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前一丁] 佛光山住持心培法師:禪宗明心見性是明什麼心

1) 據小弟所理解, 佛法修持可分外門,內門. 以大乘五十二階位來說, 須外門滿足一切福德資糧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後才得以發起般若正觀,求証大乘明心見道.  許多証悟的祖師不以文字言詮述說証悟的實相, ...
GWZW 發表於 8-10-2012 02:17
感謝師兄的真誠分享. 後學只覺甚多“文人雅士”每當論及禪宗公案等, 只流於"玄談"層次. 以自身的“廣博見識”去否定實持加行, 以無實修的見地去空談“明心見性”, 後學因而有感而發. 望師兄繼續在此版分享好文章與自己見解. 功德無量.
namo bhagavate sakyamuniya tathagataya arhate samyaksambuddhaya
感謝師兄的真誠分享. 後學只覺甚多“文人雅士”每當論及禪宗公案等, 只流於"玄談"層次. 以自身的“廣博見識”去否定實持加行, 以無實修的見地去空談“明心見性”, 後學因而有感而發. 望師兄繼續在此版分享好文章與 ...
NTL88 發表於 8-10-2012 08:18
謝謝大德, 的確許多論壇的禪版均流於玄談與空無意義之機鋒語言. 誠如師兄所說, 習禪絕不可忽視加行, 福德, 智慧及定力缺一不可,
《景德傳燈錄》卷三, 這麼說 :

『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

此帖所有文字, 也僅為個人之所見, 僅為交流參考, 並不代表什麼, 並不代表佛法. 有志參禪証道之朋友, 還需努力培植福德, 尋訪明師, 多方參就虛心學習, 才是至要正辦.
1

評分次數

  • NTL88

.佛說如來藏,以爲阿賴耶 :

《大乘密嚴經》卷3:

「佛說如來藏,以爲阿賴耶;
 惡慧不能知:藏即賴耶識。
 如來清淨藏,世間阿賴耶;
 如金與指環,展轉無差別。」
經文語譯:

行者在因地時證得阿賴耶識,雖然能觀見阿賴耶識體如同黃金一樣的清淨無染,但卻是函藏著無明貪愛等業種、函藏著七識心所相應的不淨種、所知障隨眠…等..
GWZW 發表於 8-10-2012 02:36
三乘佛法, 並非只是現象界的緣起性空而己』 :

如來藏,阿賴耶識於佛法中的重要性:

首先,佛教修行者必定相信輪回,如果沒有輪回,那麼死了就完了,不需要修行,搞這麼多名堂,又是聞又是思又是修的,不需要這麼累,只管喫喝玩樂,早死晚死一樣。

第二,既然有輪回,那麼是什麼在輪回?這是關鍵中的關鍵了!如果不知道是什麼在輪回,我們怎麼把握輪回呢?就象原始人連車都沒見過,而說自己會開車,你相信嗎?

所以,修行的真正開始,必定是從了知什麼東西在輪回開始的,只有知道什麼在輪回,才談得上改造命運,保證生生世世修行,保證最終成佛等等。
  這裏就引起兩派爭論來了,反方認爲,緣起性空就是佛教真理,不需要有輪回的主體,認爲如來藏是“性空唯名”的方便說,並沒有如來藏可證可知;正方認爲,如來藏就是輪回的主體,離開如來藏談一切問題都是戲論。下面就兩派觀點是否吻合三轉法輪經典和三法印來作辨證:

初轉法輪之《雜阿含經》卷五:記錄了一個叫焰摩伽的比丘說: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遭到了僧團的一致反對,大家都勸他舍棄邪見,最終,焰摩伽比丘在舍利弗的開導下,這樣改了口:阿羅漢是熄滅了五陰之苦。這裏就有一個問題,熄滅了五陰之後不是更無所有,還有一個東西在,如果說熄滅了五陰就是“更無所有”,這叫“謗世尊,謗世尊者不善”,熄滅了五陰之後還有什麼?經文沒有說,但肯定不是還有“緣起性空”在,因爲阿羅漢不受後有,滅的就是緣起性空的現象,如果緣起性空還在,說明阿羅漢還沒有成就阿羅漢,那阿羅漢的實證豈不成了妄語?

