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香港社運的慣性和惰性

陳雲:香港社運的慣性和惰性

最近發現陳雲的城邦理論好有深度,需要時間,深入多了解

https://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314558448641324




我對學民思潮乃至其他主導性的社運行動,要求好高。是基於韋伯(Max Weber)的政治責任倫理。今晚我在香港人網節目闡述:如果政治議題是關乎大眾利益的,而你的團體、政黨正處於主導地位(即使是被動地處於領導地位),你是有責任將事情做到成功,或者減少失敗,否則就要退位讓賢,或安排交班、善後,而不能自居於道德高尚純正而無視危難的。
政治倫理有兩種,意圖的倫理(德文Gesinnungsethik)和責任的倫理(德文Verantwortungsethik),前者但求動機純正、良知感人,後者是要部署妥當,務求行動成功,為公眾謀福或避禍。香港左翼社運人的行動,往往就只是關注前者,而忽視後者,結果次次都是道德高尚地失敗,悲情地失敗。
今晚我也分析了香港社運的慣性和惰性。在英國殖民地時代,只要團體維護理性和秩序,潔身自愛,英國殖民政府是尊重你而與你談判的,但港共政府卻不來這一套。港共不與你談判,即使你非常理性和克制,非常顧全香港的公共秩序,它也不會領情。故此,除非動搖公共秩序(如罷課、罷工、堵塞交通),否則港共不會與你談判。過去,擾亂公共秩序式的行動是土共的專門技術,一般公民團體是很少使用的,故此缺乏鍛煉,以致大家在反對國民教育的時候,經歷了遊行、街頭簽名、圍總部、靜坐絕食之後,沒有行動技術,竟然又回到聯署行動,好像蒙眼的驢子在打圈圈。
http://www.hkreporter.com/audio_archive.php?archive_id=17328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