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共產黨必亡中國論

亡共產黨必亡中國論

亡共產黨必亡中國論

張三一言


經常見到一些偉大的理論,因為見多了就習以為常。但是,見得更多一些時,就覺得這些偉大理論偉大得不夠澈底、偉大得不夠坦白,所以,我就代為澈底偉大之、坦白地偉大之。

[一]、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選擇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選擇」,說得完全沒錯。這個世界,誰能城頭樹旗稱王=誰就是“人民的選擇”。中共既然能在天安門插上紅血旗稱王,就絕對證明了「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選擇」!

請你們在城頭樹起一面大王旗稱王給我看看。你無能,就請你閉嘴!

這個世界有一句名言,叫做存在就是合理。比如,強盜入村姦淫擄掠,村婦褪下褲子、村民獻出財物…這表明,強盜行為是合理的;也表明,村婦選擇了男盜做愛、村民選擇了強盜獻財送物。不服者請你們做出村男村女貼服地順從姦淫擄掠的偉大事業給我看看!你無能,就請你閉嘴!

證明共產黨是人民選擇,得到人民擁護的證據還有:現在中共統治沒有垮台。沒有垮台表明人民沒有反對,沒有反對就是表示支持和擁護,支持和擁護就是鐵一般地證明人民選擇了共產黨。可見,秦始皇、慈禧太后、希特勒、波爾布特、蘇東波…在垮台前都是得到人民支持和擁護,是人民的選擇。

全世界都知道,從毛澤東劉少奇華國鎽鄧小平江澤民到今天的胡錦濤,以及所有前前後後的人大代表政協都是全國人民相信和委託恩情比海深、比爺親比娘親、偉大過偉大光榮過光榮正確過正確的共產黨代表自己的心願選出來的;而且都像薩達姆(這個傢伙不爭氣,請朋友們代我選個比較像樣的)100%全票選出來的。這裡有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的規律:誰能“代表人民”選出“人民代表”,誰就是人民!眾所周知,無可質疑,在今天和五十年來的昨天只有中國共產黨能代表人民,所以共產黨就是人民,除外就沒有人民了!人民已經被共產黨代表掉了──因為“被代表者”被“代表者”代表掉了,所以就無所謂是不是人民了。就是說“選代表”者本身就是人民,更重要的是,“只有”選代表者才是人民。

請問,人民本身怎麼會不“選擇”人民?

有誰不服氣的,請你們“代表”人民給我看看,你不能就請閉嘴!

更重要的是,五十年來中國人民都是一人一票、自由地選出黨和國家領導人、人民政協代表的(這和黨代表人民絕不矛盾,這叫做辯證觀點)。若不然又怎麼可以證明我們黨領袖說話是絕對正確?我們黨的領袖們多次說了:中共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人類史上、在今天的現實世界中,最自由最民主最有人權的國家!怎到你不服!不服就是犯顛覆國家罪。

其實,如果只指出共產黨的黨國是比西方自由民主國家更自由更民主更有人權地選出來的,還不能本質地說明「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選擇」。實質上,中國人民選擇共產黨猶如美英法德等西方國家人民選擇「基督教」、「天主教」,印度選擇「印度教」,阿拉伯人選擇「伊斯蘭教」一樣。請問,如果美國亡了“基督教”、“天主教”那會怎麼樣?印度亡了的“印度教”,阿拉伯亡了的“伊斯蘭教”會怎麼樣?天哪!難以想像!因為他們是人民的選擇,所以亡了它們就等於亡了人民,亡了人民還不亡國嗎?

中國人選擇共產黨作國家主人和一黨專政黨國一體的制度,就像各國人民選擇其宗教一樣。中國人也是人,他們沒有選任何宗教,但是事實證明,全中國人民(當然除了非人民)都毫無例外地相信馬列主義斯大林理論毛澤東思想,都相信和聽從黨的話,這就是鐵一般的事實證明,中國人民堅定地只選馬列斯毛教──即選擇了共產黨對自己的統治。

[二]、中國共產黨是當前這個國家最優秀的政黨

「中國共產黨是當前這個國家最優秀的政黨」這是至理名言,是顛簸不破的真理。

事實勝於雄辯,不服氣者請你舉出在中國和在世界有哪一個黨有私家軍隊?哪個政黨有共產黨那麼闊綽,有權不受控制地任意揮霍國家財富來養黨養軍養走狗?看遍全世界有哪一個黨頭領們可以從崗位上刮到哪麼多錢,可以揮金如土?在這個世界有哪一個政黨可以在人為餓死幾千萬人以之時無人知道,事後有能力禁絕人們的反抗聲?在這個世界有哪一個政黨頭子有權有能力開坦克大炮輾死手無寸鐵的民眾?在這個世界有哪一個政黨可以拿國土、國財、國人(質)作籌碼交換對黨的政治容忍、默認、支持?在這個世界有哪一個政黨可以禁網禁得那麼高科技和有效?在這個世界有哪一個政黨可以禁絕一切黨控外的民間組織?…,…何止這些,類似的能證明中國共產黨“最優秀”的事實多着呢?

[三]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是魚水關係,是唇齒關係

前面已經有過硬的資料證實,中國共產黨是「當前這個國家最優秀的政黨」更重要是,有了更堅實的理據論證“中國人民選擇”了「當前這個國家最優秀的」共產黨──而且是宗教信仰式的選擇共產黨。所以「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是魚水關係,是唇齒關係。」因而,無可質疑,結論是亡黨必亡國。──這是放之於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從邏輯上看,前面已經指出,黨代表了人民,即黨=人民;也就是:國家是人民的=國家是共產黨的。共產黨就是在國家這個水裡任吃任樂,長得腸肥肚壯的,所以黨國是魚水關係,或者說是唇齒關係。所以,顯而易見,賴於寄生的“黨之國”亡了,黨焉能不亡?

[四]、產黨領導下過着幸福的生活的中國人民的無奈和悲哀

第一個無奈和悲哀。

我們到現在還不敢斷定我們最最偉大光榮正確的黨一定不會像蘇東波及其它專制統治者一樣不會亡。一旦亡了,國也必然亡了,我們人民也就沒有好日子過了。這本來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因為歷史就是一部興亡史。無奈和悲哀是原來我們賜於其為人民者,都自願自覺地轉化為我們視為敵人的非人民;眼白白地看着他們建立非人民的國家,一改過去我們規定他們的非人地位,做起人來了,過起人的生活來了。雖則,他們沒有學我們,把我們打非人,但是想起我們以前過的是人民之上的人民的風光日子,那種心情真是不足為外人道唉。

第二個無奈和悲哀

我們黨是天字第一號優秀的黨派,我們是一個為國家和人民的黨,尤其是我們是一個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為國家的主人(子)和人民之上的人民服務的忠誠的黨。如果被比我們黨更優秀的黨派取代,倒也心甘情願。但是,亡黨亡國後,取代我們的,竟是人類史上最低劣和取罪惡的自由民主派的黨。

我堅信這些自由民主黨派是「損害人民和國家的利益」的,人民大多不會同意的!是會把他們推翻的!會重建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天堂的!──唉,說這幾句好像是鏘鏘有力的話本身是更深層的無奈和悲哀,還加上絕望。

2006/6/15
新世紀新聞網(www.newcentury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