二轉法輪之《心經》,心經最短,好說,中有“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垢不淨”的經句,這是對“心”的形容,當然,奉行“緣起性空”者,會說這個“心”是意識,但意識透不過“不生不滅”這一句,正常人都體驗過意識生生滅滅,而且,如果意識不滅,人人都應該有宿命通,可是,絕大多數人,爲什麼能記得昨天,不記得前世呢?說明今世的意識不是前世的意識,說“意識不滅”,這是邪見,而且阿羅漢滅掉的五陰——色受想行識裏面,就明確包括了意識,請反方認真重新學習五陰十八界的內涵。

《大般若波羅密多經》卷569:“諸法雖生,真如不動,真如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80f1dc0100jur9.html) - 什麼是佛教的中心思想_六度_新浪博客

真如(如來藏, 實相心, 金剛心的另一個名字,佛經裏常用,表示如來藏特性的一個形容詞,有時做名詞用)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這句話明確表示,有一個萬法本源,祂能生諸法,但祂本身是不生的,不生的當然不滅,這句經文,用“緣起性空”怎麼能讀通呢?緣起性空能生諸法?緣起性空不生,所以叫法身?緣起性空不但不能生諸法,反而是諸法生起後你才能觀察到緣起性空,否則你從哪裏知道緣起、性空?

緣起性空,是依於現象界的無常性和緣生性而總結歸納的一個規律,本身是沒有實體的比方說女性,這個特性是依於女人體的,如果沒有女人體,就沒有女人的特性可說了,緣起性空,也是依於現象界每樣事物的現象都是緣起的,沒有自性實體而說性空,如果沒有現象界,就談不上緣起性空了,比方說滅了現象界的阿羅漢,你要再談緣起性空就是廢話了,就象你本來沒有兒子,你卻在談論如何爲兒子找媳婦,都是沒有意義的。

三轉法輪之《楞伽經》卷一:轉識、藏識真相若異者,藏識非因;若不異者,轉識滅,藏識亦應滅,而自真相實不滅。是故,大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若自真相滅者,藏識則滅。大慧!藏識滅者,不異外道斷見論.

下面再從三法印來談,三法印爲“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三法印,高度概括了現象界與實相界,有爲法與無爲法的特性,前兩印正是印定現象界與有爲法的,就是緣起性空的內涵,其實因爲現象是無窮的,這類法印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隨意(當然是在正確理解的前提下)增減,比方可以說“諸受皆苦、諸法緣生”等等,但“涅槃寂靜”是實相界法印,無法增減,吻合《心經》開示,因爲實相只是一個,真相只有一個,如果弄到兩個以上的真理,基本上就錯了。

綜上所述,認定“緣起性空”就是真理的人,基本上對世界本源的探索沒有興趣,反而覺得探索世界本源者,是常見論,但如果世界沒有本源,萬法就沒有基礎了,一切真的空了,絕對空了,一切修行也將唐捐其功,我們不用談那些高深的問題,你只要問問自己:你是誰生的?是你父母生的?還是緣起性空生的?無論你的回答是父母還是緣起性空,都將令你自己陷入無法自圓其說的困境。唉,“無因唯緣論”,“心只有六個論的六識論”只是談到了一半, 並不是全部的實相!

下面是證明如來藏實有的經文:

《虛空藏菩薩經》

善男子。今是虛空爲倚於眼。爲倚眼識。爲倚眼觸而得住耶。虛空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不也世尊。佛言。善男子。爲是內起眼觸之緣生彼三受而倚空耶。虛空藏菩薩白佛言。不也世尊。佛言。善男子。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佛言。善男子。眾生今者爲倚於空。爲是虛空倚於眾生。虛空藏菩薩白佛言。世尊。各各相倚互作境界。又復各各不爲境界。一切諸法皆悉空寂。一切諸法皆悉虛假。一切諸法皆依於如及以實際(這個如和實際如果也是緣起性空的話,就完蛋了,還能依嗎?)。世尊。猶如虛空無壞無成。無憶想分別。無動無搖無愛無憎。無牙無種子。無果無業無報離於文字。世尊。一切諸法亦復如是。菩薩若知此者。是名善知諸法之性得無生忍。

汝今瞿曇。亦復如是。已斷一切煩惱結縛。四倒邪惑。皆悉滅盡。唯有堅固真法身在。(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

