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文章] (轉貼)財經小說 update (第二章開始啦﹗)

真係正喎,好有真實感,如身在股票行
本帖最後由 FREEMOVIE 於 21-8-2012 20:19 編輯

(轉貼) 作者﹕Nicky MP

【小說《最後防線》】
【第二章 第一場的小戰役 (第二節)】

耀哥一邊看著那些月結單﹐一邊用螢光筆畫下記號。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又撥電話給元仔﹐「攞埋本改單記錄嚟吖。」

元仔在德寶其實是沒有任何正式職位的﹐他在公司的角色大概就是耀哥的私人助理。

當然﹐他這個私人助理是全公司上上下下都要給面子的。

耀哥全神貫注的檢視著那本改單記錄和那一大疊月結單﹐活像偵探在查案似的。

「Nicky﹐我已經知道是什麼回事。」看了老半天文件﹐耀哥終於開口說話﹐「收市後﹐我會親自找馬生談談。」

- - - - - -

「馬生﹐可以跟你說兩句嗎﹖」耀哥已經坐了在馬生身旁。

元仔拿著那本改單記錄和那一大疊月結單﹐就站在耀哥身後。

「等一陣﹐期貨還有幾分鐘才收市。」馬生連望都沒望耀哥一眼﹐就只注視著電腦屏幕上恆生指數期貨的價格變動。

耀哥和元仔耐心地等待。

「平番兩張先。」馬生按了按滑鼠﹐「搞掂﹐嘿﹐贏兩百幾點。怎麼啦﹐耀哥﹐什麼風吹你來﹖」

「馬生﹐你做股票經紀這行的日子都不短了﹐是不是﹖」

「是又如何﹖」

「是的話﹐那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可以做﹐你應該很清楚的﹐是不是﹖」

「超﹐我帶到生意俾公司就得啦﹐你理我咁多。」

「生意當然重要﹐但你做那些違規事情﹐如果證監查到﹐不單你有事﹐我的兄弟也會有事。」

「係咁㗎啦﹐做得RO就預咗有鑊要孭㗎啦。」馬生說得理所當然的﹐「咁老實點搵錢呀﹖要行老正﹐我唔好去打份工逗份老底﹖況且個市場咁大﹐證監幾時會查到嚟呀﹖你都九唔搭八。」

「我俾兩條路你。一﹐你由現在開始老老實實的經營﹐唔好再食啲客價﹐唔好再做老鼠倉﹐唔好再做任何違規嘅事情。二﹐你立即辭職﹐唔好再喺我間行搵食﹐你去第二度做乜都唔關我事。」耀哥指了指元仔手上的文件﹐「你都唔想我將這些文件的副本交給證監吧。我無嘢講喇﹐你自己諗諗。」

耀哥和元仔正要離去﹐卻聽馬生喃喃說道﹕「X﹐咁X正直﹐當年就唔會俾證監吊銷牌照啦。」

耀哥曾經被證監吊銷牌照這件事元仔是知道的﹐可是他並不知道內情。

耀哥回過身來﹐狠狠的盯著馬生。

馬生感到自己背上一陣寒意﹐想站起來﹐可是雙腳都有點發麻。

耀哥越靠越近﹐忽然向馬生伸出手來﹐馬生嚇得身子都往後仰。

原來耀哥只是想拿起馬生檯頭的電話。

「Cindy﹐AE17會辭職﹐你幫佢搞埋啲手尾。」

耀哥把電話掛上。

「你立即寫辭職信。」

「知......知道......」

不只聲音﹐馬生就連身體也都在發著抖。

(第二節完 ﹐第三節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http://nickymp.blogspot.hk/
本帖最後由 LittleWarren 於 21-8-2012 10:14 編輯

Hey, brother, u miss the second part wow
係bor﹐thanks for telling me, let me fix it now
本帖最後由 FREEMOVIE 於 21-8-2012 20:20 編輯

(轉貼) 作者﹕Nicky MP

【小說《最後防線》】
【第二章 第一場的小戰役 (第三節)】

元仔暗暗高興﹐因為他發現耀哥已經恢復過來。

「走吧﹐元仔。」

「嗯。」

耀哥和元仔在走廊走著﹐元仔說﹕「其實咁樣趕走馬生﹐會唔會唔係咁好呢﹖佢客又多﹐自己又爛炒﹐對公司嘅營業額都幾有貢獻。」

耀哥說﹕「馬生這種做事手法遲早會出事﹐罰起上嚟可大可小﹐Nicky坐RO個位會俾佢連累。兄弟跟我搵食﹐我當然唔想兄弟出事。馬生這類不守規矩的經紀無咗就算喇﹐無乜咁可惜。至於營業額嘛﹐這可不是我現在最關心的事......」

