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文化打擂台 (KO大中華米田共思維篇)

中西文化打擂台 (KO大中華米田共思維篇)

[網上轉載]

【中共殖民香港十六部曲】

1. 招商引資,工業北移:引誘你去投資,工廠搬返大陸;

2. 養肥港資,支持專政:壓迫人民,剝削勞工,去為外商製造利潤。利用商界的利益,變相迫人支持中共政策,進行買票;

3. 兩地交流,人財互溝:鼓勵人去大陸旅遊、讀書、工作及投資;

4. 收購傳媒,控制輿論:大舉收購將倒閉的傳媒機構,控制傳播平台;

5. 名人愛國,明星親共:鼓勵親共商家、名人、明星,利用黨的平台發表親共言論;

6. 旅遊留學,殖民滲透:鼓勵大陸居民去香港旅遊,鼓勵學生去香港留學;

7. 經濟壟斷,製造依賴:利用 CEPA/ECFA等本應對等的貿易協定,進行經濟滲透﹔

8. 雙非移民,親共族群:開始鼓勵人民殖民該地,透過中聯辦,組織親共第五縱隊;

9. 壟斷政界,打壓異已:親共團體擁有多數控制權,開始針對異見人士;

10. 蛇齋餅粽,收買人心:透過親共商人外圍組織,組織當地的福利機構,收買支持者;

11. 改語換文,消滅文化:禁絕殖民地的本土語言、本土宗教、本土組織;

12. 國民教育,強迫洗腦:推行國民教育,強迫洗腦;

13. 割地劃區,建殖民城:割出地方供新移民、雙非人居住、讀書,供大陸旅客消費,建成「特區中的特區」;

14. 大舉殖民,以量取勝:正式大舉殖民,利用殖民數量優勢,開始完全控制該地﹔

15. 強拍強拆,滅絕異見:強拍、強拆、消滅異見者的根據地。進行種族、族群、信仰、思想滅絕;

16. 殖民滅港,大功告成:中共殖民地建設完成。

(林忌創作)
「中共不等於中國」的切割膠論

「有些人亟欲與中國政權切割,只要罵中國怎樣,他會說中共不等於中國﹐ 愛國不等於愛黨 ……」

當然,這是極權國家人民對於統治階級的疏離,本身就是一種悲哀。美國人選了奧巴馬 ,奧巴馬做得爛,這是美國人的共業,美國人只會說下次把他換掉,不會說政府不等於美國,因為政府就代表美國。但中國人沒有民主,只能切割逃避。

簡單說,中國人心中的中國是浮在空中的,他們必須跟政府切割,因為中國政府是中國的恥辱,中國人又只能躲在中國政府之下發抖,只好幻想一個與中共切割的虛假中國,而這一點又剛好落入中共政權創造極端民族主義的陷阱,整天妄想著一個不存在的未來式民主自由中國,卻一點作為也沒有。也許不是沒作為,而是所作所為剛好成為讓共黨更加強大的台階。
本帖最後由 dukelasingh 於 21-8-2012 09:43 編輯

鍾祖康: 多失一片國土 多一個逃難之所

...............

「人民有權擺脫暴政」,與「極權國家所統治的人民與領土是越少越好」這些概念,我認為是非常顯淺,也極難批駁的道理,但據我幾十年的觀察,絕大多數中國人對這些概念有極大理解困難。

從歷史角度看,中國社會長期獨裁,為了提升文明,中國極需要被周邊民主自由國家或地區包圍,而且是越多越好。作用之一是讓這些民主鄰國向中國示範如何走向文明,作用之二是令被奴役的中國人必要時有更多逃命之所。

個多世紀前曾極力反抗把香港割讓給英國的中國官員和中國民眾,其後代當中必有人為了追求較文明的生活而要逃難到香港。

同理,我也深信,假如他日日本能克服釣魚台的天然環境,使之變為適宜人居的地方,則釣魚台相信也會成為無遠弗屆的中國難民或異見人士的逃難地方。若當年日本在中國的門口就有領土,則康梁於變法失敗後就毋須那麼大費周章才能亡命日本了。

要不是香港曾被英國統治個半世紀而發展出自由人權,今天香港的保釣人士大概就像他們的中國同胞一樣,連組織去釣魚台宣示主權的權利也被剝奪。

蔣夢麟在《西潮》裏記載:「政治犯和激烈分子在租界裏討論,發表他們的見解,思想自由而且蓬勃一時,情形足與希臘的城邦媲美。」魯迅最後十年選擇上海,就是因為上海有租界。

今天的香港、澳門,若非曾落在殖民列強之手,今天跟中國極權統治下的中國本土會有甚麼分別?