下面是信根不具足眾生不信如來藏的經文——《大法鼓經》

如是下劣眾生。及聲聞緣覺。初業菩薩。作是念言。我不堪任聽受。如來已般涅槃。而復說言。常住不滅。於大眾中。聞所未聞。從坐而去。(下劣眾生說,你們說如來已經涅槃,又說如來常住不滅,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這種說法,我走了——低劣眾生對正誤的判斷以是否自己聽說過爲准)所以者何。彼人長夜。於般涅槃。修習空見。聞離隱覆清淨經故。從坐而去。彼十方來聲聞緣覺初業菩薩。百千萬億阿僧祇分。餘一分住。謂彼菩薩摩訶薩信解法身常住不變者。爾乃安住受持一切如來藏經(能信解法身常住的人,在十方修行人中是百千萬億阿僧祇分之一,他能安住受持一切如來藏的經典,所以說反方不懂,末學表示理解)。亦能解說安慰世間。解知一切隱覆之說。善觀一切了義不了義經。悉能降伏毀禁眾生。尊敬承順清淨有德。於摩訶衍得大淨信。不於二乘起奇特想。除如是等方廣大經。不說餘經。唯說如來常住及有如來藏。(說有如來藏,這句話只要有簡單的古文基礎都應該能看懂)
我是誰 ????????

佛說不可思議, 但沒說不能思議
我是誰 ????????

Inverter 發表於 9-10-2012 03:24
如來藏非梵我,非神我,完全無眾生所熟知的我性,非意識自我,為宣說故方便說『我』:

有某派法師抱持這樣的想法:【「如來藏」和「梵我」(神我)是一樣的,背棄了佛陀的根本教義—「無我」。】這是某派法師誤會佛法所持有的想法, 然而這根本是無稽之談,因爲佛陀不可能故意去湊合印度教之「梵」「梵天」「梵我」來當成是大乘佛法,這兩者有根本不同的差異。此派法師受到日本一分研究學者的影響,如今又有日本學者松本史朗對於如來藏大加批判。我們由底下來說明「如來藏」和「梵」兩者根本沒有關係:

      「梵」原本在印度是以實質的「梵天」,甚至說是更高的「至尊」。在《吠陀》有「至尊」的描述,並由祂產生「至尊人格神」來到人間;乃至當「梵天」說他出生一切萬物時,他這樣的人格神也是由「至尊」所出生的,這是印度傳統的一支大一統思想。《奧義書》則在之後產生,許多奧義書則明確地贊成一個衍生的概念,就是一切事物皆有「梵」,並且將修行變成一個普遍性的知覺到「梵」,以此稱之爲「梵我合一」,以爲就是涅盤,就是解脫,如此作爲「我」的擴大;但以上的「梵」、「梵天」、「梵我」都是被佛陀所駁斥的。

      依照上述順序而說,先說「梵」:佛陀說真正的「梵」都不是這樣,唯有佛陀說的「梵」才真正是「梵」,其他人都是妄想。「梵」本身在語言上是清淨的意思,因此許多人施設的虛妄想,本身就是污染,本身就是虛假,因此遠離了佛陀說的「梵」。佛教中的阿羅漢自作證的時候,必然知道「梵行已立」,這「梵」於小乘法中就是以遠離諸法的執取來稱作是「清淨」,既然遠離,哪裏還會再去施設一個「清淨的、崇高的、廣大的、殊勝的」外法,說這個是「梵」,這樣的「梵」就是如來說的「不清淨的」,就是被佛陀所破斥的,而清淨的「梵行」則是佛教僧團可以人人修行修證而自作證的,並非只是形而上的思想而己。

      次說「梵天」:如果「梵天」所說自己是宇宙的創造主,那高過其天的二禪天、三禪天、四禪天,乃至無色界天,還有無想天,到底是誰創造的?這三界的法是屬於禪定「證量」的,因此「梵天」的說法不合乎事理,一下子被佛教破斥的。

      最後是「梵我」:「梵我」則以思想來安立一個假說,「梵我」和「禪定」的境界不同,但有人是「梵我」落在三界有爲法的境界中來作區別,而禪定是會相應到一個境界天,因此如果一定要說「梵我」是有實質的,是勉強可以無色界天的空無邊處天(或識無邊處天?)來對應。當佛陀示現太子出宮修行時,曾示現從學於外道,得證甚深世間禪定,外道以爲這便是涅盤,在《佛本行集經》卷22:

     彼人如是舍諸禪已,進求勝處,而發此心,如前所說,舍諸欲事。如是舍離粗色身故,發厭離心,彼時即得身中所有虛空無邊分別,於此一切色相,又色相內,及樹木等,所有諸物悉皆分別,無邊虛空,得如是等一切色處,明瞭分別,無邊空已,即證勝處,而有偈說:「如是微妙大梵處,一切無相常無言:智人說彼解脫因,即此名爲涅盤果。爾時阿羅邏說是語已,白菩薩言:仁者瞿曇!此即是我解脫之處,及其方便,我今爲仁顯示已訖。」

      然而這樣「空無邊處天」的「梵我合一」的修行,佛陀修證後便予以捨棄,因爲這不是解脫。在許多大乘經典更直接破斥這樣的說法,指責「梵我」「出生萬物」「一切由梵所出生」都是「邪見」,「梵天」等諸禪定「愚癡」諸天都是「邪見天」。因此硬要說大乘與「梵我」「梵」合流,是罔顧事實,這熟讀大藏經的所有法師應當要非常清楚的。所以佛陀所說的如來藏絕非梵我,神我。
如來藏非梵我,非神我,完全無眾生所熟知的我性,非意識自我,為宣說故方便說『我』:

有某派法師抱持這樣的想法:【「如來藏」和「梵我」(神我)是一樣的,背棄了佛陀的根本教義—「無我」。】這是某派法師誤會 ...
GWZW 發表於 10-10-2012 03:26
如來藏非一般人以爲的本體,  佛陀於《四阿含》中明確宣說: 佛教是「非斷非常」,不是意識層面想像的本體,所以說:『惡慧不能知』:

如來藏和一般人以爲的本體的許多體性根本不同,日本的松本史朗將其定義爲「土著思想」,就是古老民族會期待的大一統的觀念。可是他並不明白佛教的如來藏是不跟任何一個法和合的,不是一般人以爲的「我」的延伸。如來藏祂是本有法,不變異法,不會跟其他的一法在和合,不會增減,也就是說祂沒有和合義。

祂沒有作主義。然而我們以爲的我,這本體的我,理論上的我,形而上的我,都能夠作主,但如來藏不作主。祂是各有情各自獨立,祂和另外一個祂也不會和合,所以佛和佛也不會合並,這和神我、梵我思想追求的「天人合一」、「梵我一體」不同。

      「梵」和如來藏不同,因爲如來藏不是大我,如來藏不是眾生心,不是「梵」,也不是清淨,如來藏沒有我性,也不會和您合而爲一,如來藏出生這世界,但不是這世界,如來藏也不會因爲您覺受到祂而和您相應,因爲如來藏沒有見聞覺知,您以爲祂怎樣,祂也不會理您,因爲沒有見聞覺知,怎麼理您?您以爲這世界大的大,小的大,合一、不合一,都和他無關,如來藏不理會您怎麼想,如來藏也無所謂您怎麼想。

      所以我們看不出來《奧義書》中的「梵」和如來藏有何關係,除了有人硬著頭皮來湊合以外,這兩者根本不同,如果說「梵」是思想,有人不能同意,那說成是偏於無色界天的空無邊處天的修證,但無論如何又說如來藏是思想?如來對於取證這樣的「梵」,認爲這不是真正的解脫,無色界天還是在三界輪回之中仍然脫離不了生死。如來便拋棄這法,而直到三界的有頂:非想非非想天,仍不是解脫之法,不是涅盤。因爲佛法的解脫,必須以斷除我見、斷除三縛結作爲基礎,有了這樣的三縛結的斷除,就有真正的「八解脫」可說。

      在《白淨識者奧義書》,將「梵」說成是「無外無更高,更小或更大」,「世間萬事物,神我盡充沛」這樣以比量來說「梵」是更高的「神我」,稱之爲「神人」,設立個「彼超此世間」的超級大我,可是至高得我,根本不是這樣的我,所以向其祝願,幾乎是《奧義書》的一貫方式,如「惟願彼天神,賜我以明智」,以祭祀和祈願,然而如來藏不是充塞天地之間的虛妄想的大我,如來藏也不需要您去祭祀和祈願,祂一直根本和您在一起,不需要您的誠服和恭敬,祂不領受三界一切法。

      奧義書以爲這樣的大我會主宰一切,所以出現「主宰賜福者明神頌所敦」,但如來藏出生萬物,卻沒有作主,當然不會去主宰,也不會賜福。「彼在大宙中,唯是護世主,宇宙之真宰,神秘居萬有,梵道神僊傳,合契得長住,唯由得知彼,乃斷生死網」,這他們以爲這個主宰的就是「大我」,每個眾生的「大我」,但是如來藏根本不去作主,不去主宰一切。

