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步撞鬼(向蕭生及人網致敬!)

誰個知道黃金底下全是白骨!
荒地3.jpg (538.73 KB)
下載次數:0
14-6-2012 19:51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25-7-2012 20:46 編輯

意外發生前一年多我已搬走,回想起來,那裏的鄰居也很不錯。

我房間的右邊,住了一位公公,婆婆和一位很特別的幼童。這位幼童的嘴唇是深紫色的。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蒼白的臉加上一個紫色的咀,向著我笑起來,可愛中又帶點詭異。我還見到一個特別的情境,就是他的嬰兒床不是左右搖擺,而是好像升降機般上下升降。


當大家混熟了,我才敢直接問他們以上兩種特別情況的原因。婆婆向我解釋,因為這個小童天生心臟有問題,導致血液運行不暢,才會出現紫色的咀和蒼白的面。那架嬰兒床是特製的,聽醫生說這樣做對小童有幫助,也能保著他的命。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17-6-2012 17:13 編輯

有一次,那位公公和婆婆要搬到我的左邊,他們覺得那一間房比較大,特意請教我的意見。

我進入房間,粗略估計面積是多了幾十呎,比起以前的,地方算是實用得多。可是,當我抬頭看一看上面的假天花,我立刻要他們搬離這裏。大家猜我看到什麼?



我看到房與房鄰接的地方,出現接近八吋的大裂綘。雖然,我不是什麼專家,但,此情此境,相信任何人見到都會立刻搬走。可是,他們正等待搬上公屋,無能力搬往別處,只好留在原位,過著膽膻心驚的日子。

幸好,發生意外之前,他們好像搬走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37# 笑百步

那些災民,今天安好嗎?師兄有沒有和他們聯絡?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17-6-2012 22:07 編輯

我左邊的房間,住著一對同居男女。男的頗英俊,女的較平凡,年紀也稍長。

有一年的夏天,我開著門讓涼風吹入屋,正好隔鄰的女子回來,她向我打招呼,並表示不久便會搬走。我問她為了什麼,她竟然向我說是觀音菩薩要她搬走的。好奇心驅使下,我問她觀音如何叫她走,她用十分嚴肅的口吻向我說:〔觀音是透過無線新聞,在電視告訴我,其他人是不會知道,所以,我必須搬走。〕


我聽了她的話,一時不知作出什麼反應,幸好,他的同居朋友回來,她才願意回家。

跟著,差不多一個星期不見她們出現,我以為她真的搬走了,便沒有把事情掛在心。可是,不知何故,這幾天她的房傳來惡臭,鄰居忍受不了,便報警救助。不久,兩位軍裝警員趕到現場,我聽到其中一位師兄對電台講:〔PCxxxx到了現場,屋內傳出惡臭,應該是有問題,我們會先聯絡業主,假如找不到,才要考慮破門入內。。。。〕

不用多久,他們便聯絡上業主車x音女仕,她在對面街當地產顧問,我的租約也是由她一手包辦,所以,她很快便趕抵現場。

她用門匙開啟房門,讓警員入內查察。良久,我才聽到警員又對電台說:〔證實無人自殺,不過,屋內有兩,三隻狗,可能是多日來無人料理,屋內四處都是糞便,請通知。。。。。〕


幾天之後,幾名身材健碩的男仕回來替她執拾東西,臨走時,還不滿地大聲說:〔幾日姐!駛唔駛咁緊張啊!〕

事件到此,算是圓滿結束,功德無量。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本帖最後由 笑百步 於 17-6-2012 17:23 編輯

最精彩的故事,發生在對面的芳鄰--鳯姐身上。

我們三家是有共同鐵閘的,鐵閘對面,便是鳯樓。那處由黑社會操縱,大多數的鳯姐來自泰國,她們都是短期居留(有一說話她們是假結婚來港云云),因此,這裏間中也有本地的鳯姐客串。她們開工時衣著性感,一般都是簿如蟬翼的內衣。每次遇上她們站在門外裝香和燒元寶時,我都大飽眼福。


