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也蕭蕭] 面面觀:黃毓民炮轟劉嘉鴻

[風也蕭蕭] 面面觀:黃毓民炮轟劉嘉鴻

無論你係黃毓民廿年的聽眾支持者,或是社民連時代的才支持毓民的,或是人民力量的支持者,

請反問自己:「兩年前,你為甚麼會支持票債票償、狙擊白鴿黨?」



一、如果你是因為相信只有教訓白鴿黨,展現選民不滿投降派的意志,要令飯糰害怕、不敢再投降──若你是因為道理而支持人力,那你今次多數也就不滿黃毓民炮轟劉嗡。

二、如果你是信奉一種絕對的道德價值──只能徹底消滅白鴿黨這等投共派,要狙擊到底。那麼,今次你多數是認同黃毓民,同意他炮轟劉嗡,更覺得他很有道理,認定其他抗爭方法不但是無效,更是錯誤、歧途。



第一類人,喜歡講道理,喜歡邏輯思辯,蕭若元、于飛、劉嗡都是這一類人。長篇大論,甚麼些微差異都執著爭拗,尋章擇句,長氣老土。

第二類人,將所有道理簡化,深入淺出,略去一切枝節差異,只講重心,上升為道德原則,經常將之轉化為激情口號,有魅力,有感染力,深深感引人。黃毓民就是這類人的神級代表,馬草泥是其中差一點的代表,金錢師是強一點的代表。




大家回想一下,自己在批評劉嗡或保衛劉嗡時的論點,如果是那種「提名委員會就係原罪,基本法就係原罪,不能同時跟直接聯署並存,必須毫無保留的直接民權!」這種將世界一分為二的,多數係第二類;如果係句句步步羅列證據反駁的,多數係第一類;若果撇去細微執拗,類比為飯糰式偽術、廢夾遜式的敷衍了事,直接指為不退出真普聯就必然係居心叵測,多是第二類;若果仍然「離地」的執拗世界不是一分為二,講究 falsedilemma,批評類比為廢夾遜係 HastyGeneralization 的邏輯謬誤,那你多是第一類。




+++


以下是本文的前設。

以我的理解,黃毓民是教授與教主集於一身,理想與權術並駕齊驅。毓民何是以教授的身份講理想、講道理,何時以教主的身份傳揚信念、曲理地批鬥對手,是很難判斷的。

而我,是第一類人。今次是不同意教主炮轟劉嗡。



毓民在退出社記、成立人力之後,在網台說自己讀郝伯村的《讀蔣介石日記》好有感觸,老蔣自嘆無法團結黨內的人,毓民感懷身世,正是如此。不過,用蔣介石作例不太能突顯毓民的問題。我很不情願,只能說,原來真的只能用毛澤東作例,才能簡單說明。記住,我不是說毓民係壞人。

在我理解,毛澤東其實不是單純的嗜慾權力的魔王。他是有一種外人難以理解的共產主義天堂夢。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並不是只為奪權。他腦中有更強信念,是認定劉少奇、鄧小平這些人是在走資本主義的路。劉鄧二人尋章擇句,解讀馬克思主義,說步入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之前,必須發展生產力;中國大陸的經濟落後給英美蘇聯太多,超英趕美、越過蘇聯、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必須至少經濟發展趕上蘇聯,老毛的大躍進、大鍊鋼、人民公社都失敗了,因此只能嘗試「包產到戶」(看不明的自己
Wikipedia一下),總知無論任何方法都要事先發展生產力。




如此一切,在老毛看來,就是找籍口走資本主義的道路。毛澤東的政治觸覺異常敏銳,感覺到劉少奇、鄧小平打從心底沒有共產主義夢想,這兩個人加入共產黨只不過是反對老蔣的貪污、包庇貧富懸殊,只求改善社會、振興國家。這兩個沒有夢想的人,不能開拓共產主義的天堂。自己一手一腳打出來的共產主義前境,眼看要滅亡了,從此無法翻身。所以,只能出手炮打司令部