      集結佛教《四阿含》的大眾是偏於小乘的修持,但大乘法卻還是有流傳下來,有著受持的軌跡,然而小乘人雖然無力弘揚大乘,但還是在《四阿含》點到了大乘所說的「真心」,「如來藏」,以及「菩薩法」,代表有「大乘法」。佛陀在《四阿含》說「三乘法」,同說「三界法中」是「無常、苦、空、無我」,三界法都是「境界法」,都是相對有爲法,都是可壞滅法,都是緣起生滅法,只要是可描摹的境界,見聞覺知的境界,不論是內法與外法,不論心中緣取的或向外攀緣的,都是三界法,無一真實有,任何修行的心都是落於境界法中,因此佛陀說一切法無常,一切諸行無常,非真實。

      真心如來藏不是三界法中的任何一法,也沒有三界法的體性和境界相,當您去描摹祂,以爲祂是清淨無染,用此敍述還不是祂,這就是境界有染法,真心不被境界法污染,祂不受境界法,不是我們在修行中所緣取到的任何一個內法,也不是一般人所知道的外法,也不是內法和外法兩個綜合起來的法,祂根本不是三界法,祂不是見聞覺知所知道的法。

    佛陀於《四阿含》中明確宣說,佛教是「非斷非常」,不是滅後無有,不是滅後就是斷滅,也不是滅後有一個常,當然也不是滅後才會緣起出生一個常,因此佛法是直接顯示了有一個「不是三界法」的「常」,但於小乘阿含經中並不是處處宣說,多是密意說。然而以「梵」要變成一個真正的萬法的來源,是不可能的,因爲「梵」還是眾生的三界永恒的虛妄想,而實相卻是和眾生的心有著各自不同的體性,這是無法合而爲一的。這「梵我合一」類似中國的「天人合一」的論調,是一直存在的繆見。如同實修男女淫欲一直是許多古老國家的僞修行一樣。而這天地萬物都有「梵」的思想和中國古老的「道」在天地之間的思想,實際上也是相通。因此這「梵我合一」、「性修行」、「梵」都是這世界眾生的許多共通想像之法之一。

總結來說,當「梵」落入了三界法的範疇,以有情的觀點來描述這中間所取得的境界,乃至粗糙的「與梵合而爲一」「梵我」都是境界法,都不能離開意識心的見聞覺知的作用,都是因爲緣起所生法,都是三界法,因此都不是佛教說的真心如來藏。
佛陀於《四阿含》中明確宣說,佛教是「非斷非常」,不是滅後無有,不是滅後就是斷滅,也不是滅後有一個常,當然也不是滅後才會緣起出生一個常,因此佛法是直接顯示了有一個「不是三界法」的「常」,

GWZW 發表於 15-10-2012 21:18
《阿含經》提到:滅除一切,就是本際;這就是因爲小乘聖者不能理解這樣甚深的大乘法,所以如來便隨順他們的所願,讓他們身滅壽盡,可是這仍不是無有,不是斷滅.

如《雜阿含經》卷5已經提到:「尊者!當知彼焰摩迦比丘起如是惡邪見言:「我解知佛所說法: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
以上焰摩迦比丘在這部經中受到了很重的斥責,後來悔過,不再抱持這樣的惡邪見,因此我們可以確信,佛陀說的教義不是以一般人理解的「緣起法」作爲實際,也不是以「無我」作爲實際,因爲一般人以爲的緣起法就是只有說一切就是虛妄的、無常的,那阿羅漢入滅後,不再有任何三界法,我們所覺知的一切都不再生起,這一切進入空無,結果這是「惡邪見」,不被佛法接受。而且這經文中是佛法的共同常識,集結的阿羅漢都同意的。因爲緣起和無我代表了虛妄的三界法,所以真正的緣起法是以大乘法的真心如來藏所成就的。部派佛教發展,就是學人在修學小乘法和大乘法中,對萬法的實相的探究,從而產生了許多看似充滿學術氣息的議題,然而這些在大乘經典是已經如實闡述,但不容易會通。

