時的每一個細節還記得很清楚。後來他去查探了那個大提琴的來歷。原來這件樂器的第一個主人是一個法國人。這個法國人死後,家人就把他生前心愛的大提琴出讓了,終於落在我這位朋友的手裏。這位朋友沒有把大提琴轉讓,他覺得這年樂器很有歷史價值,一直保留著。


有一位世叔追述一個鬼故事:一九三八年,他在廣州嶺南大學讀書,家人都搬到香港來住。他們在廣州還有房子,留下一些傭人打點打點。一天晚上,留在廣州的一位老傭人突然見到世叔的母親在屋子走廊裏出現。這位佬傭人還衝口而出叫了一聲〔大少奶〕。世叔的母親沒有回答她,轉身就走進一間睡房去。老傭人追進去,卻找不到任何踪迹。第二天,香港有電報到廣州,說世叔的母親早一個晚上逝世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我有一位朋友,他是醫生。一九七八年,他跟太太和一個兩歳的兒子搬到薄扶林道對下的一個幽靜的住宅區居住。他們搬房子那一天,剛好是重陽節。他們只不過因為重陽節假期方便搬房子,其實房子很多應該有的東西還沒有,比如說,窗子沒有窗簾,睡房沒有睡牀。那天晚上,他們一家三口就在大睡房裏,躺在地氈上對著窗口睡覺。才躺下,小孩子突然坐起來,凝視著窗口。母親問他在做什麼,他指著窗口說,窗外面有一個〔姐姐〕。此話一出,做父親的立刻嚇到蒙著頭。做母親的硬著頭皮走到窗前看,只見一片天空,哪裏有甚麼〔姐姐〕?她心裏害怕,但仍然哄著小孩子,說那是樹影。小孩子很滿意,就躺下睡去了。

第二天,醫生太太買了冥繦,在天台四角拜了一番。過了幾天,竟然給她找了一個神婆來問。那神婆說他們的新居本來有一個鬼住了,現在那個鬼覺得它的地方給霸佔了,不大高興。醫生太太聽了,不禁毛骨悚然,恨不得可以立刻再搬房子;但是,新房子才住了幾冻就要搬走,又覺得很不值得,心裏非常矛盾。

過了幾個星期,一天下午,這位醫生太太在厨房洗碗碟,兒子獨自在大廳玩。突然間,兒子又在叫〔姐姐〕了,母親嚇得差點沒把碟子摔破,立刻跑到大廳去,只見兒子望著走廊盡頭發呆。走廊盡頭和睡房窗口是在同一方向的。母親問他那個是什麼〔姐姐〕,兒子說就是〔那個〕姐姐,現在要他過去跟她玩。這豈不是白天見鬼!醫生夫婦在新房子才住了幾個月,到底熬不住與鬼同居這念頭,搬走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鬼屋的確可怕,可是有些人和鬼有緣,也不怕鬼。而躭在屋子裏的那個鬼如果接受了他們,這些人看來也會有些好處。我認識一位朋友,他一家三口住在九龍一幢古老房子裏,環境幽美。房子有一男一女的外國人鬼魂,都是死於車禍的。人和鬼相處起初有點不習慣,傭人給嚇跑了。不過,慢慢地大家都接受了對方,夫婦倆的事業就很順利。鬼魂除了有時候胡亂開關他們的厨房的電燈外,也沒有什麼淘氣事弄出來。他們一家人如果深夜回家,還照例由兒子用英語大叫一聲:〔我們回來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無須聽何文匯講鬼,佢根本自己就是隻妖魔鬼怪,
香港新聞報道界邪音泛濫現像的始作俑者,仲死不
肯認錯,始終拒絕出席一切粵音正音學術辯論,大
丈夫說過縮頭就堅持到底。
幾年前,一位朋友到美國去渡假,須道去探望他的一位好久沒見的女朋友。這女孩子是做時裝設計的。他到了這女孩子的家,她就招呼他喝咖啡。當時只有兩個人,咖啡卻開了三杯。我的朋友不禁奇怪起來,忍不住要問多出來的那杯是幹什麼的。這女孩子也不隱瞞,說那杯是留給屋子裏那個鬼喝的。