耀哥沈默了一會﹐接著說﹕「我已經決定幫助青木。」

元仔看來連一點驚訝也沒有﹐好像早就猜到似的。

耀哥﹕「你不反對﹖」

元仔﹕「你考慮了那麼久﹐還是決定幫助他﹐當然是有理由的。」

耀哥﹕「你想知道我幫他的理由嗎﹖」

元仔﹕「什麼理由都好﹐總之我信你﹐我就站在你這邊。」

耀哥和元仔走到交易室門外﹐耀哥正要把門打開﹐忽然很認真的對元仔說﹕「多謝﹐多謝你的信任。但說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我也不知道將來會有什麼事發生。」

元仔沒有答話﹐只聳了聳肩。

交易室內﹐各人正忙著自己的事情。

耀哥﹕「Nicky﹐我已經炒咗馬生。以後如果再有經紀唔守規矩﹐你自己決定怎樣做吧。」

Nicky﹕「係﹐知道。」

耀哥﹕「Edmond﹐你下星期一前幫我set up好個新位﹐要最新最快嘅hardware﹐貴啲都唔緊要。」

Edmond﹕「OK。有新人嚟學炒咩﹐耀哥﹖」

耀哥﹕「係就係有人嚟﹐不過唔係新人﹐更唔係嚟學炒嘢。將會嚟嘅人叫做青木。 」

豹叔本來正在專心做「功課」(請參閱【楔子 十五分鐘三十萬】)﹐一聽青木這名字﹐立即問﹕「青木﹖唔係以前盛峰嗰個呀嘛﹖」

耀哥﹕「就係佢。」

豹叔大奇﹐說﹕「吓﹖佢嚟我哋呢啲本地證券行做乜呀﹖」

耀哥﹕「呢個我遲啲先同你哋解釋。」

豹叔直搖著頭﹐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第三節完 ﹐第四節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http://nickymp.blogspot.h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Nicky-MPs-PAGE/275760049195230?ref=hl
(轉貼作者的隨筆)

喘一喘氣

《喘一喘氣》 (一)

這本財經小說《BARBARIANS AT THE GATE》改編自真人真事。
我其實只看了開頭。
不過﹐只看開頭都知道有料到。
作者係做足資料搜集嘅。
有一日﹐我會好好的把它讀完。

工作和家庭已經夠我忙﹐還要創作《最後防線》這個故事﹐這簡直是自己給自己一個難題。
《喘一喘氣》這系列的短文﹐就是我在創作時稍為喘一喘氣寫的﹐內容主要關於財經。
說「內容主要關於財經」﹐意思就是會有其他內容啦﹐至於是什麼呢﹐hmm......
其實我也不知道啦﹐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啦。
另外﹐我寫了些短文是關於小說的﹐就在我的另一個blog﹔你有興趣的話﹐也可到那個blog看看。
http://www.facebook.com/notes/ni ... %A3/278162198955015
作者﹕Nicky MP

【小說《最後防線》】
【第二章 第一場的小戰役 (第四節)】

星期一的早上﹐還未到八時﹐青木就已來到德寶的交易室。

交易室裡就只得Edmond。他正在檢查青木的電腦。

「早晨。你一定就是Edmond。」

「嗯﹐我就是啦。你啲廣東話果然講得好好喎。」

青木和Edmond握了握手。

「這個位是你的。我哋個交易系統係SP Trader最新個version﹐你會不會用﹖」

「我以前用過。」

「咁就好喇﹐唔使解釋咁多。不過﹐唔同version會有少許分別﹐你有問題隨時問我。」

「唔該。」

「六個芒(monitor)夠唔夠﹖唔夠可以再加。」

「夠啦﹐再多都睇唔晒。」

「你需唔需要Bloomberg﹖」

青木看了看那些電腦屏幕﹐然後答道﹕「有AFE得喇﹐夠我用喇。」

Edmond呼口氣﹐說﹕「咁基本上所有嘢都準備好喇﹐你有乜需要隨時搵我﹐我就坐在那邊。」

青木坐了下來﹐說﹕「Thank you﹐thank you﹐Edmond。」

Edmond已經返回自己的座位﹐說﹕「唔使客氣﹐份內事啫。話時話﹐其實你短期內都唔會有任何行動﹐是不是﹖」

青木﹕「點解咁講呢﹖」

Edmond﹕「你不是想防止股市泡沫嗎﹖但係而家個股市根本就連一點泡沫都沒有。恆生指數成份股的平均P/E只係13陪左右﹐最近指數一升穿20,000點就掉頭向下﹐成交得嗰三﹑四百億﹐真係弱過弱雞﹐唔使防啦﹐個市根本都炒唔起。」

青木想了想Edmond的話﹐然後問﹕「你知道我是什麼出身嗎﹖」

Edmond答﹕「聽豹叔說你最初是大村的交易員。」

青木點點頭﹕「對﹐我是交易員出身﹐或者準確點說是prop trader。那你知道我這個prop trader是做什麼的嗎﹖」

Edmond﹕「這個我就不清楚啦。」

青木﹕「簡單來說﹐prop trader的工作就是利用公司的資金炒作。不同的prop trader專注不同的範疇﹐例如有股票﹑債券﹑衍生工具等等。我在大村時做的是指數套戥。你明白什麼是指數套戥吧﹖」