      如來藏沒有世間人以爲的「我」的種種特性,祂沒有眾生以爲的「想」,沒有眾生以爲的「看」,「聽」、「覺」、「知」,所以祂不和眾生以爲的外界法接觸。因此當以見聞覺知去尋找見聞覺知的相對應的相貌,都不是真心。思維祂是清淨的,或以爲境界的清淨相,這都不是真心,因爲真心離開思維的相貌,離開「清淨和染污」,只要境界對祂而言都是染污,因爲一切境界都是因緣生滅法,而真心不是生滅法。佛教所說的真心,離開相對兩邊,也超越世間所說的絕對,也離開生,也離開滅。

      大乘佛子如果福德因緣具足而能夠證悟真心如來藏以後,祂還是祂,您還是您,這是如來藏的表征,而大乘法說的「常、樂、我、淨」,這其中的「我」是要到如來的境界才可說的,而且大乘法也同時說「無常、苦、空、無我」,這字面似乎是如此相對。但佛陀說明了其中的道理,因爲如來藏不是長於斯、生於斯的三界境界法,祂是本有法,祂不是被出生的法,而我們所感受的都是三界法;如果是三界法,就不是真心。所以佛陀根據最後成佛來說如來藏之體是真實如如心,又根據三界法來說世間法的虛妄,如此因明學中所說的「悖論」是無法成立的,因爲兩者物件不同,如來藏並不被無常無我的三界法所包含,所以並沒有任何的悖義.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爲我

如來在經典中說,「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爲我」,這重要的句子在玄奘法師的翻譯典籍中,就有八部經論提到,一般眾生沒有辦法區別如來藏和我有何不同。

《楞伽經》一再說如來藏是無我,稱之爲「無我如來之藏」,實叉難陀翻譯爲「無我如來藏」。經典說的「阿陀那識」就是執持身根的識,就是阿賴耶識,就是執藏一切種子功能作用的識,就是如來藏,就是能夠發起如來一切德能的寶藏,就是真心,每位眾生都有的真心,祂不是現下的我,不是我目前見聞覺知的心,不是這個第六意識心

      到了《大般涅盤經》說如來的境界是「我」,讓這些「凡愚」更無法理解,而《大般涅盤經》說的如來的我,是甚深的境界,以如來的真如可以有五別境心所有法,又有善十一的心所有法,連一般的學者都不清楚,何況是一般眾生呢?這樣哪裏有能力來對此議論說「有我」,說「無我」。

      而一般經典所要說的「我」,是因爲佛教的觀點是在宣說其根本的內涵。如來藏本身沒有世間人「瞭解的我」的特性,因此從這一個觀點,就無法說祂是「我」,可是祂是真實永恒不壞滅,這又是一般住在世界上的人「期待的我」,以這個觀點來說,可以說祂是「我」。所以真正對於「我」的主要爭議是來自眾生本身,眾生認知的「我」是錯亂的,將「非我」當成是「我」,將「我」當成是「非我」,將「三界法」的某一個法當作是「我」「我所」,所以不管哪一個是「我」,佛教都予以駁斥,因爲從三界法、蘊處界法去想像、去獲得、去修證,都不是如來藏,也因此世間人提出的任何學說,都不被如來認同。

      所以即使日本的松本史朗逃避了這個三界法是我,他還是落入了「斷滅見」,因爲他不相信還有三界法外還有實體,又不承認三界法是實體,那當然是斷滅見,可是他還是以爲這「斷滅」而「無有實際的現況」見解,就是真實的佛法,只能說他是如同焰摩迦比丘是斷滅見的論者,只不過後來此比丘已經改過了。

      《楞伽經》中說的《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佛告:『大慧!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大慧!有時說空無相無願如實際法性法身涅盤離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盤,如是等句,說如來藏已。如來應供等正覺,爲斷愚夫畏無我句故,說離妄想無所有境界如來藏門。大慧!未來現在菩薩摩訶薩,不應作我見計著。譬如陶家於一泥聚以人工水木輪繩方便作種種器,如來亦復如是。於法無我離一切妄想相,以種種智慧善巧方便,或說如來藏,或說無我,以是因緣故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是名說如來藏,開引計我諸外道故說如來藏。令離不實我見妄想,入三解脫門境界,悕望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如來應供等正覺,作如是說,如來之藏若不如是則同外道所說之我。是故大慧!爲離外道見故,當依無我如來之藏。』」

