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中國人﹖(再生篇)

「香港的優勢,就是植根本土,放眼世界。本港同時擁有中西文化之優點,又是多元社會,創意層出不窮,不受限制。又受惠於本身的特殊身份,得以左右逢源,縱橫天下。而以梁振英為首的不肖之徒捨本逐末,竟要香港放棄自身優勢,遷就大陸,不啻是賣港賊。港人之未來,在本土,不在他方。港人必須捍衞本港,免毀於叛徒之手。」

中國國內的人經歷過文革,心理上早已習慣了時刻提防別人「砌生豬肉」。為免被人標籤成「崇洋媚外」、「親美洋奴」,很多中國人都喜歡故意裝出一副「逢西方必反」的樣子,故意排斥西方文化。這是中國國內的情況。

但香港人必須明白,香港與中國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地方,過往一世紀有着截然不同的歷史,產生了不同的文化。香港文化,是龍與獅的結合,西方文化本是香港的一部份。香港人活出西方文化,只是如實展現香港的面貌,絕非「媚外」。香港人沒有中國國族意識的負擔,也沒有文化自卑感,無須跟中國人一樣故意排斥西方文化。

(孫進)
去到邊痞到邊﹐對痞廁文化充滿自信的支那人。

本帖最後由 dukelasingh 於 10-10-2012 19:28 編輯

30名支那大豪客喺法國名牌店Debeers 門口食完飯盒就開工﹐掃貨﹗

中國人 - 陶傑

閣下承不承認是「中國人」,成為政治表態。

中不中國人,不是嘴巴上宣示的,看過林語堂的「吾土吾民」、胡蘭成的「山河歲月」,或豐子愷的護生畫冊,就會知道,真正的中國人身份,不在於嘴頭的自我喧譟,而是婉約含蓄在生活裏默默地自證。


中國人的定義是什麼?用一句流行話,是一套價值觀。忠孝節義,詩禮恩情,這才是中國人的基本元素。行惡語誑,崇暴言惑,像不久前剃小平頭在街上燒砸日本車、囂姦喊殺的團伙動物,只屬生養在黃河流域的紅衛兵和中東塔利班雜交之變種,不論他們如何自稱是中國人,以人文的血緣定義,他們不是。

這些人近年欲壟斷「中國人」的質檢權、定義權、批發權,已經令「中國人」在世界上漸淪為備受厭惡的品種。因此你如果自認中國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定義之權,不要讓其他人像貨檢一樣硬向你額上蓋印標籤,要由敗劣凶戾的一些批發商來批准你的「中國人」資格。

況且「中國人」的定義,以今日觀鑑,相當令學養不精的中國人困惑。譬如中國人的傳統,儒家以誠信為立人之本,但若舉國都玩假東西,雖然自稱,卻還剩幾分「中國」?

又或中國人生活處世,這副對聯最貼切:「傳家無別法,非耕即讀;裕後有良圖,唯儉與勤。」意思就是:想家業傳下去,讀書固然好,種田也可以,只要勿投機。想後代過好日子,不要濫消費掃名牌,只須儉樸和勤勞。

那麼靠打土豪分田地、用「馬列主義」殲滅勤儉持業的地主階級,又或模仿美國人華爾街的理財,信用卡借貸,領社會褔利綜援,這又算不算中國人?禁用正體字和方言,又算不算中國人?把毀滅中國士大夫文化的外星撒旦的屍骸供奉天安門外,去參拜瞻仰的又算不算中國人?

同是北京大學校長和教授,以前的蔡元培和胡適,是真正的中國人。

當變了種的偽中國人,迫問真的中國人你是不是中國人的時候,有兩個標準答案:

一,「既然文明世界認定你就是標準的中國人,我沒資格做你的同類。」

二,冷笑一聲,反問:「問這個問題,你也配?挑,我不必答你。」
今年8月,我去了英國旅遊,因舉行奧運,當地人頭湧湧,最多的就是說國語的中國人,仿如返了深圳般。有一日,我與友人到劍橋遊覽,在入口有一個狹小的洗手間,是入劍橋的必經地。我與不同國籍的女士排在人龍中輪候。

忽然,有兩個說國語、胸前有國內旅行社貼紙的女遊客走進來,神態自若地站在一個外籍太太前插隊。外籍太太以英語指引二人要排在隊尾,但二人沒有反應,更以國語交談,說要裝作聽不懂。我忍不住以英語揭穿二人的惡行,更以國語要求二人排隊。

這時,二人目露兇光,罵我中國人不幫中國人。最後,二人在眾人的辱罵聲中敗走。臨走前,二人聽到我說廣東話後,恍然大悟地說:「原來是香港人,難怪幫外國人鬧中國人。」原來,在一部份「蠻不講理」的國內同胞中,與他們狼狽為奸就是中國人,揭穿惡行就是香港人。

讀者: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