Edmond﹕「就是利用成份股和指數期貨賺錢的一種手段﹖」

青木﹕「唔......大概就是這樣。當時我就拿著大村給我的資金在香港的現貨市場和期貨市場操作。說實話﹐要在市場贏錢﹐無論是任何一個市場﹐都不是容易的事。你猜我的成功竅門是什麼﹖」

Edmond﹕「你的觸覺特別好﹖」

青木笑了﹐笑得很有自信﹕「我對市場的觸覺的確很好﹐可是這並不是贏錢的竅門。我贏錢的竅門是﹐大村給我的資金多得足夠讓我可以某程度操控市場。贏錢的竅門﹐說穿了﹐就是操控。」

青木接著解釋﹕「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假如我揸了恆生指數期貨﹐只有恆指上升我才能贏錢。那我可以用我手上的資金掃高成份股的股價﹐從而推高指數。當然啦﹐我不會在最後一分鐘才掃貨﹐通常在收市前半個鐘左右我就要開始行動﹐把股價維持在一個對我有利的價位。」

Edmond大概明白青木的意思﹕「你是想說﹐要防止圈子製造股市泡沫就要及早行動﹖」

青木一拍大腿﹕「強將手下無弱兵。耀哥的兄弟果然都是聰明人。我不知道圈子的時間表﹐我估計他們會在今年內製造股市泡沫﹐然後在年尾把泡沫推向頂峰。現在已經是三月﹐他們隨時也會行動﹐所以我又怎能不做好隨時攔截的準備﹖」

(第四節完 ﹐第五節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http://nickymp.blogspot.h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Ni ... 760049195230?ref=hl
(轉貼) 作者﹕Nicky MP

【小說《最後防線》】
【第二章 第一場的小戰役 (第五節)】

Edmond﹕「那麼以你估計﹐圈子會把股市泡沫吹到多大﹖」

青木﹕「應該會大過上一次的泡沫﹐也就是2007年的泡沫。」

Edmond瞪大眼睛﹕「你是說恆指會超越上一個牛市的高峰﹖會超越33,000點﹖」

青木淡淡然的﹕「是的﹐如果我們阻不了的話。圈子要製造的是一個比亞洲金融風暴更大的危機﹐為此他必須先製造一個超級大泡沫。」

Edmond﹕「真的做得到嗎﹖」

青木﹕「不是有很多人相信股市大概每十年一個循環嗎﹖上一次的牛市已經是十年前的事﹐那麼今年再出現牛市不會太令人意外吧﹖很多人甚至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只要好好的利用群眾的想法﹐再製造一些條件﹐升市就會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Edmond﹐你知道升市的最重要條件是什麼嗎﹖」

升市的最重要條件到底是什麼呢﹖對於這個問題﹐Edmond的確從來沒有認真想過。

「升市的最重要條件就是升市。」這是青木的答案﹐聽起來有點搞笑﹐但青木說時一臉認真的。

「什麼﹖」Edmond實在是不明所以。

「升市的最重要條件就是升市。」青木重覆一次﹐然後解釋﹕「當參與者見到升市﹐起初還會有點戒心。但當股市一升再升﹐而且持續好一段時間﹐大部份參與者就不再懷疑。當大部份參與者都不再懷疑﹐羊群效應就形成了。」

「一旦羊群效應出現﹐泡沫就會是結果。」Edmond有點明白了。

「就是。」青木頓了頓﹐說﹕「股市的升跌說穿了不過就是資金的流動。圈子有的是錢﹐很多很多的錢﹐但要長時間推高香港這個幾十萬億市值的股市﹐還要推高到泡沫爆破的邊緣﹐他是做不到的﹐也沒有必要。他要做的是﹐在一段短時間內推高股市﹐及盡量把股市維持在高位﹐務求令市場出現羊群效應。只要有羊群效應﹐再在適當的時候火上加油﹐群眾自然就會把股市推向極端。用有限的資金來誘導群眾把股市推向極端﹐這也算是一種槓桿吧﹖」

「現在恆指還不到20,000點﹐要升穿33,000點實在難以想像。」Edmond說。

「趨勢一旦形成是很難逆轉的﹐泡沫爆破前必然是越升越急﹐升穿33,000點又有什麼出奇﹖」青木神色凝重的﹐「所以要防微杜漸﹐絕不能讓趨勢形成﹐絕不能讓圈子得手。」

豹叔和Nicky差不多同時間來到交易室。

「這位就是青木先生。」Edmond給他們介紹。

「叫我青木就可以啦。」青木望向較年輕的那個人說﹕「你就是Nicky﹖耀哥的機手﹖」

「對﹐就是我啦。不過耀哥已經沒有以前炒賣得那麼頻密﹐而且也不是用以前的操作方法﹐所以我已經很久沒有當機手啦。」

「哦﹖那你操作MWS會不會生疏了﹖還有沒有以前那麼快﹖」

(第五節完 ﹐第六節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http://nickymp.blogspot.h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Ni ... 760049195230?ref=hl
個facebook link有d問題wow

不過唔緊要啦﹐thanks for posting
9月9日後會唔會無左呢個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