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尿支那文化專題探討與反省 (KO童米田共篇)

一個低智民族的代表人物 - 糞青, 在網上發洩支那特色的阿Q愛國精神﹗



*交通工具變運貨車﹐支那人做得到﹗
"中國援助阿富汗興建醫院, 由於質量問題,建成後一直未能使用, 其中包括: 以發泡膠填充的外牆、下墜的天花、接觸暖氣系統會溶掉的地板、滲水的喉管......等等等等。這家具強國特色的醫院被報道評作 "Good for Nothing!"。如此雞肋, 得物無所用之餘, 阿富汗當局謂, 若要修葺, 重整這問題多多的醫院, 花費將十分龐大, 完全在該國整體的醫療財政能力之外。"
人贓並獲仲嘻皮笑臉話﹕對文化有自信啫﹐阿SIR!

對付強國自由行屎尿支那人專用告示牌。

往往係由大人領導和指點小孩﹐從家庭教育開始﹐代代相傳﹐幾千年屎尿文化﹐問你死未﹖

屎尿支那人童米田共死亡日期及時間﹕

1-9-2012 07:50
本帖最後由 dukelasingh 於 7-12-2012 21:15 編輯



黃秋生睇唔過眼﹐兜口兜面媽叉童米田共。
中華正聲 - 古德明
現代漢語的騙術


(2013年01月02日)

【am730專欄】上月二十四日,香港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發表所謂聖誕文告,批評「投機政客」藉當局施政有誤,挑起爭端:「非黑即白,只會使社會迷失人性,可厭可惡。」這又是典型的中共現代漢語。

舊中國名臣名君,不會把白黑不辨稱為「人性」,稱為鄺保羅佛口裏的「包容」。《漢書》卷八十三御史中丞薛宣上朝論事,「白黑分明,繇(由)是知名」;《清史稿》卷三六四吏部侍郎湯金釗上疏議政,道光皇帝手批答道:「朝有諍(直言進諫)臣,使朕胸中黑白分明,無傷於政體,不勝欣悅。」從前,中國人所惡所厭的,是《漢書》卷三十六大儒劉向說的「賢不肖渾殽(混淆),白黑不分,邪正雜糅」;是魏國曹植《贈白馬王彪》詩說的「蒼蠅間(亂)白黑」。今天可不同了。

今天,議事要嚴分青紅皂白,會招來「所見非白即黑」的譏諷。例如香港市民去年抗議「共產黨就是好」的國民教育,香港《文匯報》十月八日有報道批評抗議者:「世事絕對不是非黑即白的,大家立場不同,不也可以求同嗎?」總之,我國儒家主張「執善固執」,香港聖公會領袖、中國共產黨等卻主張不問白黑是非。然則日本屠南京、毛澤東大躍進屠民幾千萬、鄧小平六四屠北京、基督徒以耶穌名義拜金拜權等等,都不應該非議。因為天下事「不是非黑即白」的。

現代漢語經中共苦心經營六十年,已經成為騙子語言。這種語言為求顛倒是非,最喜歡訴於極端。把「正邪不兩立」詆為「處事非黑即白」,是一個例子。另一例子見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中評社報道:「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認為,二零一二年未必沒有普選,但民主不是萬能的,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中共政協委員劉夢熊上月六日寫了一篇《異哉,民主萬能論》,同樣以「民主並非萬能」為言,批評香港追求民主者。當然,追求民主者從來沒有說過「民主萬能」。而白癡以外,誰都知道天下沒有「萬能」的東西能夠解決「所有」困難。

藉「民主並非萬能」、「天下事不會非黑即白」等言論,否定民主,否定白黑之辨,就是以極端言論混淆視聽的現代漢語騙術。

孟子論「知言」二字:「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離正道),遁辭知其所窮。」孟子又說,上述四種言辭,執政者都不應使用:「生於其心,害於其政。」這簡直是在說今天二十一世紀新中國的事,語語中的。所以,我愛讀《四書》,懶看鄺保羅之流的《聖經》。
加拿大大學宣布將關閉孔子學院

2013-02-08

【希望之聲2013年2月8日訊】中共政府與西方一些教育機構合作設立的孔子學院一直備受爭議。2月7日,加拿大知名學府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在其網站貼出公告,稱其校內的孔子學院將于今年夏季關閉。

麥克馬斯特大學公告稱,該校與北京語言及文化大學(BLCU)合辦的孔子學院,教師由中方在中國挑選,然后派往麥克馬斯特大學教中文及文化。但是,在中國的聘人標準受到質疑,與麥克馬斯特大學的標準不符。公告說:“校方與中方BLCU的官員進行了無數次商討,也沒有獲得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

麥克馬斯特大學位于安省漢密爾頓市,該大學表示,孔子學院將于本學期結束后,于今年7月31日關閉。

麥克馬斯特大學負責公共關系的副總裁助理Andrea Farquhar對《大紀元》稱,校方檢討了中方聘人的整個過程,“在中國,決定聘人的方式與我們要做的不同。”

她說:“我們尊重持有不同觀點的人的權利。”

孔子學院受質疑 與加拿大標準不符

中共政府自2004年以來,花大錢積極向海外推出孔子學院,以學習語言及文化交流為名,與當地的大學與學院建立伙伴關系。但是孔子學院所攜帶的中共黨文化成分以及中共式的管理標準,在海外招致很多批評。

2年前從麥克馬斯特大學孔子學院辭職,并向加拿大政府申請難民保護的趙女士(Sonia Zhao)知道該大學取消孔子學院的決定后很高興。她說:“這是一個極好的消息,令人鼓舞。”

趙女士曾是大批從中國被派往海外孔子學院教書的教師之一,她辭職后向安省人權法庭(Human Rights Tribunal of Ontario)投訴,指麥克馬斯特大學讓岐視合法化,因為她在孔子學院教書期間,被迫隱瞞自己是法輪功學員的身份。

當時,加拿大最有影響力的主流媒體《環球郵報》、中英文《大紀元》相繼報導了這一事件。趙女士向法庭提交的一份她與孔子學院的合同,上面寫著,“作為孔子學院的教師,不準參加諸如法輪功等”組織。

趙女士對《大紀元》說,雖然沒有文字材料,但她出國前在北京接受培訓時被告知,在孔子學院不能談論有關法輪功、西藏等敏感問題。“有很多限制。”

“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應該發生在中國,當然更不應該發生在加拿大。我希望其它大學也采取類似的行動。” 趙女士說。

加拿大法輪大法佛學會發言人周立敏表示:“麥克馬斯特大學邀請孔子學院入校時,沒有留意到其在招聘時歧視法輪功的做法,現在看到該校要改正這個錯誤,我們感到鼓舞。”

她說,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不但殘酷,而且滲透到中國所有的社會階層,包括教育系統。“這種進口到加拿大的歧視嚴重違反了人權,我們希望其它的加拿大教育機構跟隨麥克馬斯特大學的決定,也關閉他們的孔子學院。”

加拿大情報局(CSIS)局長法登(Richard Fadden)曾說,孔子學院在中國大使館及領事館的控制之下,并指孔子學院與中共其它試圖影響加拿大中國政策的努力有關。

一直以來,孔子學院引起許多學者的不滿,近年,從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到卑詩大學,大學教授們提出了擔憂。曼尼托巴大學(University of Manitoba)教授羅素(Terry Russell)表示“這相當于外國政府用我們的校園設立他們自己的教學計劃,利用我們大學的威信,合法化他們的教課內容。” 羅素教授在2010年率先成功抵制在曼尼托巴大學建立孔子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