為甚麼無數中國人寧取殖民統治也不投進祖國懷抱,因為這些殖民者已經發展出或高或低的人道主義,因此,在統治異族時雖無同胞之愛,但有人道主義作為掠奪的底線。

就如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對英國人行得通,因為英國人尚有點廉恥,但對中國統治者搞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就是送死。看看法輪功信徒在中國集體公開練功的悲慘下場。

也幸好中國不敢引用「自古以來為中國神聖領土」和「曾經擁有就可永遠擁有」之屁論,馬上收回台灣、南韓、外蒙、不丹等等民主國家,和也開始走向民主的緬甸,也幸好中國人有欺軟怕硬的習性,不敢收回俄國境內約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自古以來」的「中國神聖領土」。否則,全球的奴隸數目又暴增近億。

所有這些脫離或曾脫離中國統治的人民,都得到更大的自由和尊嚴,脫離中國魔掌的領土又可以成為中國人的避難所,中國人,你還想要甚麼呢?

《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
陶傑:西方沒有這套

只要上網打進「National Education」一詞就知道所謂「世界各國」——指的當然是中國人家長無限嚮往把子女送放出洋的西方文明國家——是沒有一個國家有此學科的:英美、日本、荷蘭、德國、法國……更何況叫本國的子女熱愛某一領袖,還要考核他們的「情感指數」。

對於思考粗疏、差不多先生的家長,只要拋浪頭,就可以含混過關。西方文明國家有公民教育,有完整的歷史和人文教育,並沒有特區政府這種「國民教育」。

因為西方國家政府,智商比十五年來的特府高得多。英國有沒有獨立成科的「國民教育」?即使在伊頓公學、溫徹斯特也沒有,在山德士軍校也沒有。那麼英國人是如何培養「國家情感」的?

答案在強大的文化實力裡。譬如,小品電影《國王的演講》(The King's Speech),講戰爭前英皇喬治六世如何克服說話障礙,從澳洲請來一位語言訓練師,歐洲兵兇戰危,國家需要一位君主立憲的精神領袖,凝聚士氣,國王的人格形象,此時舉足輕重。但一個不會說話的國王,怎樣成為偶像呢?時間不多了,希特拉快要動手了。英國人的意志、正邪之戰的原則、來自澳洲的師友象徵了英聯邦的團結,一個感人的故事,此時推出,也是聲東擊西,間接教育大西洋彼岸的美國下一代:第二次世界大戰,沒有我們的國王感召在先,也沒有你們羅斯福和艾森豪拔劍相助在後,英語是文明世界的情感帶,《國王的演講》是一齣愛國電影。

但是「愛國」(Patriotic),一說就俗。在英文詞彙裡,這個字略帶貶義,而且有膚淺的意思。He is so patriotic,在英文語境裡,帶有一絲揶揄的味道。英國人從不必天天標榜「愛國」,相反,《泰晤士報》和《衞報》,日日抨擊現政府,不論工黨貝理雅,還是保守黨的金馬倫,如果你是遊客,在英國住七天,看當地的報紙,會嚇一跳,以為英國隨時都亡國的樣子。英女皇也常常是英國喜劇揶揄的對象,但倫敦奧運一舉行,英女皇欣然出任臨時演員,老人家一出場,文明世界,深為感動。英國的「愛國教育」沒有課本,也沒有教師,更沒有課程,在巨大的人文感召力裡,無字天書,盡得風流。

英國歷史也有黑暗的時代。亨利八世迹近暴君,先後娶了六個皇后,見一個幾乎馬上移情別戀,且把上個殺掉。英國中世紀也有獵巫和火刑。但英國的兒童書籍出版社奧斯本(Usborne)卻擅長把英國的歷史故事畫成可愛的插圖,講成動人而吸引的童話,行銷世界。譬如海盜在歷史真相裡,明明非常殘暴,但英國童話裡的海盜卻是一群歡樂而趣致的小角色,攀着繩梯玩雜技。英國兒童故事裡的海盜形象,令小孩對冒險生活和征服世界悠然生出嚮往之情。連同亨利八世,在奧斯本的故事書裡,改裝成一位喜劇人物,這就是高妙的「國民教育」了。