我很不情願用這個例子,因為鄧小平最終真的走資。今日毓民炮轟劉嗡說他最終會跟飯糰和稀泥,這不是我相信的事。




黃毓民似乎真的有一套政治理想,是一種極端追求道德純正的民主理想主義者,這種道德訴求是一刀切的。只要違反少少就已經是大逆,絕不能妥協。毓民其實邏輯前後異常一貫,只是毓民的言論時常夾雜太多權移違心之話,遮掩了,讓大家很難看得清楚。




毓民批判泛民的不際,其實是從純正道德光環出發的。2003年前毓民是不斷叫陣要泛民總辭;事後田大少倒戈陣前起義,立法會票數泛民+自由黨令23條無法通過。為此,何俊仁在毓民節目得戚地說「可見你說的泛民總辭不見得必然對,我們就是沒有辭職今日才能夠票讓老董輸」。毓民即時極生氣,說總辭了必定民氣又乜又物。

如果換作十年之後的今日,第一類人必然說鐵頭何都有佢少少道理,存在就係事實;第二類人必說這只是幸運的田大少發脾氣,而且只是運氣讓泛民繼續苟且偷安,現實卻是民主停濟不前,如果總辭必定能換來民主前進的生機云云。




回想票債票嘗,其實毓民都係訴諸道德之純正。




是否佔領中環,蕭若元的論證──所謂未來兩年都是佔領中環主導,沒可能不參與──這些道理對第二類人根本無效。我現在才終於明白。因為尋章擇句意義是次要的,最重要是道德純正光環,跟層經出賣香港人的飯糰為伍,就會失卻道德光環。若說票債票嘗震攝威嚇到白鴿黨不敢再背叛,這根本不能說服第二類人。因為宗教精神一樣,白鴿已有原罪,是不能原諒,也不能合作的。到現在佔中運動走樣,可以預見飯糰做不出甚麼,也不會做甚麼。那麼,毓民就是終於要帶頭騎劫,因為係自己做了,不用跟飯糰合作了,絕不會磨損其道德純正性,更會加強了自身光環。



今次拉布戰亦是如此。當曾黑哨在前星期五開舞林大會,開動造勢要剪布,兩種分歧再次出現。

毓民是認為無需妥協,無需理會激進派支持者以外的香港人之感受,自己做自己事,不需要同黑哨鬥造戲,不需要妥協減少點人、不需要加快發言,更不需要犧牲四川一億撥款的拉布戰,一切應該做到盡,只做自己的事。其他妥協都是和稀泥,有效無效是其次,黑哨沒那麼樣衰還更加樣衰都不重要,失卻道德純正光環卻最為要命。



到是否加入真普聯,其實毓民的純正民主道德觀是絕不認同跟泛民這班人一齊的,這就是最出名的「勿通匪類」。加入前剛好毓民寫了一篇文給鄭宇碩,委實就是毓民真正的想法。只是大舊等人覺得可以跟長毛一樣都是為博取泛民選民的掌聲,所以加入。原來人民力量之中,和議毓民那種純正道德觀的是何其稀少。不過,毓民暫時忍了。當晚myradio節目,其實係梁台長一開波即打圓場說:「簡單咁講,唔加入會畀人鬧畀人屈。」但毓民的想法是根本不需要理會他們的誣陷,也不需要理會泛民受眾的想法,更重要是做自己的事,自己做得出色,就會有民眾跟隨,多與少是次要考慮。但大舊、長毛他們眼中,多與少是重要的考慮。這是根本分歧。




劉嗡將人力的三條底線,扭轉為人力三條退出真普聯的底線,其實相當聰明,有如彭定康。毓民曾經讚賞。但我現在十分懷疑毓民的讚是假的。這不但是尋章擇句的第一類人,更加是鄧小平式的「釋法」、「鑽共產主義空子」,是德道純正教條主義至為憎恨的。