原來她屋子裏住著一個黑人的鬼,人鬼相處融洽,所以那女孩子開咖啡也多開杯留給它。以表示她的關懷。大概是通過那個黑人的鬼幫助,她的生意很好,而且很多黑人顧客。有一天,她在超級市場買東西,一位很有風韻的黑女人走過去跟她攀談,還稱讚她懂得穿衣服。她就告訴那個黑女人,她的職業是設計服裝。那女人很感興趣,就拿了她一張名片。過了兩天,有人找她,對她說前兩天DIANA ROSS跟她見過面,現在很想請她設計大量時裝。那女孩子當然驚喜交集,她根本就沒想到在超級市塲跟她聊天的那個女人是飲譽世界的名歌星。她肯定這是那黑人鬼在暗中幫助她,所以她對這個鬼就更加慇勤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無須聽何文匯講鬼,佢根本自己就是隻妖魔鬼怪,
香港新聞報道界邪音泛濫現像的始作俑者,仲死不
肯認錯,始終拒絕出席一切粵音正音學術辯論,大
丈夫說過縮頭就堅持到底。 ...
hkman09 發表於 21-5-2012 23:08
正因如此,他的鬼話連篇才動聽!感謝到訪!(笑)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到此一遊多謝分享
以下的故事是國學前輩蘇文擢先生告訴我的:一九三一年,蘇先生九歳,一家人搬到上海河南路桃園坊九十九號一幢兩層高的大房大子居住。這房子座落的地方委實不錯,在鬧市面有園林之勝。一進大門是大一個大天井,右邊有一棵梧桐樹,左邊一個大魚池;前面再進就是正廳,正廳盡頭的正中安放了祖先靈位和地主神位,正廳盡頭的右邊有一個門口,穿過門口直走就是睡房和厨房,右轉就是偏廳和睡房,還有長廊直通東廂。東廂望出去也就是天井。蘇先生住在正廳後面的睡房,讀書則在東廂。家人都住在樓上。

說也奇怪,蘇家自從搬到這個地方住下來,運氣越來越不好。先是祖母去世,跟著蘇先生的姐姐也死了。後來蘇先生的母親和老街坊混熟了,他們才告訴她,原來那幢房子裏頭發生過兩件命案,第一件是一個舞女給人謀殺,埋屍在東廂地板下面,後來巡捕房把屍體掘了出來。第二件是前一個住客幹的。那家男主人姓王,在海關工作。他的太太兇得很,有一次在二樓後面的陽台一腳把一個小奴婢(廣東人習慣叫〔妹仔〕)踢下厨房,摔死了。後來這姓王的升了官,調到福州去,所以才離開大屋。

蘇家家道中落,於是把正廳上的二樓租了給一家姓丁的夫婦,算是幚補一下。丁先生是做草藥生意的。奇怪得很,丁家住了半年,生意卻越來越好。有一天,丁太太和蘇先生的母親談起來,談到那房子的歷史,丁太太才說出她的奇遇。原來在丁家搬進來的那天晚上,丁太太在夢中見到一個少女站在壯沿,不停地問她要吃的。丁太太醒來後,覺得很奇怪,立刻端出食物,在房間的角落和陽台拜祭一番。後來,那少女偶爾也在丁太太的夢中出現要食物,丁太太也總是有求必應。不知道是不是這位少女的鬼魂暗中扶助,丁家的生意就越來越好了。他們都相當肯定那個是小奴婢的鬼魂。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不多時,蘇先生的父親病了,而且病得不輕,於是搬到樓下偏廳後的房間休養。蘇老先生病得昏昏沉沉,彷彿時常看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在房間。一天蘇老先生有一位舊學生叫莫民慶的,聽說老師大病,就走去探望。莫民慶沿著正廳和偏廳房間走。誰知道他還沒出來,經過他身邊;他回頭一望,那女人和老婦都不見了。這位莫先生嚇得雙腿發軟,險些暈了過去。他匆匆探過病,也不敢說甚麼,就回家去了,跟著就病了一個多月。後來他病好了,蘇老先生也竟然痊癒得很神速。那時候,莫先生才敢把當日所見說出來。他所見的那個女人,和蘇老先生所見一模一樣,大概是那個舞女的鬼魂;至於那個老婦是誰,就沒人曉得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