      如這一段落,是在說明真實的如來藏,是可以斷除眾生對於「無我」的恐懼,因此說如來藏的時候,經常在「真實常恒、永遠不失」等等多所述說,如此以種種名相善巧智慧方便來開導這些「我見」的外道,以免這些眾生永遠墮落於生死苦海中,所以宣說如來藏,讓大家知道渴慕求取。

      可是這並非是要讓眾生又以爲如來藏就是「我」,因爲如來藏又不具備眾生的種種的我性:作主、見聞覺知等等,如何說是「我」。但爲了要指那些將「蘊處界」推計「爲我」的外道,這些外道也以爲佛法也是和他們說的一樣「真實而有」,因此對於佛法也不渴慕追求,然而萬法的實相本來就不是「蘊處界、眾生所計量推度」,因此如來爲了「開示引導」(開引)這些可憐的外道,所以在「真實而有」之外,也要宣說如來藏的「無我」性,讓這些外道瞭解自己的見解和佛法不同,不要再附會了。

      因此如來爲了一般的眾生,爲了外道,要宣說「無我、真實」的如來藏。所以眾生恐懼修行後就沒有「我」的,不用擔心,因爲如來藏永遠「真實」存在,非是虛假。那些「計我」的外道,也可以因此知道計度「三界有」爲「我」的種種不如實的體性,就可以知道舍離自己推度計量爲「我」的種種不如實見解,所以如來如是宣說如來藏。因此印順法師說「如來藏是方便說,是爲了外道而說」,這樣的說法完全是刻意隱瞞事實,因爲這語意說得很清楚,如來在宣說如來藏的種種體性時,會根據眾生的領會的角度來說如來藏。
如來藏非「文化思想」,當代佛子誤會如來藏教羲的一個大因素 :

一切萬法是由真心如來藏所出生,但它又不作主,這對於大乘實證者沒有問題,但對於許多人來說是非常地困惑,對於佛法以「雙遣雙非」、「雙即雙是」來說明,又不能以邏輯來解釋。然而佛法的因明學是以修證者的角度,基於一切法都是真心所出生,因此被出生法不能離開真心而獨存,必然以真心的體性或功能性爲所依,所以說「雙即雙是」。另一個角度來說:被出生者和真心本不相同,被出生者是生滅法,如何可以取代真心,各自獨立而說有自性呢?所以說「雙遣雙非」,這以不同的角度來說明,因此有的地方是以隱覆說,所以行人更加不能瞭解。

即使禪宗歷史上有這麼多人證悟明心而聞名,還有龐大的史料典籍,以及大乘佛法的如來聖量言,這真心的證悟對於某派執持大乘非佛說的法師而言,還是一概抹煞,嗤之以鼻;只能說這些將佛法拿來研究而非實証的法師們在多聞多思中,抱持著其「偏執」單一的想法而自我蒙蔽,也沒有走向修證的道路。

就如年輕時的印順法師的中心思想,是很反動的而且具備旺盛的企圖心,想要以一個思想來取代這中國歷代巨大的傳統佛法;法師在這種心態下,接觸到了藏傳密教思想,瞭解了「一切皆遣」「一切皆空」以後,便擁抱了密教,以爲破解了中國的大乘佛法,將大乘法一直視作是修學包袱的老法師,心情的雀躍是不在話下,這敍述也寫在書中,從此法師便不需要再去理解這複雜的大乘法。

但法師對於「密教的邪淫」又是非常的唾棄,甚至於書籍中,公開說明個人是不修學這樣的法。在這樣唾棄的心情下,再加上對於大乘法的「異常厭惡」,所以將密教和大乘法放在一起批判,這就是印順老法師的中心思想之一:「秘密大乘」。

印順老法師窮其畢生之力,將佛教徹底地轉變成一個「思想」,變成無須修證、而和其他宗教類似的宗教信仰,這是法師「心中最大的企圖」,也就是將佛教和其他的宗教等量齊觀,因爲抱持一切皆空的法師事實上對於佛教是否應該如何,並無太多的愛戀。因爲以一個思想來取代這諸大乘佛子曠劫精勤求証的如來藏, 顯得容易多了, 也避免了本身是否証悟的問題了.
佛光山的現任住持心培法師
著作:道在那裏?禪是什麼?
二本一套--香海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8年7月初版三刷)
這個心不是分別意識的心

而是指我們心靈深處的「真心」(電子版最前頁)
所以要從生滅心去體會一個不生滅的心。P.24頁
GWZW 發表於 22-8-2012 12:56
不斷滅, 不生不滅的心, 貫穿三世的心 :