猜忌也好,政治觸覺也好,道德純正光環附身的人,終於判斷劉嗡是叛教者。未必是說劉嗡會如廢夾遜一樣跟泛民和稀泥,反而是劉嗡他們一心等待最佳時機才退出真普聯,這種爭取曝光、chokpost、拿美光燈、增加知名度的做法、行徑,投機取巧,絕非道德純正光環之人的行為。第一類人是無可能成為第二類人的,哲學家無可能成為神學家。支持陳烱明偏安的蕭若元絕不可能成就滿腦夢想、造就北伐奇蹟的孫中山。




有說516毓民將要坐監,為忙著入獄後的承傳,刻意扶金錢師,所以如此攻擊炮轟。我倒覺得不太像。似乎沒甚麼可能要將毓民大舊即時收監,泛民似乎也不敢冒天下大不違去罷免二子議值,二子也為有慢長上訴。所為立法會補選,實太長遠,難用這麼急於出手?

我覺得,毓民係打從心底徹底不認同劉嘉鴻的理念。眼看劉嗡名望與勢力只會不斷澎漲,只能除之而後快,不能斷送心中的夢想。




至於金錢師,這人真心或假意的述說著做人要有夢想,是靈童還是神棍,在毓民眼中似是汪洋大海漂浮中碰到的一塊木板,只有緊抱,不用再考慮了。
7

評分次數

  • wccw

  • dnga

本帖最後由 kameyou 於 14-5-2013 21:41 編輯

第一類人與第二類人,再今次加盟或退出真普選聯盟之間,其實存在一種第一點五類的人。就是不認同長毛與人力加盟真普聯,但其理由不是第二類人眼中的純正道德之問題,而是覺得激進派根本不適合玩這種遊戲,要有自己的形像,才能吸引或擴充自己支持者──參加或不參加,在一點五的人眼中只是有利自己的手段,不是第二類人眼中的道德問題,所以,一點五的人其實更接近第一類人。不過,是可以爭取的,所以毓民沒有恨辣批判無神論者巴Henry。而陳大文批評第一類人妄顧政治現實,只講道理,卻又沒有批判第一類人道德犯罪──他是毓民支持者,但他其實是一點五而不是第二類人。



第一類人真心相信要講道理。但同時偽民主派慣於玩弄道理來遮掩自己劣行,因此第一類人極容易被攻擊、類比為廢夾遜。而第一類人長篇大論,很難簡單辯明自己的分別。第二類人激情與道德信念先行,易於感召,也易於批判。

所以,毓民炮轟劉嗡,理論上是毓民易勝,劉嗡陣型易敗。




不過,

毓民今次有弱點。
因為毓民三翻四次扶立或有份扶立的接班人都自己帶頭炮轟,一次如是,兩次如是,第三次仍然如此?這種權威會遞減的。




其次,這不同於社民連分裂。白鴿黨的背叛實在太明顯,無論是第一類人眼中的違反承諾出賣選民,或是第二類人眼中的出賣民主有了原罪,非常容易讓受眾理解明白。何況社記有班不收口無口德的後生仔,又釋放劉曉波、監禁馬草泥,又話毓民為個仔投共等等,太易令受眾一面倒向毓民。毓民今次挑剔的所謂真民主、真普選、直接民權的定義,其實太難理解。即使毓民或人力支持者,在他們各衛其信念的辯駁中,有時都看到互有模陵倆可、與言不詳。




更要命的是,毓民其實不是很多時間以民主道德教主的身份行事發言,同時間不少的時候在所謂為大局(或權謀)要調整自己、妥協、相讓,言不由衷,前後矛盾,自損了道德純正光環,給第一類人做話柄。




以夢一樣的政治理想來看,拉布根本不應該向長毛、大舊妥協,不是三缺一見記者見財爺這麼簡單,更應是脫隊,自行其實,更不應禮讓四川一億撥款,更應該直接脫隊獨自投入一百五十條修訂,拖跨一億撥款,貫徹始終,贏取更多掌聲,以聖光氣實化為甲冑,令長毛大舊慢必顏面無全,不能力敵。




劉嗡跳草裙舞不肯盡早退出真普聯,難道是劉嗡一人意志?不是人力高層的多數意見?為何只炮轟劉嗡?何解只攻罵鄧小平而不敢攻伐劉少奇?