一個國家戰亂之時,不必有人揮鞭子,像牧羊人和狗趕羊進圈,自然有凝聚力。英語國家不像遠東另一個失敗的大國那樣,歷史和政治的真實,動不動就血流成河,不是餓死幾千萬人,就是自相殘殺,屍骸堆積如山。不,他們的「國民教育」在迪士尼樂園對外輸出娛樂跨國商品裡,在電影《蝙蝠俠》中,在旅遊事業、大笨鐘和巴黎鐵塔的符號裡,甚至連一個LV手袋、一套Celine衣裝,擺在櫥窗裡,也是另一種昂貴的國民教育,遠東的暴發農民,看見了,就像前蘇聯訓練狗隻的巴夫諾夫效應,即刻流口水,拿着現金擠過來搶購。

這不就是人家「國家教育」的成功嗎?人家偏偏沒有這科。為什麼?因為一個思想、創作、言論自由的世界,凝聚國民的力量,不必靠行政手段來強迫的。就像香港某有錢佬的名言:「團結?用條繩紮起來,咪有得團囉。」

西方文明國家教導下一代,如何熱愛國家,從來不用繩子。最近荷李活電影《殭屍獵人——林肯》,把先總統講成一個殭屍捕獵手。南北戰爭是人和殭屍的一場大戰。電影改編自暢銷小說,影像震撼,特技高超,3D的硬件,遠東的大國都無恥地抄了過去,但《殭屍獵人》還有吸引人的「軟件」:電影的主題是正邪之戰,是自由精神最終打敗了勞役和暴力,中國人不可能抄得到。戲的最後一幕,特別令人會心微笑。林肯擊敗了奴隸主的南方殭屍部隊,有一句旁白:從此,這些殭屍退卻了,他們有的到了東方,有的到了非洲和其他國家,但在美國,清明世界,民主和自由,就此鞏固了。

「有的殭屍到了東方」,這句話不是很奇妙?《殭屍獵手》不是一齣簡單的童話電影,而是向美國下一代,重溫及宣示立國精神。在緊要關頭,美國人必要拿起武器,與自由的敵人作戰——講到這裡,一定有人質疑:那麼美國為何有華爾街貪婪的大亨席捲歐洲的財團?這是經濟理財的另一範疇,美國的知識分子也有電影,抨擊國內的邪惡勢力,蝙蝠俠的《夜神起義》,不就是把華爾街的泡沫經濟形容為邪惡帝國?資本主義有調節和更新的能力,不需要哪一個黨,哪一個「偉大領袖」,二十四小時嘮嘮叨叨,叫他們統治的蟻民如何「愛國」。

英超聯足球是輸向世界的親英國民教育,體現了君子與團隊精神,因為英超聯沒有黑哨,沒有貪污賄賂,好的貨色放在桌面,人性自然會擇優而棄劣。麥當勞不是可口的食物,但品牌有信譽,牛肉不會有毒,麵包也不會滲入塑膠,美國人的「文化霸權」,營銷要求嚴格,廚房不准有老鼠,透明衞生經營。你的兒子給「麥當勞」洗了腦,看電影的口味,逛遊樂場則言必迪士尼和白種人盛智文經營的海洋公園?恭喜貴子弟,他的人性,令他選擇了優秀的事物,這輩子他不會崇洋,他懂得崇優了,真是很大的福報
[精品]

鍾祖康:學校勿再搞升旗禮毒害孩子

2012年09月24日  

我已年近半百,從來沒有參與過五星旗的升旗禮,從來沒有向五星旗致敬或行禮。這個紀錄令我深感自豪。為甚麼我討厭五星旗?理由之一是,這面五星旗上面最大的一顆星就是代表中國共產黨,天下間哪有一個有點廉恥的政黨會這樣竊據國旗的!這樣的所謂國旗其實只是黨旗,只讓我想起希特拉把原本屬於納粹黨黨旗的萬字旗變成德國國旗,而論手法,中國共產黨還不及納粹來得光明磊落。

我好歹也算受過多年教育,民智已開的知識分子,怎可能會向一面冒充成國旗的黨旗行禮呢?