唯物論的思想,認爲人一切的精神活動,完全是依附於身體而存在的,因此人死了之後,所有的精神活動也隨之停止,沒有所謂的「靈魂」,也沒有未來世──這當然是典型的斷滅論。斷滅論是以物質爲中心而有的想法,所以除了少數有在探討心性的醫師以外,許多西醫看到頭腦被麻醉以後意識就無法生起,他們就很單純的認爲意識是依頭腦而存在的;他們不想探究心性,只依生物物理而認定意識的根源,是很物化的。而且一般西醫熏習西方醫學久了以後,往往有職業傲慢,對於佛教的教理不樂信受,關閉了另一扇生命智慧之門。但是,意識是否真的如他們所想的那樣只依頭腦的存在而存在?事實並非如此∶

先回到斷滅論來講,斷滅論是無法成立的,因爲一直都有修行人在禪定中見到自己或他人的前世,也有人在被深度催眠時,可以回憶過去世的情景,這都證明確有過去世的存在。又從許多事相中,譬如出生才五、六歲,就懂得作曲,而且後來成爲大作曲家,此事在歐洲古來已有;在其他的人文、藝術方面,也常常有這種現象;又如佛門之中,數萬人精進參禪直到老死,總是無法真悟,卻有人學佛數年就悟了,並且悟得很深入,且能破邪顯正而沒有人能推翻他的證量。這些現象都顯示是往世的種子現行所致,才能做到他人無法成功的事,這就顯示人類及眾生都是有前世熏習的。

但是頭腦只能存在一世,而且一生熏習的種子都只存在頭腦中,死後才會轉入第八識心體中而帶到未來世去;假使意識的存在完全是依頭腦而有,而前世的頭腦並未來到今生,前世所熏習的種種世間法及出世間法,也就不可能帶到今生來了!那麽前面所說的種種生來就異於常人的特殊人物現象,也就無法存在了!可是現見許多人具有前面所說的特異現象,顯然是別有一心執藏了前世所熏習的法種來到今生,但絕不會是頭腦,因爲從來不曾有過頭腦來入胎的事情。由此證明頭腦只是意識生起的助緣而已,而往世所熏習的種種法都不是此世意識所曾經熏習過的,由此證明另有一個常住心存在;只有常住不斷的心,才有可能是意識生起的根源。

人既然都有過去世,當知也有未來世, 既能從前世來到今生,今生就一定可以去到未來世。過去世和未來世的色身與頭腦,和此世的色身及頭腦顯然不同。可是三世的性格,以及因果報應,卻有一種連貫性;所以有人聰明才智極高,可是一生奮鬥的結果還買不到一間公寓住;有人傻憨直心,並無世智辯聰,卻是處處得利,享福一生;有人少時出家,專心參禪五、六十年,直到老死仍然落入意識境界而無法證悟;有人壯年才開始修行,亦不出家,但是五、六年後就悟入了,而且能破邪顯正,做出別人所不能做的事,由此可以看出心性與過去世並無多大的差異。從這些事實,在在顯示了因緣果報的一貫性。既然人人各有前世的熏習種子在此世現行而顯示各人心性生來就不同,就已證明必有貫串三世的心存在,而不是由物質的頭腦來產生意識覺知心。

至於貫串三世的心,共有二個,一個是能夠受熏持種、記錄業行的心,那就是第八識心;另一個,就是表現習氣和執著性的心,那就是第七識末那。由於有這二個識的存在,才能夠有因果報應和前後世性格的一貫性。假使意識單依五勝義根的頭腦就可以出生,則所有人的智愚健衰就應該都一樣,都依色法頭腦而生意識故。假使說是基因有異而致各人心性果報有所不同,這也說不通,因爲依照基因存在的或然率來看,將會使得每一種人都會不斷出現在人壽百年的循環周期中,那就應該每一百年中都會有貝多芬、柴可夫斯基、耶穌等世間俗人及世間聖人出現,也應該每百年就會有佛陀出現於人間,因爲基因都已被遺傳下來了。若是純由頭腦作爲意識出生的因緣,則同一對父母所生的同卵雙胞胎子女,基因相同,應該心性與福德都相同,可是卻明明有很大的不同,單是心性的差異就很使人覺得詫異了。所以事實是∶頭腦只是意識出生的許多助緣之一,不是唯一的助緣,更不是意識出生的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