人民力量從一建立起就有蕭若元加持的選民力量參與,這班沒有夢想的第一類人。為何不能灑脫地脫離人民力量?建立更純正的理想主義夢之團?

這成為了毓民無法單純成為理想主義夢之教主的現實。

沒有組織,沒有盟友,吋步難行。這叫政治現實,不是用夢就能改變的。



毓民曾經說了太多違心的話,都是為了這些政治現實。比如大家(包括我)尋晚起引為經典的,毓民曾經說「為何不能將提名委員會變成全部香港公民呢?」劉嗡執著這句在真普聯內、在毓民背、在市民前舞刀弄槍出風頭。大家有無想過毓民可能只係勉強和議人民力量內部高層多數派的意見,實非其心中夢之理想,其實有違其民主道德之純正理念--但逼於政治現實,只能勉強這樣說?毓民當初以為真普聯在和理非非女士的淫威下,真普聯會即時否決這變相直接提名的方案,但想不到白鴿黨在大勢之壓下只能逼向激進路線靠攏一點點,不敢這麼快否決,令劉嗡有機表演跳草舞。




毓民近來講違心話、違反「勿通匪類」理想的行徑實在太多。之前鬧長毛係影帝,結果又再度合作。一會說金錢師跟自己無關,大家不妨斬殺之。一會又希望蕭若元高抬貴手,好讓普羅物業繼續租多五年。慢必係立法會議員有利用或合作價值就不鬧,劉嗡不是就可以鬧。一會又說自己喜歡扶翼後輩,一會又
這些都折損了自己的信用。




上個月毓民說過,自己脫黨,一個人選仍然會贏,根本不需要黨。「係我帶獻你,唔係你帶獻我。」現實是毓民自覺自己週身政治能量輸送給你劉嗡,被你利用來在拉布期間宣傳自己。現在這麼討厭人力高層集中支持的劉嗡,「沙滲不入,水潑不進」,怎麼又不脫黨帶隊離開?

「落區支持者都只支持毓民,都不知你們人力內部就嘈甚麼,只得你們「香港人網」的少數人在指罵黃毓民,根本不影響大局。」怎麼又不脫黨帶隊離開?




這就是政治現實。




當年脫離白鴿黨的少壯派陳大舊,力請被封咪的毓民出山從政,是第一類人的思維,考慮毓民的政治能量有助激進民主派。毓民也應知道陳大舊其實沒有毓民那麼對民主的道德純正之追求。合作也好,互相利用也好,倒也相安無事。

不過,毓民係一個好急燥的人,不甘心一步步慢慢落成理想。為此,不惜理用很多有權慾但無道德的人,一次又一次出禍亂自損能量。難得社民連之後人民力量再闖高峰,怎甘於要從頭作起,慢慢重建?




坊街支持毓民者眾,但毓民心裏明白,香港人是「毓民我支持你,你去死啦!」真心肯出錢出力的,就係現在人民力量的積極支持者。可是形勢強是人力支持者已不像社記分裂當年的一面倒靠向毓民。毓民想切割、脫隊而同時要保存強大支持,變得頗為困難。

何況,香港是無夢之城,香港人慣於沒有夢想。連第一類人也那麼稀少,那來這麼多第二類人?


