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成雞”引發產業鏈震蕩 一味用藥遭詬病.

“速成雞”引發產業鏈震蕩 一味用藥遭詬病.

“速成雞”問題的爆發,不僅將公眾視線再次引向食品安全問題,更引起了整條產業鏈的劇烈震蕩
  一方面,中國肉雞產品消費量逐年提高,對企業而言市場前景誘人。但另一方面,這個產業正面臨著技術落後于國外、本土品種研發缺位、國內市場培育不足、市場易受影響波動較大等一係列問題。
  “未來中國規模化的企業會越來越多,行業也會越來越集中。但其實中國本土市場差不多從2001年後才開始培育起來,這樣整個行業目前的發展與監管都還不完善,對企業來說未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某肉雞養殖上市公司高層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本土市場加速
  目前,圍繞白羽雞和黃羽雞,在我國形成了南北相對的產業格局。資料顯示,我國白羽雞的主要生產企業,大多集中在北方。比如東三省、山東、安徽、江蘇、河南、河北。代表性的企業有正大集團、雙匯集團、福建聖農、安徽益和、河北興達等。而黃羽雞的主要生產企業乃至消費地區,則主要集中在南方,如廣西、江蘇等地。代表性的企業有廣東溫氏集團、廣西參皇集團等。土雞和走地雞,多是家庭散養,還未形成規模。
  事實上,中國發展自己的肉雞養殖產業,還是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的,比歐美國家晚起步了20~30年,並且前期基本靠國外企業與市場帶動。
  1979年,經營飼料的泰國正大集團率先在深圳創建了中國第一家白羽肉雞養殖合資企業,此後大量外企攜資金及經營經驗進入中國肉雞養殖市場。1989年,正大在青島建立起種禽、飼料、飼養,到屠宰、加工、熟食生產的一條龍農牧產業,創造了“公司+農戶”的產業模式。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長期以來肉雞養殖行業一直復制美國模式,發展之初主要靠歐美、日本等高增長市場帶動,白羽雞產品以出口為主。不過,“我國出口價格低,從最早3000美元/噸的價格降至現在1700~1800美元/噸的出口價,對國外市場形成了衝擊,歐美國家開始注重保護本國畜牧業,我國的出口也受到限制,再加上肯德基等快餐行業在中國的發展,企業開始越來越重視本土市場。”該人士說。
  據中國畜牧業協會統計,目前中國肉雞消費已在肉類消費中比重佔第二位,佔比達到20%以上,且增長速度超過豬肉和牛肉,如果這種勢頭持續,到了本世紀30年代,肉雞消費有望成為肉禽消費量第一。
  不過,另一個現實是,我國人均肉雞消費量仍然不高。據了解,2010年中國人均肉雞消費量為10.3千克,低于國際上11.3千克的平均水平,僅相當于美國的21%、巴西的23%,日本的59%。
  “隨著城鎮化發展,我國肉雞消費市場前景將越來越廣闊。而且相比其他肉類,雞的飼料轉化率最高,一般來說,3.6~4斤飼料才能變成一斤豬肉,但對白羽雞來說1.8~2斤飼料就能換一斤雞肉,有助于節約糧食。”有行業分析人士告訴記者。
  問題重重
  在肉雞市場前景被看好、整個產業不斷向前的同時,問題也開始暴露。像其他許多產業一樣,肉雞養殖也面臨產業升級的陣痛。
  肉雞養殖行業容易受到疫病、原料價格波動等市場因素影響。
  歷史上,從2002年10月到2006年,受行情低迷及禽流感影響,一大批養殖場關停並轉。2005年至2006年,由于國內玉米價格持續高位運行,對企業成本控制又造成很大影響。去年底,由于“藥雞”事件給消費者造成恐慌,導致不少肉雞生產企業盈利預期受到影響。
  國內肉雞行業首家上市公司、最大的肉雞苗生產企業民和股份(002234.SZ)近期就發布了2012年業績預報,預期將虧損6800萬元~7200萬元,主要原因就是受“藥雞”事件影響,雞苗價格在2012年第四季度從高位迅速回落,給該公司盈利帶來不小影響。
  事實上,由于國內肉雞養殖行業起步晚,發展還不成熟,監管也不完善,自身應對疫病與市場波動的能力還需提高。然而,目前中國還難以擺脫對國外技術的依賴。
  新希望(000876.SZ)六和也在2011年年報中表示,原料價格上漲促使產品成本增加,毛利率下降成為公司主要的經營風險之一。近幾年,由于自然環境的惡化與城市化建設等因素導致全球農業用地不斷減少,糧食產量不斷降低,全球農牧行業的原材料呈短缺狀態,糧食作物價格呈現不斷上漲趨勢,並且豆粕類原料的價格近年來一直呈現較大幅度波動。原料價格持續的上漲及豆粕類原料價格大幅的波動給公司的生產成本帶來不利影響。
  中國最大的祖代種雞養殖企業益生股份(002458.SZ)就在2011年年報中表示,目前世界范圍內的原種雞種源控制于歐美少數幾家育種公司手中,中國所用的祖代種雞均需從國外進口。一旦供應商由于疫病或其他原因減少或停止輸出種雞雛雞,公司將不能進口足量的祖代種雞。如果在短期內沒有從其他國家進口的渠道或未能與其他育種公司建立合作,將會影響公司引進祖代種雞的進度,並對公司業務造成影響,公司因而面臨依賴國外供應商的風險。
  此外,在品牌建設上,目前肉雞行業似乎還未出現如豬肉行業中雙匯、雨潤等消費者熟知的品牌。“原因是多方面的,要結合行業特點來看。”有業內人士表示。
  首先,國內目前最主流的肉雞品種白羽雞本身從國外進口,並不適合中國廚房傳統的燉、煮等烹飪方式,所以消費者很少直接接觸。這種雞最早進入中國,以出口為主,之後又用于分割深加工,消費者知道肯德基、麥當勞,知道某一雞爪、雞脖子的品牌,就很難知道上遊的肉雞品牌。其次,也與中國消費市場有關。中國國民膳食中動物蛋白最主要的來源還是豬肉,雞肉價格本身較豬肉高,沒有豬肉普及,尤其在農村市場。
  “一些養殖企業在行業內出名,但對消費終端則比較陌生了。”上述人士表示。
  肉雞行業未來怎麼辦?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祖代肉種雞養殖企業已經整合到13家,其中前五家企業的市場佔有率達到81.7%。有分析人士指出,對于我國的肉雞行業,一方面要繼續規范行業秩序,確保行業發展的食品安全,另一方面要繼續提高行業的集中度,降低行業因分散帶來的風險。
  “其實,對企業來說,"防"重于"治"。雞一旦得病很難治好,所以在前期就應通過各種程序減少雞得病的幾率,而不是一味地用藥,這裏面有一個係統的過程。”某上市肉雞養殖企業人員告訴記者。
  例如,前期從雞剛出生開始,就應有整個飼養周期的免疫程序,如飲水、噴霧免疫,再通過改善環境條件,如通風等。“雞舍小環境變好了,雞的發病率也會下降。這些程序和相應的投入對企業來說是必需的。”該人士說。(
我以前是野狗,現在是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