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風光,困難重重

表面風光,困難重重

香港近年經濟大多數時間尚算不差,除了年前受到金融海嘯衝擊時,許多銀行忽然收縮並需大量裁員之外,其後亦迅速復原,股市固然大幅回升,各行各業也很快便回復正常,而且一直大漲小回的樓市更令許多有樓在手的人身家重了很多。

雖是如此,但除了少數有多層數在手的業主至為受益之外,樓價升跌很多時對有層樓自住者也只是數字富貴而已。回顧在樓市以外的其他經濟環節,除了能食正自由行條水的珠寶店等高級消費品之外,其他各瓣數的生意真的並非太好景,許多做生意的更長期都是在艱苦地支撐下去。

打工仔又如何?可能比較幸運的是一群受惠於最低工資的低下層,忽然工資提高一兩成的自然開心了一陣子,可是過不了幾個月便發覺百物騰貴,連食個快餐都貴了不少。或者更可憐的是所謂中產階級的上班族,租金貴、一切起居飲食都貴,人工加的卻是象徵式,實質工資分分鐘是因加得減。

講番老本行的投資界,差不多大部份的大大小小投資者,無論短炒、長揸的都深嘆「家下惡搵食」,有些時真的要慶幸「輸少當贏」,這亦是港股交投日漸萎縮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每次踫到開股票行的老闆仔,或是靠佣金養家活兒的股票經紀,無不要勒緊褲頭,盼望旺市早日來臨,否則可能都無法捱得落去。

日前新聞大隻字報導,許多大行、中行原來都在低調地不斷瘦身,盡量削減冗員,以求渡過漫長的黑夜。做生意之道原本就應該開源節流,盡量減省成本以提高利潤或減小虧損,這實在是無可厚非的。可悲者是被判定為冗員的員工,最終還需執包袱或日夜擔心會成為被裁的對象吧。

在這長期市況低迷和成交不振的日子裡,力哥主理的《交易廣場》事實上也並不好過。華富是一間上市公司,定需要盡量為股東利益著想,在旺市時多花點錢去擴充也是自當如此,但在淡市下年報出現赤字便難以對投資者交待了。《交易廣場》在集團以至網站分部內長期是件蝕本貨,雖則對收支預算如何才能達致平衡這責任原非在我,我的任務主要是負責盡力提供最吸引的內容 ─ 亦即是提供最能幫得到會員賺錢的投資建議,但當市道無大作為時讀者難免會有若干流失,結果是獨立結算時出現的赤字便會愈來愈引起管理層的關注了。

仔細檢討《交易廣場》之成為一件蝕本貨的原因,絕非常常介紹給讀者的都是些蝕本貨。真正原因是在網站眾多的收費內容之中,這項目竟然是訂價最為偏低的;其實訂價高低有時是需考慮到整體的市場策略,也不一定是按其內容的實用性和豐富程度來決定價格的高與低,然而不幸地蝕本貨最容易成為犧牲品,在要計算得失時便需承擔引起虧損的責任了。

在壓力重重下,力哥曾經想過提早收山,反正都差不多賺夠有條件可提早退休,大可消遙自在的去做點自己喜歡做的事。但回心想到向來心中總是把一班熱心追隨多時的忠實會員當作是這份工的真正老闆,而自問長期以來都能夠保持超水準,為會員提供最佳的投資意見,即使未能賺得到大錢的,但總也能在風高浪急的市勢下避免輕舉妄動引致損失,故此實在捨不得就此離棄這樣的一大班摰友。

於是向公司作出的開源節流建議之中,包括膽敢向鼎力支持的一班付費會員伸手,一方面提高服務的質素,加強即市買賣訊息的發放渠道,以及進一步加強內容,另一方面則把收費調整至合理的水平,希望能幫這收費項目達到收支平衡,這樣才能繼續每天、每一刻繼續和您們見面,繼續為您們提供最高水準的服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