不能離開,又不能反面,又不能讓人民力量變成第一類人而失卻夢想,只能斬殺一個替死鬼、代罪羔羊,震攝其他人力山頭,要他們歸隊走第二類人的夢想之途。



+++



看到有人叫毓民快點離開人力。

若果毓民離開,暫時也難以強大──但有夢的教主與教徒總有奇蹟護蔭。關了門,上帝會開一扇窗。毓民魅力之強,始終週身政治能量非凡夫可比。何況,毓民之鬥心非凡夫可比,一日不心息,也不會離開,必定是絕望才會離開。但毓民絕望之際,人力大抵早已潰不成軍。

我不覺得毓民離開後,人力可以怎樣壯大。要留下合作也似沒有可能。

我不信肥仔主席的小聰明可以有足夠權術應付此等凶險。我不信可以和平共處。只會相輸。

我覺得很悲觀。

移民檳城算。


毓民常說:「夢想,從烏托邦開始,以現實告終。」勉勵大家相信夢。
但也請不得不防:「追求共產主義的美夢,結果天堂猶未至,先在地獄輾轉呻吟。」
2

評分次數

  • wccw

  • whitehead

I feel your hurt, but don't you remember: democracy can't be relied on some one or some groups....people's power is final.
1

評分次數

講乜㞗都無用,基本法寫明要有提明委員會,只可以轉空子,有投票權就有資格做提名人,令到共匪唔可以把持候選人,你死拗要無提名委員會,要改基本法,又話要燒基本法,又話從一開始就唔支持基本法,你帶埋㞗達、陳雲去勇武抗爭囉,我食住花生睇你爭取普選。
1

評分次數

大部分人好似都將件事side-track了去其他地方... 劉主席是否辭職並非宏旨, 是否炮打司令部也不是, 黃議員是否退出人力也不是。大部人所講的, 好像都「上綱上線」, 講了其他事情。

我覺得事情的宏旨是, 人力成員間對普選的定義 / 標準有極大的分歧, 就劉主席所撰寫的文章, 劉作為人力現任主席, 而且現在指出分歧的又是人力要員之一, 劉有責任花一些時間去思考,然後回應和澄清, 以及人力內部須為這些分歧達致共識, 其他既唔駛諗住。

黃議員對中港台國情, 政治, 歷史都有極深認識, 對民主進程有極大抱負, 唔會想未來幾年最大的政治議題變了倒退的方案, 結果得個桔, 大家或者應該純粹就他所講普選的內容作出討論。
5# mfh
於3月尾發動叛變,原來就是要逼毓民接受特首選舉提名委員會!現
在劉嘉鴻要強姦毓民接受提名委員會,即人民力量已陷於滅亡邊沿。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支持毓民和普羅!
註:
以聖光氣實化為甲冑--幽遊白書中人物仙水忍,能夠以聖光氣實體化為氣罡鬥衣。
1

評分次數

  • kameyou

如果係要相信成個世界都要迫害黃毓民既,就信過夠啦,
從來係人力呢條路上,無人迫佢做咩,
話肥仔主席無保護佢,
黃毓民係大佬黎嫁,有咩都係自己搞啦,
去到好似小學生咁問呢D問題,
去到E家,當你黃毓民講個D野全部岩哂,
咁講埋蕭生又咩解呢?
係咪成個世界既人要用你黃毓民論述,
你叫咬人就咬人,叫停就停,
就好似當日九東有線論壇咁喝停佢E家個助理黎浩文咁
5# mfh  
於3月尾發動叛變,原來就是要逼毓民接受特首選舉提名委員會!現
在劉嘉鴻要強姦毓民接受提名委員會,即人民力量已陷於滅亡邊沿。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支持毓民和普羅! ...
dennisbywong3 發表於 14-5-2013 20:17
你又死唔斷氣!!借屍還魂????
1

評分次數

  • wccw

自由,民主萬歲!!!
5# mfh  
於3月尾發動叛變,原來就是要逼毓民接受特首選舉提名委員會!現
在劉嘉鴻要強姦毓民接受提名委員會,即人民力量已陷於滅亡邊沿。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支持毓民和普羅! ...
dennisbywong3 發表於 14-5-2013 20:17
你隻冚家剷狗閪
屌死左你2獲
而家就用3號仔
上黎受屌呀