有一次,有一名本地的大姐因為生意淡簿,頻頻在門口燒香和撒溪錢。她見到我,還問我可不可以光顧她。那時,我滿臉通紅,牽強笑了一笑,掉頭回家。

她們的生涯並不好過,可謂無時無刻不被人壓榨,十分可憐。

記得有一次,大約在晚上七時左右,我隱若聽到一把氣若游絲的求救聲。那是一把女聲,不斷地呼救,只是聲音細得幾乎聽不見,相信很難有人察覺。然而,我內心有一種不安感,覺得身處的地方發生了事,應該往外邊看一看。於是,我打開門,細心聽一聽聲音的來源。我可以肯定,聲音是來自鳯姐。

我立刻報警,不到五分鐘,一輛衝鋒車已來到街上,五,六名警員荷槍實彈,全套裝備衝了上來。簡單地問了我兩句話,便用特別的工具把門鎖撞爛,並一擁而上往裏面走。

結果,證實我的判斷無錯,鳯姐被無恥嫖客洗劫,並把她光著身子反綁床上。

可惜,我見不到那些賤人,對警方查案沒有幫助,而那年輕的鳯姐因為不懂分辦中國藉的臉孔,加上她受驚過度,腦海空白一片,可謂驚魂未定。

警員落完了口供,那位鳯姐離開時,還向我多番道謝。

據一些知情人仕透露,那位年輕貌美的鳯姐真是倒霉,剛來港不久,已被人家打劫兩次。其實,洗劫她的是同一顆人,而且,極可能是那個社團的人幹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她為他們賺更多的錢。所以,這次報警,可以說把他們的把戲拆穿了。事實上,我的而且確親耳聽見那位陀地哥哥,不斷大聲喝斥另一位女子:〔妳點能樣睇實佢架,今次點能解會比人報警架,呢次我睇妳點死。。。。〕

個人認為路邊社的消息應該是準確的。人的確比鬼恐怖!這一次幸好我沒有把鳯姐的救命聲當作鬼叫,否則,後果堪虞!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唐樓沒有大廈共用天線,我們都要自己在天台裝〔魚骨〕,因此,我便能見到樓上的情境。

天台底下的樓層全部是空置的,從表面跡象來看,應該是天花和外牆嚴重滲水,無法住人了,只好一直丟空。


到了晚上,這一層給人的感覺是特別陰森恐怖的。況且,這裏四處都有雜物,嗅氣沖天,沒有必要,我都不想上來。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回憶中,還有樓下服裝店的老闆和老闆娘。

由於,他們的店鋪就在樓梯口的左邊,我每次出入,差不多都會經過他們。大家見多了,便會互相打招呼。我自己也曾光顧他們好幾次呢。


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倆人老是要為我介紹女朋友。本來,我就沒有結婚的打算,不好意思直接拒絕他們,便隨意編了幾個大話騙著他們算了。誰不知,下一次入內購物時,又要我講大話呢。

塌樓那天,剛巧我在附近工作,看到新聞報道,便立刻跑往現場。可惜,一切都盡在瓦礫之下,消防員不斷在搶救,只是未見人影。

幾星期後,想不到自己會在街上遇到老闆,他們安然無羔。問他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他說:〔大廈裝修,又嘈吵,又汅糟,我便索性放假幾天。。。。。〕

這個世界真是有幸有不幸,一切一切豈會盡如人意?幸運就是幸運,沒有解釋的。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這次塌樓事件中的死者,沒有一個我是認識的。然而,在不同的時空上,我們也算是鄰居,心裏始終是難受的。

這些令人變鬼的地方,往往都是人為因素做成的。可怕的是人性的自私和貪婪。


為什麼香港的大官富豪可以坐擁萬呎的地牢大宅,就不能為我們這些升斗市民建多一些公屋呢?

他們真的變鬼,這裏成為凶宅,又是誰人的責任呢?

究竟鬼可怕,還是人可怕呢?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
下一站。。。。。。。。。。。。凶殺.jpg (344.11 KB)
下載次數:0
16-6-2012 00:46




一見笑三少,百步哭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