理由之二是,這面假國旗或真黨旗所代表的政權,建政以來所作之惡,害人殺人之多,令希特拉也為之黯然失色,這樣一面象徵邪惡政權的旗幟,有沒有可能贏得我的敬重?

較次要的理由還有,五星旗上的星星用黃色是因為中華民族是黃色人種,那麼在中國為數約一億的非漢族人口當中大量的非黃種人怎麼辦?

所以,這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並不是尋常國旗,而是一面被一個殺人無數的極權腐敗政黨所騎劫、設計意念惡劣、極具爭議性的國旗。這樣一面邪惡性不下於納粹萬字旗的問題國旗,極其量只適宜供中國共產黨員舉行黨內活動時用,絕不適宜讓一般中國平民使用,更不適宜讓心智未成熟的兒童接觸或膜拜。長期向這面問題國旗行禮,勢必嚴重干擾兒童的道德是非觀。

但隨着中國收回香港,越來越多識時務的學校不時舉行五星旗升旗禮,又搞甚麼升旗手等反智活動,給學生洗腦,這肯定已經對香港學生造成極大毒害。

當我從網上得知我的母校鳳溪中學現在每個月要舉行升旗禮,「透過升國旗及講話增加學生對祖國的認同感」,並以「學生表現投入」為成功準則,我神傷不已!我那個年代文明得多、有品味得多了,六個年頭裏,學校沒舉行過一次五星旗升旗禮(同樣也沒有舉行過一次英國旗的升旗禮)。要是我當年要頻繁向五星旗行禮,爭先恐後做升旗手,恐怕我今天就難以那樣獨立思考,寫得出振聾發聵的作品來。

課程發展議會在其編訂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裏說,「認識及尊重國家象徵,包括……升掛國旗和懸掛國徽的禮儀」、「參與升國旗儀式,有助提升對國家象徵的重視及尊重」、「學生以成為升旗隊的隊員、內地交流團代表而感到光榮」。這即是要求學校舉行升旗禮,並且鼓勵學生對此喪失批判能力。看來,北京只是想以洗腦,而不是行仁政,來解決「為甚麼香港人心未回歸」的煩惱。五星旗本來就是兒童不宜的穢物,現在還要學習擁抱它,一個香港孩子在這種洗腦學校長大,大概就是中國憤青、五毛黨,或反日拳民的傳人吧。就如左口魚(比目魚)並不是天生左口的,而是因為長期躺在海底,於是下方的眼睛才慢慢移到上面,嘴巴也歪向一邊。這生物現象對於香港的赤化饒有啟示意義。

為了孩子的德育發展,所有學校切勿再舉行升旗禮,所有家長切勿再容許子女參與學校的升旗禮,所有學生都有權抵制升旗禮。
[精品]

                                       
陶傑:自己攞來賤

國際機構評級全球各國英語程度,香港大落後,不但不如新加坡,還排在日韓之後,輿論大譁,指特府「母語教學」累死。

有甚麼好喧嘩?特府由董伯開始,一眾高官十五年來,以政治理由推行「母語教學」,但自己的仔女全部送英美或白人國家的國際學校。當港人抗拒時,特府喉舌與親中五毛黨,即大罵「抗拒回歸」。

平民不可以「抗拒回歸」,但梁振英和林鄭的子女可以,霍英東的幾個孫子也可以,全部早就送英國,好似重九登高,遠離「母語教學」瘟疫。現在,果然豬牛雞羊死了滿地,香港英文水準全線PK,你死你賤,只要香港權貴的仔女英文不PK,可以憑馬會會員的許多Uncle裙帶幫忙,能入中環的大行即可。

新加坡看不起「當家作主」之後的特區香港,這是原因之一。李光耀帶領坡人獨立之後,一直強硬推行精英的英語教育。這個世界很現實,大陸五毛也知道,所謂「落後就要捱打」,香港英語水準,執輸行頭,怎有可能還是昔日的「東方之珠」?

現在,惟有由梁班子展開文宣偽術,換個角度宣傳:中國強大,鬼佬也搶來中國做生意,英文水準不必太高,世界變咗,只要識簡體字和普通話、學會中國模式即可。

英文科無關重要,索性還可以與美術、音樂、勞作等科合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